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685章 跟踪追击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还真是一边唱着歌,一边散步似的往前走。

    嗓子不赖,又大又高,至于调子,鬼才知道向天亮是怎么改变的,反正也能“自圆其说”。

    向天亮会唱的歌不多,但在读大学的时候,看过前南斯拉夫电影《桥》,而且看过好几遍,记住了电影里的主题曲《啊朋友再见》。

    其实,向天亮喜欢这首歌,有三个原因,一是这首歌原名《再见了,姑娘》,里面有姑娘,他喜欢上了,二是其曲调符合他的口味,很容易上口,哼着哼着就学会了,三是这首南斯拉夫民间歌曲,声音委婉连绵、曲折优美,是一首豪放、壮阔的歌曲,表达了游击队员离开故乡去和侵略者战斗的心情,赞颂了游击队的大无畏的英雄气概,生动形象的表现出了英雄对家乡的热爱和视死如归的精神。

    “那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侵略者闯进我家乡;

    啊游击队呀,快带我走吧,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游击队呀,快带我走吧,我实在不能再忍受;

    啊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你一定把我来埋葬;

    请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再插上一朵美丽的花;

    啊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都说啊多么美丽的花;

    ……”

    向天亮唱的时候,几乎是用尽了全力的。

    确切的说,他不是在唱,而是在吼。

    而且,周必洋和姜学明、刘威都听出来了,向天亮是有意为之,他的声音高亢浑厚,悠长绵绵,利用气功,把声音送得远远的。

    向天亮是在告诉洪海军和老狼:我来了,你们看着办吧。

    此时,桉树林的火势,没有刚开始那么大了。

    姜学明和刘威也会唱《啊朋友再见》,两个人也张开嘴巴加入,使劲的吼了起来。

    这还不算,向天亮一边唱一边走,一边还摘下刘威身上的狙击步枪和子弹盒。

    每唱一句,向天亮就开一枪,狙击步枪平端着,朝着桉树林的方向。

    这是豪气,狂放,明刀明枪,直来直去。

    “他们开始动了。”看着电子定位器的刘威,突然喊了起来。

    “刘队,不要噜嗦,你报他们的移动方向和距离。”向天亮吼道。

    “是。”刘威吐了吐舌头,“直线距离五百八十四米,往一点钟方向移动。”

    “周局,你负责不断报告邵局,姜队,我们俩走在前面。”

    向天亮和姜学明紧走几步,各端着一支狙击步枪,和周必洋、刘威拉开了五六米的间隔。

    “他们向我们方向移动了,向右向东,两点钟方向。”刘威又喊了起来。

    周必洋也喊起来,“他们是想绕过沼泽地。”

    向天亮也调整了自己的方向,稍稍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无人区,沙丘,灌木丛,向天亮他们在黑暗中前进。

    “啊……不对,他们跑起来了,速度很快。”刘威又在报告。

    “预测速度。”向天亮边走边道。

    “至少每秒三米以上。”

    “我的天。”向天亮喊了一句,也不由自主的跑了起来。

    姜学明在向天亮身边边跑边道:“向县长,不对头啊。”

    “你说。”

    “他们有交通工具。”

    “开玩笑,这种鬼地方,不能开汽车啊。”

    “马。”

    “什么马?”

    “我突然想起来,洪海军有个亲戚在西郊,就是养马的。”

    “对对……这鬼地方,倒是能跑马啊。”

    “还有,桉树林曾经属于军营,那里有防空洞。”

    “能藏马。”

    “一定是马。”

    向天亮又高声问道:“刘队,报告情况。”

    “距离五百零八米,他们在向三点钟方向移动,向东向南,速度在加快……每秒四米,不,每秒四米以上。”

    周必洋说得没错,他们企图要绕过沼泽地。

    “兄弟们,跑起来吧。”

    向天亮喊了一声,跑得更快了……

    几分钟后。

    率先到达沼泽地边的,当然是向天亮。

    他蹲在地上,来回搜索了一下。

    果然有马蹄印,两匹马,刚刚过去不久。

    他妈的,真是小看洪海军了,当个治安大队长,委屈他喽。

    姜学明赶到了,喘着气蹲在向天亮身边,“向,向县长,找,找到了吗?”

    “嗯,能绕着沼泽地边缘走,看来,这俩混蛋挺熟悉这里的。”

    “一定是以前常来。”

    周必洋和刘威也到了。

    “报告,现在他们在我们正东方向,距离三百五十米,速度在减慢,每秒两米以下。”

    向天亮拿出地图和小手电。

    “周局,这地图上没有那个部分,那里,那里有什么东西呢?”

