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695章 秘密武器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阅览室里,除了向天亮自己,周必洋、洪海军和郑明涛都傻住了。

    因为他们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向天亮右手上的枪,以每隔半秒的速度,有节奏的喷射着子弹。

    不过,他子弹飞行规迹不是直线的,而是一条条弧线,弹头不但在飞行,而且还自己在高速旋转。

    一条条弹道弧线交织成一起,组成一簇光束,象个透明的套子,瞬间便罩向了郑明涛躲藏的地方。

    大胆的不设防射击,旋转的子弹,弯曲的弹道……一下把郑明涛震住了。

    “老郑,快趴下。”洪海军惊叫起来。

    可惜晚了,洪海军的提醒,当然比不上子弹的迅速。

    旋转的子弹,乘着空档,在整堆乱椅子里乱钻着。

    “啊……”

    传来了郑明涛的惨叫声。

    得势不饶人。

    向天亮的右枪刚射完八发子弹,左手的枪又响了。

    还是旋转的子弹,弯曲的弹道……

    周必洋明白过来了,向天亮拿着挫刀挫子弹的一幕,他现在才理解了其中的意义。

    这就是向天亮的秘密武器。

    “碰”的一声,是人扑倒在地的声音。

    接着,一阵哗哩哗啦,一堆叠着的椅子,四下散了开去。

    洪海军干瞪着眼。

    他想反击,但他无暇反击,他的对手周必洋,正对着他虎视眈眈。

    尽管面对着周必洋,洪海军向来很有自信,但周必洋也是高手,高手和高手之间的差距,本来就在毫厘之间,让洪海军一边防范周必洋一边救援郑明涛,他没有这个能力。

    而向天亮的表现,更让洪海军目瞪口呆,自叹不如。

    在左枪射击的时候,向天亮的右手也没闲着,只见他右手往腰间一拍,一个弹匣从下而上飞了起来,接着将手中的枪往书桌上一磕,空弹匣已从枪上脱落,这时,飞起来的弹匣正往下而来,他看也不看,右手一抄,咔嚓一声,弹匣已装在了枪上。

    洪海军看着,心里有种绝望的感觉。

    向天亮停止了射击,嗖的坐到了书桌上,双枪随意的搁在膝盖上,“呵呵……必洋兄,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周必洋从书架后面走了出来,“洪海军,别躲着了,出来吧,给你给我一个机会吧。”

    随着桌子被推开,洪海军站了起来,“周必洋,谢谢你给我一个机会。”

    两个人相距不到十米,枪插在腰间,互相凝视着对方。

    不过,周必洋和洪海军的表情,却有天壤之别。

    有向天亮在旁边坐镇,他的从容自信,无疑是周必洋的信心的主要源泉,和刚才相比,周必洋胆气陡壮,心里更有底了。

    反观洪海军,脸惨得象张白纸,早没有了平日的冷静,几米之外的椅子堆里,郑明涛就倒在血泊之中,唇亡齿寒,他就是心理素质最好,也早乱了方寸。

    洪海军:“向县长。”

    向天亮:“不明白是吧?”

    洪海军:“不明白。”

    向天亮:“其实很简单。”

    洪海军:“请教了。”

    向天亮:“我的子弹是不规则的。”

    洪海军:“特制的?”

    向天亮:“我临时做的。”

    洪海军:“怎么做的?”

    向天亮:“真是好学啊。”

    洪海军:“可以说吗?”

    向天亮:“对一个即将死亡的人来说,我总是很宽容的。”

    洪海军:“怎么做的?”

    向天亮:“我在弹头上挫了一条弧线。”

    洪海军:“就这么简单?”

    向天亮:“当然了,不是高科技,比不上你们的白磷弹有科技含量。”

    洪海军:“他怎么样了?”

    向天亮:“快死了。”

    洪海军:“肯定。”

    向天亮:“肯定,非死即伤,中了我的子弹,血会流得很快。”

    洪海军:“这不象是君子所为。”

    向天亮:“啊……问题就在这里。”

    洪海军:“什么问题?”

    向天亮:“你们是君子吗?”

    洪海军:“不是。”

    向天亮:“我也不是君子。”

    洪海军:“噢……是小人对小人。”

    向天亮:“枪手的世界,只有一条原则。”

    洪海军:“胜者生,败者死。”

    向天亮:“你很懂嘛。”

    洪海军:“能请教你是怎么练的吗?”

    向天亮:“天赋加勤奋。”

    洪海军:“老郑说过,我也有天赋。”

    向天亮:“你是有天赋,可惜你走了邪路。”

    洪海军:“没办法,上有老下有小,想让生活变得美好一些。”

    向天亮:“愿望是好的,实现愿望的手段不敢恭维。”

    洪海军:“难道手段的好坏不可以忽略吗?”

