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654章 又躲进了柜子里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识破了神秘的诡计。

    但是,他的觉悟晚了一点。

    神秘人之所以能耐心的和他说了这么多话,是因为他纯粹在拖延时间。

    也就是说,神秘人成功的迷惑了向天亮,他不惜暴露自己,却“赢”得了大批警察和保卫人员的到来。

    如果向天亮和贾惠兰以现在这付模样,出现在警察面前,那他和她将名败声裂。

    警灯亮了,脚步声大作,接着,是别墅里的灯一盏盏的亮起。

    向天亮和贾惠兰醒悟过来后,立即以最快的速度手忙脚乱起来。

    那些曾经被扔得到处都是的衣衫,这时候找起来,竟是那么的麻烦。

    向天亮索性伸手开灯。

    这是个大胆的决定,急中生智,悬而不危,至少为向天亮赢得了收拾“旧山河”的时间。

    急促的脚步声,已经踏上了楼梯。

    来不及了。

    贾惠兰没再收拾自己的东西,她打开了一个柜子,抱起向天亮的衣服就往里扔。

    “哎,你让我躲在这里?”向天亮惊道。

    “快,这是我的柜子。”贾惠兰推着向天亮。

    “你想闷死我啊。”向天亮哭笑不得,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看来,他今生与各种柜子有缘。

    贾惠兰冷静无比,“你不进去,我就说你在强暴我。”

    晕死,向天亮狼狈的钻进了柜子,他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所有属于向天亮的东西,所有属于向天亮的能找到的东西,被贾惠兰一股脑儿的塞进了柜子。

    脚步声已到了门外。

    门已被子弹打成了筛子,卧室里又开着灯,只要站在门外,就能看清卧室里的情形。

    连向天亮都有点慌神了。

    但贾惠兰不愧为贾惠兰,她早已穿上的睡衣,尽管睡衣里面什么都没有。

    向天亮看得见的贾惠兰的最后一个动作,是她冲着他嫣然一笑,自信从容的笑,然后,她迅速的关上的柜子的门。

    与此同时,向天亮没有看到的,是贾惠兰顺势的倒在地上,闭上双眼昏过去了。

    门被撞开了。

    从脚步声可以判断,冲进房间的警察,至少有五个。

    这时的向天亮,正处于听天由命的境地。

    人一般不会钻进同一个柜子,而柜子跟柜子是不一样的。

    匆忙之中,向天亮被贾惠兰赶进去的柜子,不是挂长衣的柜子,而是放着内衣的方格柜子。

    薰香扑鼻,倒也能沁人心肺。

    但是,这个该死的格柜,它的空间实在太小了。

    这个格柜长度顶多只有六十厘米,宽度不到五十厘米,更要命的是它的高度也在五十厘米以下。

    所以现在的向天亮可有得“罪”受了。

    他是被贾惠兰“塞”进柜子里去的,象个老和尚打坐似的盘着双腿,但他比老和尚的打坐惨多了,他的腰是弯的,头也是低着的。

    臭娘们,向天亮心里开始怒骂,她把老头当球了。

    而且这柜子几乎是密封的,向天亮很快就有了窒室的感觉。

    最要命的是,外面正在搜查,和“抢救”贾惠兰,一旦柜子门被拉开,向天亮毫无遮挡,必将原形毕露。

    “骂”过之后是苦笑,好一个神秘人,这回赢大了。

    终于,有人走近的柜子。

    向天亮甚至能听到手搭在柜子门上的声音。

    他的心提了起来,绝望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英雄落魄,狼狈不堪,向天亮可是只穿着一条内裤啊。

    堂堂的向副县长,在清河警界算得上是大名鼎鼎,马上要被警察抓到“现形”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高声的响了起来。

    “好了,都你们都出去吧。”

    是公安局局长邵三河。

    哇噻,向天亮立即无声的欢呼起来,三河兄,恩人那,你实在太有才了。

    脚步声,一群人退出了卧室。

    可是,邵三河没走。

    邵三河:“贾医生,你没事吧?”

    贾惠兰:“我,我没事。”

    邵三河:“你能说说经过吗?”

    贾惠兰:“对不起,邵局长,我在睡觉,就被枪声惊醒了,然后,然后我就昏过去了……”

    邵三河:“你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贾惠兰:“不知道,我头有点晕,我,我……”

    邵三河:“好吧,你放心休息,我们的人就在你家客厅守着,有什么事你可以随时叫他们。”

    贾惠兰:“谢谢。”

    邵三河:“噢,对了,卢部长正在路上,他马上就到家了。”

    贾惠兰:“老卢他,他知道了吗?”

    邵三河:“嗯……我先出去了。”

    柜子里的向天亮,又开始了“骂”人。

    当然,这回的骂的是邵三河。

    臭三河,死三河,你明明知道我在柜子里,那你想个想个办法把我弄出去啊,最不济,你让你的人撤出别墅也行,让你的人守在客厅是什么意,你也想对我瓮中捉鳖吗?

