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663章 无声的较量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果然,空旷而黑暗的胡同里,传来了轻轻而缓慢的脚步声.

    这种节奏的脚步声,不象是过路人的,而更似一个散步者的,悠闲而又放松。

    周必洋心里一紧,右肩微动,手中的枪被抓得紧紧的。

    明显感到了周必洋的紧张,向天亮用自己的左肩,碰了碰周必洋的右肩,以缓解他的紧张情绪。

    其实,向天亮自己也很紧张,是那种因恐惧而产生的窒室感觉。

    只不过他会装,会压抑自己的情绪,能将自己的恐惧压制在心里的某个区域,而不让它扩散弥漫。

    与此同时,向天亮让自己伸展着的双腿迅速的收回,变成弯曲抱膝的状态,因为刚才他在放松,现在这样,他让自己保持着蓄势待发的姿势。

    胡同里没风,有的只是寂静和寒冷,还有令人喘不过气来的紧张。

    那脚步声很轻,也很慢,而且是越来越轻,越来越慢。

    但是,向天亮和周必洋都感觉出来了,那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

    是一个人的脚步声。

    他在小心而行,不急不徐,从容而悠闲。

    没关系,他现在的注意力,大部分应该在别克轿车上,他在慢慢的接近它,装作漫不经心似的。

    别克轿车上没有车牌.

    滨海虽然是个穷县,但先富起来的人还是有的,全县的私家车至少也有两三千辆,光别克轿车就有近千辆,而对私家车的管理还在起步阶段,想要查一辆没挂车牌的别克轿车,是一件耗时费力的事。

    向天亮的左手,伸到了放在周必洋双腿之间的包上,那是向天亮的包,包里装着不少向天亮的宝贝。

    拿出来的是两个夜视仪,周必洋会心一笑,当然,笑是无声的,咧一下嘴而已。

    向天亮和周必洋悄无声息的戴上了夜视仪。

    顿时,黑暗变得透明,通过红外线夜视仪,能捕捉到黑暗中的物体,虽然不能看清人的面貌,但至少能看到体态和动作,还有动作的意图。

    可惜,凡事凡物都有利有弊。

    这种地摊市场上淘来的便宜货,模样象沙漠中使用的防尘镜一样,让豸的视线得到加强,但视野受限,上下左右,顶多只能拓展二十五度,所以,一般只作观察时使用,行家在真正实战之时,是很少戴着这种玩艺的。

    戴上夜视仪,周必洋顿时精神一振,心安不少。

    他不得不佩服向天亮,除了不紧张,还有对地形的选择。

    向天亮和周必洋蹲坐的地方,是两条胡同的交叉点,可谓四面有路。

    这固然给对手提供了四个进攻方向,但自己也有四条生路。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在生死线上闯荡的人,只有预先为自己设置生路,才能称之为高手。

