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667章 致命的破绽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周必洋淡淡的一笑,举盅喝干后,抹了抹嘴,又缓缓的摇起头来。

    “海军,不是我狠,这只是我的任务。”

    洪海军瞪着周必洋,脸色有点变了。

    忽地,洪海军轻轻的笑了起来。

    “不愧为预审专家,凭着两片嘴皮子,就把人整成了罪犯。”

    周必洋笑着说道:“如果你是,你就是,如果你不是,你就不是。”

    “这话说得很有哲理,那你说,我是还是不是?”洪海军看着周必洋问。

    “是,也不是。”

    “摩棱两可的回答。”

    周必洋说道:“很简单,说你是,但没有证据,一点证据也没有,说你不是,但所有的线索,经过充分的推理,都表明你有重大的嫌疑。”

    洪海军点着头,“我承认,你刚才一通问话,把我身上的疑点都暴露出来了,很多地方我无法自圆其说。”

    “希望你能证明自己。”周必洋从容的笑着。

    “然后呢?”

    周必洋笑道:“然后是两个结果,你是清白的,那么你会负责调查我。”

    “如果不是呢?”

    “结果不言而喻吧。”

    洪海军又在点头,“于是,我就成了那个神秘人。”

    “好象是这样。”周必洋也点着头。

    沉默,可怕的沉默。

    洪海军又瞧着周必洋,“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不知道,但是。”周必洋摇着头说道,“但是至少,你现在心里很不平静。”

    “不错。”

    “那你一定要冷静。”

    “冷静不了。”

    周必洋摇着头道:“对不起,我爱莫能助。”

    “我还在想。”

    “说。”

    洪海军的脸上,努力展示着笑容,“我在想,如果我真是那个神秘人,那么,我是现在就承认好呢,还是等你查出来好呢?”

    “区别蛮大哟。”周必洋微笑起来。

    洪海军脸上的笑容,忽地凝固住了。

    “如果我选择现在,你老周就活不了。”

    “杀人灭口?”

    洪海军摇着头道:“这没用,因为你不会成为我的威胁。”

    “那又怎样?”

    “鱼死网破呗。”

    周必洋笑着说道:“好一个鱼死网破,海军,你太高看自己了。”

    “至少比你强。”

    周必洋爽快地承认,“如果你是那个神秘人,那你肯定比我强,惭愧那,三年前那个寒冷的下半夜,对方开了四枪以后,我才勉强开了一枪。”

    洪海军笑道:“其实你也不差,只是囿于警察的身份,你开枪的速度自然慢了一拍,更何况,你第一枪是个臭弹,把你给耽误了。”

    “谢谢夸张,我有自知之明。”周必洋脸上泛起了苦笑。

    “呵呵……”

    “笑什么?”

    洪海军笑着问道:“听说这三年里,你几乎把全部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练枪上,有这回事吗?”

    “有。”

    “成果如何?”

    周必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行,我命中注定,只能是个一流的枪手,却成不了超一流的枪手。”

    “装的吧?”

    “这能装吗?”

    “那就试试呗?”

    “怎么试?”

    洪海军笑了笑,“你我掏枪,比比谁快。”

    “你从不带枪,没法比。”

    洪海军看着周必洋,“你说错了。”

    “什么错了?”

    “最近不大太平,所以只要晚上出门,我必定带枪。”

    “是吗?”

    “不错。”

    周必洋点着头微笑,“那就试试?”

    “试试。”

    “你以什么身份试呢?”

    “不懂。”

    周必洋问道:“你是以洪海军的身份,还是以神秘人的身份?”

    “无所谓。”洪海军摊摊双手。

    “对我来说,很有所谓。”

    洪海军低沉的笑了笑,“神秘人是你的仇人,是你的耻辱,我建议你把我当作神秘人,这样将会有助于提高你的出枪速度。”

    “好建议。”

    “嗯?”

    “嗯。”

    两个人闭上嘴,双手放到了小桌上,互相凝视着对方。

    房间里沉寂下来了。

    忽然,周必洋和洪海军都动了起来。

    动的都是右手。

    眨眼之间,两个人的右手上多了一把枪。

    但是,洪海军的枪口顶在了周必洋的脑门上。

    而周必洋手中的枪,才刚刚抬起了枪口。

    就象电影里的“定格”,两个人又是一动不动。

    周必洋一脸惨白。

    试过才能知道,高下立判。

    “你比我快。”周必洋收回了枪。

    但洪海军却没有收枪,“老周,如果我是神秘人,我就爆了你的脑袋。”

    洪海军的声音很冷,充满了杀气。

    “如果你是神秘人,你不敢。”

    “你想试试?”

