精彩小说

第0638章 敌暗我明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对,还有一个老狼。”

    一边应着,邵三河一脸的严峻,一边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

    不过,在拨出一个号码后,邵三河把话筒递给了向天亮。

    向天亮和邵三河毕竟共过生死,彼此心有灵犀,“是肖剑南的电话吧?”

    邵三河嗯了一声,以示肯定,同时起身离座,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向天亮。

    办公室里的气氛有些凝重。

    警察不是神,首先是人,生死面前也不会淡定。

    身边有如此可怕的对手存在,那么象许白露或张思成被绑架的事,还有县“**”,就暂时变得不再重要了。

    等了十多秒钟,电话通了。

    向天亮没有让话筒紧贴耳朵,通话的音量很高,旁边的人也听得见。

    “老邵啊,哪有你这个时候,这个时候打电话的啊。”

    是肖剑南的声音。

    “是我。”

    仅仅两个字,就让肖剑南诧异起来。

    “天亮老弟,你下半夜不睡觉,跑到老邵那里去干嘛?”

    “你清醒吗?”向天亮问道。

    “废话,你当我老了吗?我和你一样,睡觉时也是开着眼睛的,我能不清醒吗?”

    向天亮干巴巴的笑了两声,“老肖,先祝你新年快活,升官发财啊。”

    “你小子,阴阳怪气的,一定是没安好心吧。”

    肖剑南确实升官了,余中豪调到省公安厅之后,肖剑南从清河市公安局副局长兼清河区分局局长任上,刚刚升任主管刑事侦察工作的清河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既是众望所归,又是顺理成章。

    “我还真的没安好心呢。”

    “出什么事了?”

    以肖剑南的精明,当然知道,向天亮不会在深更半夜打电话开玩笑。

    “老肖,还记得三年前的冬天,发生在滨海的不明身份之人枪击警察的案件吗?”

    “噢……怎么不记得,当时受伤的两名警察,其中一个就是你们现在的副局长周必洋,这个案子至今还是悬案。”

    “你记性真好。”

    “怎么,他又出来了?”

    “基本可以确定。”

    肖剑南稍作停顿,“你身边不止一个老邵吧?”

    “还有张蒙和周必洋两位。”

    “哦,需要我过来吗?”肖剑南问道。

    向天亮道:“还真的需要你从床上爬起来,因为,你们清河也有人来滨海捧场了。”

    “谁?”

    “绰号老狼,道上人又称‘双枪将’。”

    “没真名?”

    “不知道。”

    肖剑南沉吟道:“……没听说过,有这号人物啊。”

    “得,你这个臭警察,当得不太合格吧”

    “他有什么特征?”

    “嗯……跑单帮的,三十七八岁,长得很壮实,拳脚不错,为人狡诈,工于心计,秃顶,双臂很宽,练过健美,两条胳膊又粗又宽的,会使双枪,喜欢藏枪于两条胳膊上。”

    肖剑南脱口而出,“什么双枪将,你说的是那个老刀把子嘛。”

    “你知道这个人?”向天亮问道。

    肖剑南嗯了一声,“李振然,外号老刀把子,三十八岁,清河市北城区人,七岁习武,十七岁因过失杀人被判死缓,二十五岁时从西北某劳改农场逃跑,从此隐身埋名,改头换面,大约于三十岁左右,开始回到清河活动,善使双枪,逐渐成名,被道上誉为东江省第一杀手,据省公安厅的统计,李振然手上至少有二十三条人命,三年前的一九九一年三月二十七日,李振然被中阳市警方击毙。”

    “见鬼了,死人又活过来了。”向天亮骂道。

    肖剑南道:“如果你说得没错的话,李振然应该还活着,就是你说的那个双枪将老狼。”

    “我在清河的时候,怎么没听你和余中豪提起过啊?”

    肖剑南呸了一声,“人家三年前就死了,我们能跟你说起死人吗?”

    “呵呵……有他的照片吗?以前的也行。”

    “没有,而且,听说李振然整过容,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

    向天亮叹道:“这家伙藏得很深啊。”

    电话那头,肖剑南沉默了一会。

    “天亮,你确认他还还滨海吗?”

    “感觉是。”

    “和你说的那个滨海神秘人在一起?”

    “应该是。”

    “你认为,他想干么?”

    “对事是假,对人是真。”

    “对谁?”

    “我和三河兄,主要是我。”

    “这么说,你一定做了一些坏事,把人家逼到悬崖边上了。”

    向天亮苦笑道:“算是吧。”

    肖剑南哈哈的笑起来,“你小子,他娘的怎么运气这么好啊?”