    更何况,此地此境,向天亮和周必洋还有第五条生路。

    两个人坐的地方,是一块一米长的青石板,青石板的下面,是胡同里必不可少的排水沟。

    向天亮和周必洋蹲坐在青石板上,两个人的两边,就是敞着的排水沟,紧急时只要屁股轻抬,一个翻身就能躲进排水沟。

    冬季的排水沟里,水总是不多的。

    对于向天亮和周必洋这样偏瘦的人来说,这种排水沟简直就是为他们量身定造的,堪称逃命时的最佳途径。

    这也是周必洋信心倍增的理由。

    这时,脚步声停止了。

    向天亮和周必洋同时抬头侧望。

    那是一个人影,正站在别克轿车边。

    他在看着别克轿车,不,他在倾听轿车的动静。

    他的左手,慢慢的放到发动机盖上。

    他在探试盖上有无热度。

    聪明,如果发动机盖是热的,那么几乎可以确定,轿车刚到,轿车的主人就在附近。

    但是,这是冬天,没有长久驰聘的轿车,一点点热度,早被寒冷所吞没。

    这个人收回自己的左手,一动不动的伫立几秒钟,然后,他绕着轿车,慢慢的走了一圈,这期间,他的左手分别在车前车后挂车牌的地方触碰了一下,当然,他没有“见”到车牌。

    他一直让自己的左手在“工作”,而他的右手,始终弯曲着,插在胸前的衣服里。

    向天亮和周必洋几乎同时得出了判断。

    这个人不是洪海军,也不是神秘人。

    因为他的身高,绝对没有超过一米七零,和“传说”的神秘人相差甚远,也不符合洪海军那标准的男人身材。

    他长得很粗壮,穿着冬装,看上去象个胖子。

    是那个老狼。

    周必洋拿枪的右手,微微的颤了一下。

    向天亮感觉到了。

    他伸出左手,在周必洋的视野里举了一下后,又收了回去。

    周必洋“读”懂了。

    向天亮的左手伸出去的时候,三指收着,食指伸直,中指弯着。

    这是在说,对方有两个人,除了一个站在别克轿车边,暗中还有一个。

    周必洋很明白,他不是菜鸟,虽然没有象向天亮和邵三河那样,曾经轰轰烈烈,荡气回肠,但也曾经历枪战和生死。

    这个时候,最好的行动,就是什么也不要动。

    以静制动。

    向天亮的判断是对的。

    因为站在别克轿车边的那个人,回头朝身后看了一眼。

    他这是在向同伴传达某种信息。

    然后,他突然的疾动起来。

    只见这个人象灵猫似的,弯腰趴在轿车的前盖上,双手轻灵之极,接触车盖的刹那,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他在“火力”侦察,在试探周围的动静。

    但是,他很聪明,始终不敢离开别克轿车,因为在这时候,轿车就是他最好的屏障。

    向天亮却在动,无声的动,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已有了一把枪。

    胡同里很静,死一般的静。

    冰冷的青石板,在对向天亮和周必洋传递着寒意,正好刺激着他们的神经,让他们保持应有的冷静。

    两个人甚至连呼吸都“停止”了。

    如果在这个时候进行呼吸,嘴里冒出的热气,将成为致命的目标。

    别克轿车边的那个人,趴在车盖上一动不动,仿佛凝固成了轿车的一部分。

    他的身体很凝。

    这是他在倾听,在观察。

    向天亮和周必洋不为所动。

    这是无声的较量。

    向天亮在心里数着。

    三十秒,四十秒,五十秒,五十五秒,五十八秒,五十九秒,六十秒……

    这个人太有耐心了。

    冷汗直冒,早已湿透了向天亮和周必洋的内衣。

    终于,他动了,直起腰,离开轿车,转身向胡同口走去。

    周必洋长长的松着气。

    但是,向天亮仍然一动不动。

    那个人离开的脚步声没了。

    这时,向天亮的左手,却突然的摁在了周必洋的右大腿上,用力的捏了一下。

    周必洋顿时明白过来。

    他赶紧闭住自己的呼吸,因为他的嘴里,正在往外吐着热气。

    和向天亮一样,周必洋定定神,让自己的身体重新凝固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象风筝似的,从胡同口飘了进来。

    人影快如鬼魅,轻若飞燕,无声无息,贴着墙壁,眨眼之间,就飘到别克轿车边。

    周必洋看清了,还是刚才那个人,又矮又壮。

    好一招“回马枪”。

    周必洋心里大呼侥幸,对手实在是太狡猾了。

    又是漫长的一分钟。

    忍耐,不仅是警察的必备素质,也是每个成功人士成功的必要元素。

    周必洋想起了“蹲坑”这个警察用词,现在他和向天亮就是在“蹲坑”,尽管他们的屁股是贴在冰冷的青石板上的。

    人生的整个过程,就是不断的“蹲坑”守候,九十九次败,为的是第一百次的成功。

    那个人又在别克轿车边停留了一分钟。

    然后,他才慢慢的离开,消失。

    向天亮终于吐出了一口气,而且是毫无顾忌的发出了声音。

    周必洋更惨,他想咳嗽,只有弯着身子,用左手使劲的扼住自己的喉咙。

    许久,向天亮和周必洋才缓过劲来。

    “必洋兄,感觉如何?”向天亮轻笑。

    “唉,比枪战紧张百倍。”周必洋叹息着。

    “你怕吗?”

    “怕。”

    “怕什么?”

    “对方的非同一般的处事方式。”

    “何处非同一般?”

    “故意把自己暴露出来。”

    “所以?”

    “所以,最可怕的是在暗处的那个人。”

    “你看到了?”

    “没有。”

    “那你如何得知?”

    “感觉,感觉他就在暗处,手里拿着武器,已做好随时射击的准备。”

    “必洋兄,你进步了。”

    两个人收枪,又摘下了夜视仪,塞回到黑皮包里。

    然站起身来,活动着身子,让体内的血液恢复正常的流动。

    向天亮提起了黑皮包,挂到自己的脖子上。

    “必洋兄,你认为他是谁?”

    “老狼。”

    “确认吗?”

    “我确认。”

    “那么,现在可以证明了吗?”

    “证明洪海军就是神秘人?”

    “对。”

    “是的,可以证明了。”

    “怎么证明?”

    “这里离他家的直线距离不过两百米,而老狼却出现在这里。”

    向天亮淡淡的一笑,“但是,别人不会相信,你我的判断不是证据。”

    “那么,继续证明?”周必洋笑着问道。

    “局长同志,该怎么继续证明呢?”向天亮又反问了。

    周必洋笑着说道:“那就得跑住前进了。”

    “乐意奉陪。”

    向天亮话音刚落,周必洋已如箭一般飞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