    向天亮:“因人而异。”

    洪海军:“比方说呢?”

    向天亮:“我能,你不能。”

    洪海军:“就是因为你代表正义?”

    向天亮:“这个道理你懂的。”

    洪海军:“唉……我确实懂。”

    向天亮:“你和老狼,本来就是两路人。”

    洪海军:“不错,他杀人如麻,十恶不赦,我至少在最初犯错误的时候,有回头的机会。”

    向天亮:“纠正一下,那不叫犯错误,那是犯罪。”

    洪海军:“能帮我设想一下吗?”

    向天亮:“以你的智慧和能力,难道会想不明白吗?”

    洪海军:“一切都取决于第一次,我和老郑邂逅的那一个晚上。”

    向天亮:“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不敢有那一念之差。”

    洪海军:“是的,根本原因还在于,当时我事业上受挫,心里有股冒险和犯罪的冲动。”

    向天亮:“这世上,英雄和罪犯本就是一线之隔。”

    洪海军:“但是,当时如果我不放他走,我们也对付不了他,我和我的巡查组会伤亡惨重。”

    向天亮:“这不是关键,审时度势,应该是领导者的必备素质。”

    洪海军:“你是说,那一次我可以放他走?”

    向天亮:“打不过嘛,好汉还不吃眼前亏呢。”

    洪海军:“那问题出在后来,他后来找我,感谢我放他一马的时候。”

    向天亮:“你说对了。”

    洪海军:“枪法是他好,脑子我好使,我完全可以设计擒住他。”

    向天亮:“那你就成了英雄,至少地位不比必洋兄差,你在县公安系统可以扬眉吐气了。”

    洪海军:“可是我却和他走到了一块。”

    向天亮:“这不全是你自己的错吗?”

    洪海军:“没有和他走到一起,也就没有后来的西石桥袭警案。”

    向天亮:“更没有你负伤后被徐宇光所救,从而被他所控制。”

    洪海军:“如果,我是说如果,没有这一切,我的以后会怎样发展呢?”

    向天亮:“你想象不出来吗?”

    洪海军:“请向县长指教。”

    向天亮:“一定要吗?”

    洪海军:“是请求。”

    向天亮:“我先问你,这几年和老狼一起,你弄了多少钱?”

    洪海军:“嗯……三四百万吧。”

    向天亮:“那钱你敢用吗?”

    洪海军:“没敢大用,连家人都不知道,反而,反而成了包袱。”

    向天亮:“我再问你,你认为你有能力吗?”

    洪海军:“至少,至少在业务上,我认为自己是有的。”

    向天亮:“比张蒙和周必洋如何?”

    洪海军:“他们一个是科班出身,一个是预审高手,和他们比,我稍差一点,没有突出之处。”

    向天亮:“其他人呢?”

    洪海军:“我不比他们差。”

    向天亮:“这就对了,假以时日,你会有出头之时的。”

    洪海军:“会吗?”

    向天亮:“会。”

    洪海军:“我好象看不出来。”

    向天亮:“张蒙和周必洋都是市局看重的人,早晚要被调走,这事你知道吗?”

    洪海军:“我知道,周局在城关所和我搭班子的时候,我就听说市局要调他。”

    向天亮:“他们走了以后,还剩下谁能和相提并论?”

    洪海军:“你是说……”

    向天亮:“邵局提拨你,我是点了点头的,城关所教导员和治安大长,级别相当,地位却不一样,三五年内,周局的位置早晚是你的。”

    洪海军:“哦……我明白了。”

    向天亮:“既然你明白了,我就不再说了。”

    洪海军一脸黯然,摇摇头,惨白的脸上满是苦笑。

    终于,他把目光转向了周必洋。

    洪海军:“周局,对不起……”

    周必洋:“对不起?”

    洪海军:“我知道,三年来你心里一直放不下我。”

    周必洋:“在这以前,我不知道你就是神秘人。”

    洪海军:“但我知道,你一直在准备着。”

    周必洋:“你知道?”

    洪海军:“我知道你有秘密武器。”

    周必洋:“我承认,你小子天赋高,右手对右手,我永远赶不上你。”

    洪海军:“所以,你一直在偷偷的训练自己的左手。”

    周必洋:“他妈的……你真知道了?”

    洪海军:“当然……你想报仇来着,我不能不防吧。”

    周必洋:“没错,就是为了今天。”

    洪海军:“你有把握吗?”

    周必洋:“不会象三年前那样惨。”

    洪海军:“你双枪,我单枪,一定会是个平局。”

    周必洋:“那就试试吧。”

    洪海军:“我不想。”

    周必洋:“为什么?”

    洪海军:“你这是同归于尽的方法,我不想。”

    瞪着洪海军,周必洋大声问道:“为什么?你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