    电话挂断了。

    邵三河看着向天亮笑道:“天亮,你这是要把老肖招过来啊。”

    “他啊,应该穿衣下床了,天亮之前,他必定会出现在咱们滨海县城关镇。”

    “有这个必要吗?咱们两个联手,还对付不了人家两个?”邵三河问道。

    “不能。”

    看了看张蒙和周必洋,邵三河道:“我知道,我还差了一点。”

    向天亮点头微笑,“三河兄,你不必自谦,论出枪速度,你的右臂因为受过两次伤,已经难以恢复到你原来最快的速度了。”

    “是啊。”邵三河感慨的挥了挥右手。

    张蒙问道:“向副县长,听说,听说你出枪的速度低于一秒钟?”

    “呵呵……要不试试?”向天亮笑着起身,走到沙发边坐下。

    邵三河也走过来,坐到另一张单人沙发上。

    张蒙和周必洋,坐在了长沙发上。

    四个人都是同样的坐姿,背靠着沙发背,双手放在自己的双膝上。

    “三河兄,你来发令。”

    向天亮脸带微笑,但他的声音变得很冷。

    办公室里,突然沉寂下来。

    四个人僵坐着,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

    “枪。”

    一声令下。

    话音刚落,衣袂飘声,四个人已经四枪在手。

    但区别还是有的,向天亮最快,张蒙第二,邵三河和周必洋几乎分不出快慢。

    三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向天亮身上。

    向天亮微微一笑,“张局一秒二,邵局周局一秒五。”

    “你多少?”邵三河问。

    “还算没生锈,一秒之内。”向天亮自信满满。

    张蒙和周必洋似乎有些不信。

    邵三河笑道:“天亮,我甘拜下风,你再与张蒙和必洋比一下吧。”

    “上实战,你发令。”向天亮也笑了起来。

    邵三河点了点头,顿了顿,突然发出了一连串口令。

    “退匣”

    “退弹。”

    “验枪。”

    “上匣。”

    “关机。”

    “收枪。”

    随着一系列的口令,向天亮、张蒙和周必洋三人均是双手齐动,卸下手枪里的子弹,检验枪上确实没有子弹后,关上保险,将枪藏回到自己身上。

    然后,三个人恢复了刚才的坐姿。

    张蒙和周必洋双手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但向天亮有些托大,左手夹烟,右手拿着打火机。

    突然,邵三河嘴里吐出了一个字。

    “枪。”

    话音一落,向天亮、张蒙和周必洋三个人动了起来。

    张蒙和周必洋的动作是一样的,都是左手撩衣,右手掏枪。

    向天亮的动作匪夷所思。

    只见他左手慢吞吞的将香烟递到嘴边叼上,而右手却快得无法形容,中指轻弹,打火机往上飞去,然后右掌拍在自己的腰上,手枪应声蹦了出来,接着,他的右手抓住了手枪,正好是射击的标准姿势。

    一心二用,向天亮的动作忙而不乱。

    一瞬间,向天亮的枪口,已对准了张蒙和周必洋。

    “啪、啪。”

    两声空枪,等于张蒙和周必洋已经中弹。

    张蒙和周必洋二人脸色骤变,全身顿时僵住了。

    因为他们两个虽然枪已在手,但向天亮枪响的刹那,他们才刚刚打开枪的保险。

    向天亮微微的笑了。

    飞上去的打机落了下来。

    向天亮的左手接住打火机,左手点烟,右手收枪,动作从容之极。

    张蒙和周必洋看得目瞪口呆。

    邵三河笑着说道:“两位,收枪吧,你们已经中弹了。”

    张蒙和周必洋一脸通红,一边收枪,一边擦着额头上冒出的汗。

    “这……这也太快了吧。”张蒙喃喃而道。

    “向副县长,你,你到底有多快?”周必洋瞪着眼问道。

    向天亮摇着头轻轻说道:“这不重要,关键还是看对手的速度,他快你更快,那就能做到他死你活。”

    张蒙问道:“向副县长,你是怎么打开保险的?”

    向天亮道:“其实我的枪是从来不关保险的,刚才只是为了比枪才关上的,你们的第一个动作是掏枪,我一拍腰部藏枪处,其实是包含了两个动作,掏枪和打开保险,合二为一,一举两得,在这个环节上,我就至少可以节约零点三秒。”

    邵三河看着向天亮问道:“你说,我们怎么办?”

    向天亮收起了笑容。

    “三河兄,如果老狼还在滨海,和那个神秘人在一起,那么,他们必定有所行动。”

    “不错,我也有这个感觉。”

    向天亮继续说道:“这次不同于咱们在清河时的行动,我们在明处,对手在暗处,我们是随机而发,对手是随时可动,因此,咱们处在被动的境地。”

    “咱们怎么行动?”

    想了想,向天亮说道:“咱们要把他们逼出来,天亮以后,张局和周局分别把许白露和周思成带回局里做笔录,人虽然回来了,但案子还在嘛。”

    邵三河心里一动,点点头问道:“你是说,老狼和那个神秘人是领雇于他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