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689章 仇人相见 有点眼红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在向天亮踹上门的一刹那,他暗叫不妙,因为他突然想到,对方是使爆高手。

    可惜他的觉悟来得太晚了。

    遇门缓入,老师教的保命第七条,他差不多全还给老师了。

    爆炸声中,强烈的冲击波,将向天亮的身体重重的摔在了水泥地上。

    在玻璃门就要砸过来之前,周必洋手忙脚乱,抓住向天亮的一条腿,迅速的拽到了墙根。

    “向县长,向县长……”周必洋急了,向天亮要是有事,肖剑南和邵三河非揍扁他不可。

    向天亮睁开了眼,“必,必洋兄……又,又叫错了……”

    周必洋喜极,“天亮,你,你没事吧?”

    “别忘了,开追悼会的时候……要用尊称,尊称哟……”

    “唉……你可吓死我了。”周必洋扶起了向天亮。

    向天亮望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玻璃门,认真的说道:“如果不是洪海军,那就是老狼,其中有一个必定是爆破高手,这种微型炸弹,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

    “微型炸弹?”

    “对,微型炸弹和普通炸弹最大的区别,是具有定向爆破能力,刚才玻璃门被炸,仅仅是体现了微型炸弹对对既定目标的破坏力,也就是说,它炸的是门而不是我。”

    周必洋低声问道:“这么说,里面是布满炸弹了?”

    向天亮摇摇头轻笑道:“恰恰相反,里面没有炸弹了。”

    “为,为什么?”

    向天亮乐道:“对这幢楼来说,玻璃门就是第一道防线,谁都知道先声夺人的重要性,在这一点上,傻瓜和聪明人的想法是一样的,他们要是弹量充足,只要在玻璃门上再加一倍弹量,即使炸不死我,起码能废了我一条腿,既然没有,那就可以大胆的假设,他们或是准备仓猝,或是预判不足,没有炸弹了。”

    周必洋点头道:“这也是罪犯的普遍弱点之一。”

    “所以,现在你我手中的枪,应该发挥作用了。”

    不怕打,不怕枪,就怕炸弹突然响,爆炸,是追捕者的最大威胁。

    向天亮双枪一碰,两个弹匣退了出来看了看,弹匣是满的,他再将两个弹匣往空中抛起,待到弹匣下落,在伸手可及的范围内,他双手双枪,向着两个弹匣抄去,只听咔嚓两声,双枪双匣正好合上。

    一连串动作,花俏潇洒,干脆利落,看得周必洋眼花缭乱。

    “天亮,几时教教我?”

    “行啊,但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活着。”

    “明白了。”

    “明白怎么活着吗?”

    “请兄弟指教。”

    “永远比对手出枪快。”

    一边说着,向天亮一边闪身进门。

    “叭。”一颗子弹从向天亮的耳朵擦发而过。

    “没打着。”

    向天亮喊着躲开,子弹是从楼梯上飞下来的。

    “叭,叭。”

    又是两枪,是冲着刚进门的周必洋来的。

    向天亮朝周必洋挥了挥手。

    三把枪同时响了。

    向天亮和周必洋交替掩护,一鼓作气,冲上了楼梯的转弯处。

    楼上一直只有一把枪在射击。

    向天亮心存疑惑,不敢冒进,拉着周必洋在楼道转弯处蹲了来。

    周必洋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枚烟幕弹,同时朝向天亮示意,这是最后一枚。

    向天亮屁股着地,用双脚接过烟幕弹,以脚代手,用力往上扔去。

    烟幕弹还没拉弦。

    但向天亮抬手一枪,正打中了上飞的烟幕弹。

    “嘭……”烟幕弹炸开了。

    烟雾中,向天亮和周洋乘机冲上了楼梯。

    楼梯口立着几个书架,向天亮和周必洋就地取材,打了个滚,躲到了书架后面。

    烟雾渐渐散去,向天亮和周必洋察看着楼上的“地形”。

    这是一个超大面积的阅览室,书没了,但书架书桌椅子还在,杂乱无章的堆着。

    刚才跳上来的时候,向天亮和周必洋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往左,现在他们发现,楼梯口的右边就是一扇门,闭虚掩着,刚才的子弹,应该是从这扇门里射出来的。

    向天亮伸枪朝那扇门指了指,周必洋会意的点点头,调整身姿,拿枪对准了那扇门。

    而向天亮自己,转身朝着了阅览室,他确信,洪海军和老狼,已形成了左右夹攻之势。

    突然叭的一声,阅览室的电灯亮了。

    “周必洋,你终于找我报仇来了。”

    是洪海军在说话。

    向天亮拿腿踢了踢周必洋,示意他说话。

    周必洋却用手往左边一指。

    向天亮会意的点点头,从洪海军的说话声判断,他藏在阅览室的某个角落,而周必洋防卫的方向是楼梯口右边那扇门,周必洋的意思,是想和向天亮调换位置,直接去面对洪海军。

    解铃还须系铃人,三年前周必洋败于洪海军之手,始终难以释怀,现在有机会面对,肯定不会放过。

    向天亮身体一转,从周必洋身上翻了过去,接替他监视着那扇虚掩的门。

    周必洋趴在书桌下,也扯开嗓子喊了起来。

    “洪海军,是我周必洋来了,你已经被包围,赶快放下武器,出来投降吧。”

    “不错,我已经被你们包围了,但凭你周必洋的身手,你能抓住我吗?”