    周必洋道:“应该是废弃的军营,嗯……好象是属于原来陆军驻军的,废弃已有七年多了。”

    “你们都没去过吗?”

    众人均是摇头。

    向天亮又看了一眼刘威手上的电子定位器。

    “向县长,他们好象停下来了。”刘威道.

    “周局,让邵局带个熟悉旧军营的人过来。”向天亮道。

    周必洋对着对讲机说了几句。

    向天亮站起身,拿着红外线望远镜,朝旧军营方向观察起来。

    然后,向天亮又蹲下身子,看着刘威手上的电子定位器。

    电子定位器的显示屏上,红点在闪亮,但红点没有移动。

    “你们说说,他们为什么不走了呢?”

    周必洋说:“也许,洪海军中了一枪,伤得不轻吧?”

    “应该不会啊。”向天亮摇着头。

    姜学明道:“也有可能被烧伤了,或者,或者在等人。”

    刘威道:“说不定,那里就是他们的一个窝,他们在收拾东西呢。”

    众口不一,向天亮也不明白,这个时候,时间就是生命,洪海军和老狼为什么要停下来呢?

    整整三分钟,电子定位器的显示屏上,红点一直没有移动,看来真是停下不走了。

    向天亮拿起地上的狙击步枪,检查了一番。

    众人知道向天亮的意思,均在检查自己的武器。

    向天亮将狙击步枪还给了刘威。

    “各位,从现在开始,进入临战状态,大家要小心,只有三百五十米,而走私进来的狙击步枪,有效射程在一千五百米,我们从这里启动之后,大家的联络就使用手语吧。”

    “明白。”周必洋点头。

    向天亮继续说道:“对方都是快枪手,快枪手的特点,无非是反应快出枪快开枪快,当然,枪法也贼准,所以,对付快枪手的最好办法,是不要轻易开枪,不要想着比对方快出枪,而是要打冷枪,没有机会绝不开枪,逮着机会绝对不能犹豫,当然,我们的目的是尽量抓获的,而对方又可能穿着防弹衣,所以,我们就尽量往他们的四肢上招呼。”

    周必洋笑着补充了一句,“打他们的腹部也行,三年前洪海军就是这么打我的。”

    向天亮又说道:“咱们四个人的分工,在前进过程中,姜队在前,刘威殿后,我和周局居中,到达五十米处后,姜队和刘威担任掩护,我和周局进去。”

    刘威问道:“不等邵局他们到了以后吗?”

    摇了摇头,向天亮道:“我们要抓紧时间,搞清他们为什么会停在那里。”

    “我有意见。”姜学明忽道。

    “说。”

    姜学明道:“我请求和刘威一起进去,向县长和周局担任掩护。”

    周必洋说道:“姜,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是说,你们是领导么,让你们进去,我们却留在外面,这,这说不过去吧。”

    周必洋骂了起来,“他妈的,你少来这一套,你们都给我记住了,洪海军这个混蛋,他是我的,是我的。”

    向天亮笑着说道:“姜队,你的愿望是好的,但基本上不能实现,我们不能以己之短对敌之长,我和邵局讨论研究过,你和刘威擅长的是定点射击,近战经验尚显不足,坦白的讲,你们至少不如老狼,而我和周局呢,都经历过生死,比你们多一份经验,最重要的是,你和刘威守在外面,责任比我们还要重,你们想一想,你们不但要对付他们,随时准备开枪狙杀,而且是在保护我和邵局,我和邵局进去后,是把整个后方交给了你们,也就是说,我和邵局的安危,一大半寄托于你们的身上,有什么还比保护战友生命更重要的任务呢?”

    “向县长,我明白了。”

    向天亮一手拿过刘威手上的电子定位器,挥着另一只手命令道:“那就出发,前进三百米,占领有利地形。”

    出发了。

    是爬着前进的,因为天上冒出了月亮,视线突然良好起来。

    幸亏是泥沙地,时不时的还有沙丘土包作掩护,接近是安全的,但速度是缓慢的。

    终于,姜学明在一个小土包边停了下来,同时,他举起了左拳。

    向天亮和周必洲洋爬到了另一个小土包两边。

    前方五六十米处,出现了一大的建筑物,房子不高,除了小部分二层楼,大多是平房,操场很大,四周有围墙,正是当年标准的军营布局。

    电子定位器上,红点还停在原处。

    洪海军和老狼,就在这座旧军营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