    “试试。”

    洪海军忽然笑了,“老周,这回你赢了。”

    笑声中,他收回了自己的枪。

    周必洋额头冒汗,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洪海军站了起来,正要转身,却又拿起酒盅,一干而净。

    “不再坐会?”

    “谢谢你的酒。”洪海军微微摇头。

    周必洋道:“海军,我希望明天下午下班之前,看到你的说明报告。”

    洪海军微微颌首,“老周,我不是神秘人。”

    “你需要自证清白。”

    洪海军盯着周必洋说道:“老周,你听着,如果我查出你自己就是神秘人或神秘人的同伙,我会照顾你的家人的。”

    “我也会。”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洪海军挥挥手,转身走了。

    周必洋顿时瘫靠在背后的墙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门口,向天亮一闪而进。

    周必洋想站起身来,但紧张带来的虚脱,让他浑身乏力。

    “对不起。”周必洋冲着向天亮苦笑。

    向天亮却坐了下来,“老周,这是正常现象,当你一步步逼他露出破绽,从而确认他就是那个神秘人,而且他还是你曾经最接近的战友,却又在三年前朝你的身上开了三枪……坦率说,你现在的表现,已经够出色了。”

    “谢谢,我身上的冷汗,都快湿到外衣上了。”周必洋感叹不已。

    “呵呵,你再喝点酒,放松放松。”

    周必洋拿起酒瓶,仰着脖子,一口气喝掉了瓶子里剩下的白酒。

    “可惜,没把刚才的对话录音下来。”

    向天亮微笑着说道:“我说过,没这个必要,警察败类,说出去不大光彩啊。”

    “那倒是。”周必洋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向天亮收敛起笑容,“放心,已经盯住他了,从现在开始,他不会再离开我们的视线。”

    周必洋轻轻的叹了一声,“可惜没有直接证据,不然,我们马上就可以行动了。”

    嗯了一声,向天亮稍加思索,忽地笑出声来。

    “必洋兄,我想,如果我们运气好的话,也许马上就能百分之百的确定,洪海军就是那个神秘人。”

    “能吗?”

    向天亮点着头,“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吗?”

    周必洋道:“碰他,激他,逼他,从而让他在不知不觉中露出破绽。”

    “你做到了。”向天亮翘起了大拇指。

    “做出了?我,我好象没觉得啊。”周必洋怔道。

    “枪。”

    “枪?”

    “对,他的枪,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他手上的枪?”

    “我看到了,**式的,新枪。”周必洋点头道。

    向天亮笑看着周必洋,“那么……嗯?”

    周必洋一楞,马上一拍大腿喊了起来,“对啊。”站起身急步而走。

    向“滨海大酒家”老板借了摩托,向天亮和周必洋迅速的赶到公安局治安大队。

    治安大队部里,值班的是副大队长刘威。

    “向县长,周局,这么晚了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周必洋嗯了一声,摆摆手,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向天亮笑着点头,接过刘威递来的香烟,也坐到了沙发上。

    刘威三十岁不到,是市局原常务副局长余中豪调到省厅前,应向天亮和邵三河的要求,年初从市局调到滨海县来的。

    “刘队,你带枪了吗?”周必洋问道。

    刘威笑道:“带了,值勤期间,治安大队每个警员都是带枪的,当然,除了我们洪队。”

    周必洋点着头问道:“你们洪队没有带枪?”

    “是啊,他说在城关派出所时,就不习惯带枪了。”

    “那他今晚有没有带枪?”周必洋追问道。

    刘威微微一怔,“应该,应该没带枪吧。”

    “你能确认?”

    “不……不能。”刘威摇头道。

    周必洋挥着手命令道:“带我去你们枪械室。”

    三个人一起来到治安大队枪械室。

    当着向天亮和周必洋的面,刘威和值班室检查了用枪记录。

    果然,春节以来,洪海军一直没有领过枪。

    向天亮和周必洋相视一眼。

    值班员打开枪柜,洪海军的枪躺在柜子里,是把**式,崭新的,还上着枪油。

    “洪队借过别人的枪吗?”周必洋问道。

    “按照规定,如果有,被借的人会主动报告的。”值班员回答。

    “你们治安大队有几把**式的?”

    “**式只有两把,另一把归刘队用。”

    周必洋伸手,刘威从身上掏出**式,周必洋接过来看了看,点点头又递还给刘威。

    “你们俩记住了,我陪向县长前来查枪之事,只限于你们二人知道。”

    “是。”

    洪海军的专用佩枪,一直就锁在枪械室里,那么,他在“滨海大酒家”里,和周必洋比枪时掏出的那一把**式,就是一把私枪。

    向天亮和周必洋会心的笑了。

    洪海军露出了致命的破绽。

    正在这时,向天亮的手机震动起来。

    是邵三河来的电话。

    “天亮,如你所料,他动起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