    “那你滚出来试试啊。”

    “周必洋,你敢跟我单挑吗?”

    “可以。”

    “那让外面的人撤走。”

    “不行。”

    “周必洋,你想耍赖吗?”

    “洪海军,我作不了主。”

    “哈哈,你身边的人作得了主。”

    “那你自己问啊。”

    洪海军果然大声打起了招呼,“向县长,别来无羌啊。”

    向天亮呵呵的笑了起来,“洪海军,你在桉树林玩的那一套,对我没用哦。”

    “向县长,想不想再来一局?”

    向天亮笑道:“我们胜券在握,何必要和你单挑呢?”

    洪海军高声道:“你不想了解我心里的秘密吗?还有我兄弟老狼,是省公安厅挂牌的人,你不想知道他杀过多少人吗?”

    “我当然想知道。”

    洪海军问道:“向县长,你认为有把握活捉我们吗?”

    “不能。”

    “那就赌一局,我把一切都告诉你,而且,我不会炸毁这座大楼。”

    “你在这座楼里安放了**?”向天亮暗暗吃了一惊。

    “不错,起爆装置就在我的手上。”

    顿了顿,向天亮道:“可以,但你别指望你能离开这里,除非是躺着出去或戴着手铐出去。”

    “向县长,我没想着赢了你后,他们会放了我们。”

    “那好,怎么赌?”

    洪海军道:“你先让楼外的人放下枪。”

    “行。”关于这幢楼里有**,向天亮是宁可信其有,不会信其无。

    可惜,把对讲机扔在了楼下。

    向天亮知道,肖剑南和邵三河应该到达了楼下,他扭头冲着楼梯口喊了起来。

    “楼下的听着,我是向天亮,现在,楼下楼外的人听着,这幢大楼里安放了**,所有的人都听我的命令,马上撤出大楼,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开枪,我重复一遍,马上撤出大楼,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开枪。”

    那边,洪海军又说话了。

    “向县长,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悉听尊便。”

    “我有一个要求。”

    “说。”

    “你和我放下枪,我数一二三,我们同时现身。”

    “可以。”

    这时,周必洋喊了起来,“我不同意。”

    洪海军笑道:“周必洋,你想代替向县长吗?”

    “正有此意。”

    “好,我成全你。”

    “老狼呢?”周必洋问道。

    洪海军道:“周必洋,你我现身之后,他会和向县长一起出来。”

    周必洋略作思忖,“洪海军,我不相信你。”

    洪海军笑了,“周必洋,你是怕了吧?”

    “随你怎么说。”

    “那你要怎样才相信?”洪海军问道。

    周必洋道:“你把你的左手伸出来,拿着起爆器,你敢不敢?”

    “哈哈……好你个周必洋,心眼就是小,我满足你的要求,你看好了,我的左手伸出来了。”

    果然,在阅览室左边的角落里,一堆书架后面,一只手伸了出来,手上拿着的正是遥控起爆器。

    “周必洋,看清楚了吗?”洪海军高声问。

    “看到了。”

    “可以开始了吗?”

    “你数吧。”

    “一。”

    周必洋收起了枪。

    “二。”

    周必洋看了向天亮一眼。

    向天亮点了点头。

    “三。”

    三字刚出,周必洋毫无惧色的站了起来。

    那边,洪海军也没有食言,几乎和周必洋同时站起了身。

    十五六米的距离,周必洋和洪海军互相看着对方。

    洪海军笑着说道:“周副局长,你好。”

    周必洋点着头,“洪大队长,你好象不太好嘛。”

    “哈哈……咱们有的是时间,周局你何必性急呢,向县长官比你大,让他趴在冰冷的楼板上,咱们得先让人家起来吧。”

    “好说,好说,那该你请吧?”周必洋坦然笑道。

    洪海军高声问道:“向县长,你意下如何啊?”

    向天亮冷冷的说道:“洪海军,让老狼先出来。”

    “我可以相信你吗?”

    “我不喜欢将同样的话说两遍。”

    “好,我相信你向县长。”

    “少废话,别lang费时间。”

    洪海军笑着喊道:“老郑,收起你的枪出来吧。”

    楼梯口右边那扇门,被轻轻的拉开,一个穿着皮夹克的矮个子秃顶男人,从门里走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