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651章 吃里扒外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不要接电话。”

    向天亮拦住了贾惠兰伸向电话的手。

    面对贾惠兰一脸的不解,向天亮笑嘻嘻的说道:“别忘了现在你家进了财,这个财是偷了书稿又偷人,你要是接了电话,就等于监守自盗。”

    “嘻嘻,你是贼,我是抓贼的。”贾惠兰娇嗔着,俏脸红红的。

    “我是贼,我是贼,我这个贼来偷什么的呢?”

    “你自己说的,偷了书稿又偷人呗。”

    “嘿嘿,那你不也是在偷人吗?”

    贾惠兰直往向天亮怀里钻,“你偷,我偷,你偷,我偷……”

    “偷人了。”向天亮欢呼着,冲进了神秘的去处。

    “哟……”贾惠兰娇呼一声,接受了久盼的到来。

    刚停息的电话铃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但这时候,不用说向天亮,就是贾惠兰也顾不上了。

    两个人进入了波涛汹涌的大海,狂风暴雨,怒海啸啸,哪顾得得一个电话的搔扰。

    你来我往很快变成了一面倒,一方高歌猛进,另一方唯有节节败退。

    “战斗”迅速的告一段落……

    巧得很,电话第三次响了起来。

    喘息中的贾惠兰,朝向天亮投去征询的目光。

    向天亮很快做出了判断。

    电话应该是卢海斌打来的,很可能他已经知道了贾惠兰在医院遇袭的消息。

    这个电话不得不接,贾惠兰的手机和寻呼机丢在医院,人也不在医院,现在她的车又停在家里,总不能说人不在家里吧。

    看到向天亮点头,贾惠兰才伸手拿起了电话。

    果然,电话是卢海斌打来的。

    “惠兰,你没事吧?”卢海斌果然知道了医院里发生的事。

    “老卢,我没事,你都知道了吗?”

    “我正在开会,是邵三河打电话打告诉我的。”

    听得出,卢海斌知道贾惠兰有惊无险,语气还算平稳。

    贾惠兰本来是趴在床上的,这时却爬起来,主动坐到了向天亮身上,因为这样,她可以随时请示,怎么应对这个电话。

    这时,向天亮做了个哭脸,还伸手往楼下书房的方向指了指。

    贾惠兰冰雪聪明,向天亮的意思,她马上就领会了。

    “老卢,现在家里,家里出事了。”

    “家里出什么事了?”

    “家里被偷了……”贾惠兰努力了一下,总算社自己的话里带上了哭腔。

    卢海斌这回急了,“家里被偷了?惠兰,丢什么东西了吗?”

    向天亮听得得很清楚,他双手在贾惠兰胸前的两个小山包上捏了一下,然后双手合在一起,往天花板上用力一指。

    “老卢,其他的什么都没丢,就是你的宝贝,你的宝贝不见了。”

    “宝贝?我能有什么宝贝啊?”

    “你的书稿。”

    “啊。”

    向天亮伸手急摇,双手再做了个撒花似的手势。

    贾惠兰忍着笑,对着电话说道:“不过,也不算丢了。”

    “惠兰,又是丢的,又没丢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是被烧掉了。”

    “真的?”

    “真的。”

    顿了顿,卢海斌问道:“惠兰,你看到书稿被烧掉了吗?”

    “看到了呀,就在咱们家厨房里,我回家时,还看到火在烧着呢。”

    “放在厨房里烧的?那还不把厨房烧着了。”

    “没有,没有,是在锅里烧的。”

    “哦……”

    电话那头,卢海斌在沉吟。

    这边,向天亮可没闲着,先翘了翘大拇指,赞扬贾惠兰表现得好,然后就在她身上搞起了小动作。

    贾惠兰扭着腰,骑在他身上,象跳舞似的,一边抿着嘴无声的笑着。

    向天亮忽地伸手捂住了话筒。

    “贾姐,你要做好准备,你家老卢马上要审问你了。”

    “不会吧?”

    “我敢肯定。”

    “也许,也许吧。”

    贾惠兰底气不足,向天亮了解卢海斌,贾惠兰作为老婆,岂能不了解自己的老公。

    还别说,真被向天亮猜着了。

    “惠兰,你怎么知道锅里烧的是书稿?”

    “我回家的时候,还剩一点点没烧完呢。”

    “你这也确定不了是不是书稿啊。”

    “可是,可是书房被翻了个底朝天呀。”

    “我的书稿没藏在书房里。”

    “可是,可是书桌上方的天花板被打开了。”

    “噢……那又怎么样?”

    “你不是把书稿藏,藏在那个天花板上面吗?”

    “惠兰,你怎么知道我把书稿藏在天花板上的?”

    “我,我……我有一回不小心看到的。”

    “惠兰,你偷看了?”