    不过,向天亮还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卧室里只剩下了邵三河和贾惠兰,至少现在出去,也是“家丑不可外扬”。

    不料,邵三河走到门口就停住了。

    向天亮很无奈,唯有把推开了一条缝的柜子门,又快速的合了起来。

    是有人从楼下上来了。

    “卢部长,您好。”

    邵三河高声说着,在“提醒”向天亮,这间卧室的主人回来了。

    向天亮吓了一跳,卢海斌回来得好快啊。

    不知道卢海斌和邵三河站在门外说了些什么,他们的话音很低,一会儿,邵三河走了。

    卧室里,除了柜子里的向天亮,有有卢海斌和贾惠兰。

    卢海斌:“惠兰,你没事吧?”

    贾惠兰:“我没事,就是,就是头还有点晕。”

    卢海斌:“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贾惠兰:“老卢,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卢海斌:“我刚回家,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贾惠兰:“刚才邵局长说了什么?”

    卢海斌:“邵三河说,是有人潜入了咱们家,先找到我的书稿后,拿到厨房里烧掉,然后又在寻找姜建文保险箱里丢失的其他东西,正好你回来了,他怕惊动你,等你熟睡之后才继续寻找,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开了枪,邵三河估计,是你做梦发出了声响,惊动了那人,那人才开枪吓晕了你。”

    贾惠兰:“原来,原来是这样呀。”

    卢海斌:“可是,我认为邵三河是鬼话连篇,他根本是没说实话。”

    贾惠兰:“不,不会吧?”

    卢海斌:“哼,不会?当我卢海斌是傻瓜。”

    贾惠兰:“老卢,你怎么这么说呀,邵局长毕竟和向天亮一起,帮你拿回了书稿么。”

    卢海斌:“向天亮,他也不是好东西。”

    贾惠兰:“老卢,你又犯糊涂了。”

    卢海斌:“哼,是你在犯糊,或者,是你在装糊涂。”

    贾惠兰:“我装糊涂,我装什么糊涂了?”

    卢海斌:“我问你,下午在医院里,是谁救了你?”

    贾惠兰:“是向天亮呀。”

    卢海斌:“后来呢?”

    贾惠兰:“什么后来?”

    卢海斌:“谁送你回家的?”

    贾惠兰:“没人送,是我自己开车回家的。”

    卢海斌:“向天亮呢,他去哪里了?”

    贾惠兰:“我怎么知道他去哪里了,我能管他去哪里吗?”

    卢海斌:“你回家后发现了什么?”

    贾惠兰:“我发现书房被翻得乱七八糟,天花板也被撬开了,我听到厨房里有火烧的味道,就跑了过去,发现锅里正在烧东西,我进去捡了残片看了看,才知道烧的正是你的书稿。”

    卢海斌:“接着呢?”

    贾惠兰:“接着?接着我就想给你打电话,正好是你把电话打到了家里,我问你要不要报警,你听说只丢了书稿,没有其他东西被盗,就没让我报警。”

    卢海斌:“再后来呢?”

    贾惠兰:“你说不回家吃晚饭,我因为头晕不舒服,没有做饭吃就上楼休息了,直到被枪声惊醒。”

    卢海斌:“那你想一想,向天亮既然能在医院里出现,会不会也在咱们家出现?”

    贾惠兰:“老卢,你认为是向天亮把书稿烧掉了?”

    卢海斌:“你再想想,关于我的书稿,谁最想毁了它?”

    贾惠兰:“你这么一说,我倒有点明白了,向天亮当初帮你拿回书稿的时候,就催促你烧掉的。”

    卢海斌:“就是嘛,知道书稿的人并不是很多,姜建文要是拿回去,肯定不会舍得烧掉,我自己也不会烧掉,姜建文身边的人没一个好东西,要是拿到书稿也不会烧掉,只有向天亮,留着书稿没有任何好处,有的只是坏处。”

    贾惠兰:“可是,向天亮不会偷偷摸摸的烧吧,他完全可以明着找你么。”

    卢海斌:“他偷偷摸摸,完全是别有用心。”

    贾惠兰:“老卢,就算向天亮烧了你的书稿,那他也用不着开枪打我吧,想要打死我,又何必在医院里救我呢。”

    卢海斌:“救你,也许是为了掩人耳目。”

    贾惠兰:“我不相信,那开枪的事又怎么解释?”

    卢海斌:“要么,他开枪是为了嫁祸于别人,要么,是他碰上了同样想来偷书稿的人,双方发生了枪战。”

    贾惠兰:“那会是谁呢?”

    卢海斌:“还用说吗?肯定是姜建文派来的,在医院里袭击你的人,应该也是姜建文派来的。”

    贾惠兰:“不会吧?”

    卢海斌:“哼,我身边整天跟着人,你以为我什么也不知道啊?”

    贾惠兰:“向天亮和我说过,这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安全。”

    卢海斌:“你糊涂啊。”

    贾惠兰:“怎么了?”

    卢海斌:“唉,我们被装在风箱里出不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