    “老卢,我说过,我是不小心看到的。”

    向天亮听得忍俊不禁,对卢海斌,他还是比较了解的,因为他有章含这个“情报员”,章含最了解卢海斌和贾惠兰两口子,有了她,卢海斌就没什么秘密可言。

    不关心贾惠兰为什么遇袭,有没有受伤,也不关心家里被盗的情况,一心只注意自己的书稿,这就是卢海斌的秉性。

    贾惠兰冲着向天亮无奈的苦笑。

    向天亮又捂住了话筒,“贾姐,以你对老卢的了解,他还会问你什么?”

    “嗯……他呀,一定会问是谁救了我,是谁送我回家的。”

    “我猜也是,你准备怎么回答?”

    “就说是你,行吗?”

    “也行。”

    不过,这回向天亮和贾惠兰都猜错了。

    “惠兰,我要去开会了,你先在家息着吧。”

    “你,你不回家看看呀。”

    “不就丢了一本书稿么,又没丢其他东西,等我回家再说吧。”

    “老卢,你,你就不能关心关心我吗?”

    向天亮听到这里,咧嘴一笑,伸手做了个“我来关心你吧”的手势,双手把住贾惠兰的小腰,稍一用力,把她的身体抬了起来。

    接着,他冲着贾惠兰坏坏的一笑,又把她的身体往自己那里一放。

    吱的一声,两个人连在了一起。

    贾惠兰娇躯一颤,白了向天亮一眼,俏脸红起来,小屁股却用力往下坐去。

    这时,卢海斌又说话了。

    “惠兰,邵三河跟我说了,你没什么事嘛。”

    “没事,没事你就不能关心一下吗?”

    “对不起,我这里工作太忙了。”

    “算了。”

    贾惠兰一声“算了”,身体却扭动起来,还主动的冲向天亮秀着媚眼。

    向天亮配合得更快、更狠、更高。

    “惠兰,对不起啊。”

    “别说了,老卢,我等你回家再聊。”

    “惠兰,我不能回家吃晚饭了。”

    “有这么忙吗?”

    “‘**’在开,最忙的还是我们宣传部,这不,今天下午是讨论政府工作报告,几百名代表委员,有用的没用的话都要整理成文字材料,我今晚要加班啊。”

    “嗯,那你注意身体呀。”

    “我没事。”

    “还有,你也要小心一点。”

    “放心,情况我都知道了,我这边也有人保护。”

    电话总算挂上了。

    贾惠兰搁下电话,扑到向天亮身上,搂着他脖子娇声道:“来吧。”

    “呵呵,来什么啊?”

    “惩罚我。”贾惠兰的声音很低。

    向天亮摇头而笑,“贾姐你表现得很好,我怎么能惩罚你呢。”

    “那就奖励我。”

    嗯了一声,向天亮满脸坏相,“要说你刚才吃里扒外,帮着我合伙欺骗你家老卢,而且表现优良,确实值得奖励。”

    “那快奖励呀。”

    向天亮故作思考状,“我想想,我想想……该怎么奖励我的贾姐呢?”

    “你,你又逗我了。”

    “要不,你说嘛。”

    “就,就在这里、就在现在、就是这样奖励我么。”

    “呵呵……贾姐,这可是体力劳动,我的付出太大了吧。”

    “我待会给你做晚饭,为你补充补充。”

    “贾姐,真的吗?”

    贾惠兰讨好的说道:“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做什么。”

    “还有呢?”

    “还有,还有以后,以后你让我怎么做,我,我就怎么做……”

    “这么说来,我还真的要努力付出了。”

    “所以么,快奖励么。”贾惠兰骑在向天亮身上撒着娇。

    向天亮笑着,低声问道:“贾姐,那我先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就一个哦。”

    “呵呵……贾姐,人有几个自然窟窿啊?”

    “窟窿?”

    “就是洞洞呗。”

    贾惠兰娇羞道:“问这个,你坏不坏呀。”

    “还是医生呢,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

    “真,真的要回答呀。”

    “当然,必答题哟。”

    贾惠兰低声的笑起来,“嘻嘻,要从医学角度来说,正常情况下,每个人都有十个看得见的窟窿。”

    “十个?有这么多吗?”向天亮奇道,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立即显得兴趣盎然。

    贾惠兰红着脸解释道:“你听着呀,人的的头部上,就有七个窟窿,俗称七窍,两只眼睛,两只耳朵,两个鼻孔,还有一张嘴巴,加起来就是七个窟窿。”

    “还有三个呢?”

    “肚脐眼,用我们滨海人的话说,这是个假洞。”

    “噢,还有两个呢?”

    “坏,不就下面那,那两个么。”

    向天亮又坏坏的问道:“那你说,女人对男人来说,哪三个窟窿有用啊?”

    “呸,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咋样,满足我的不安好心吧。”

    贾惠兰狠狠的打了向天亮一下,“小坏蛋,你,你坏透了……”

    突然,向天亮掀翻贾惠兰,凶狠的扑了上去,“臭娘们,来吧。”

    这奖励,这活儿,累啊。

    向天亮都累得睡过去了。

    ……

    向天亮是被一阵异样的声音惊醒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