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715章 借人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电话是陈美兰打来的。

    罗正信的老婆没被说服,陈兰和杨碧巧无功而返,一个副书记,一个副县长,面子也不够大。

    向天亮听了老半天的电话,罗正信听不见,只能眼巴巴的瞅着。

    终于,向天亮收起手机,脸色凝重,朝罗正信无奈的摇着头。

    “怎么样?”罗正信急切的问。

    “不怎么样。”

    “唉……”

    罗正信一脸颓然,又开始了叹气。

    “呵呵……”

    向天亮忽地笑了起来。

    “小向,你说话啊。”罗正信瞪着向天亮。

    向天亮拿着酒杯喝了几口,“老罗,你老婆这次是动真格的了。”

    “什么条件?”

    “你猜。”

    “净身出户?”

    “嗯。”

    罗正信苦笑,“关于这个,我早就想到了。”

    “老罗,净身出户你也愿意?”

    “有什么办法?我敢不答应吗?”

    向天亮微笑着道:“两个孩子归你老婆,老宅和新房归你老婆,现有存款归你老婆,你原有的公司股份归你老婆,总之,除了你这个人,一切的一切都归你老婆,这就是净身出户,你也同意。”

    “同意,无条件同意。”

    “可是……”向天亮拖长了话音。

    “可是什么?”

    “可是,你老婆是王八吃称砣,铁了心了,除了和你离婚,让你净身出户,还要去法院告你,去市纪委告你。”

    “啊……真的,真的吗?”罗正信傻了。

    向天亮点了点头,“老罗,你老婆对孔副书记说,市纪委和市日报社之所以知道,就是她打的电话。”

    “她这是要把我往死里整啊。”罗正信胖乎乎的身体,重重的靠在椅子背上。

    向天亮用同情的目光看着罗正信,“老罗,法院的项伯梁,我帮你搞定了,报社记者明天到,我也准备好了对付办法,市纪委调查组估计后天来,我也帮你想好了对策,但是,如果你老婆这一关通不过,我可就爱莫能助了。”

    罗正信一脸苦相,“陈副书记和杨副县长都说服不了,我可是没辙了。”

    向天亮沉吟道:“老罗,你仔细想想,你老婆会买谁的面子?”

    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罗正信摇了摇头,“想不出来,我老婆是个怪人,一个筋,认死理,她要是铁了心的话,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向天亮又喝了几口酒,“那就没办法喽。”

    忽然,罗正信道:“有一个人,也许能说服我老婆。”

    “谁啊?”

    “我老婆的同学。”

    “叫什么名字?”

    “张小雅。”

    “张小雅?这名字好熟悉啊。”向天亮念叨着。

    罗正信道:“就是南河县县委书记余胜春的老婆。”

    “噢……”向天亮点着头,心道这真是巧了,余胜春是自己“铁三角”里的一“角”,张小雅和自己也有那么一点暧昧呢。

    “小向,你和余胜春书记有交情吧?”罗正信问。

    “嗯,有一点。”向天亮反问道,“老罗,你和余书记没有来往吗?”

    罗正信苦笑着说道:“惭愧,我老婆和张小雅好得不得了,可我和余胜春却没有来往,我们地位相差悬殊,我高攀不上啊。”

    “我明白了,你老婆和余书记的老婆关系密切,而你却从来没有利用过?”

    罗正信点着头道:“是啊,当初余胜春还是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时候,我也想着走动走动,可是,陈乐天县长和余胜春关系很紧张,我不想引起陈乐天县长的猜忌,所以就没想和余胜春搭上关系。”

    向天亮微微一笑,“余书记和陈县长关系紧张,你老罗当然不能夹在中间了。”

    “可惜啊,早知道有今天,当初就该和余胜春攀上关系。”罗正信又在唉声叹气。

    向天亮问道:“老罗,你明确的告诉我,余胜春书记的爱人张小雅,她真能说服你老婆?”

    罗正信肯定道:“能,一定能,我老婆朋友不多,但和张小雅的关系却好得不得了,但凡大事要事,总会找张小雅商量,今天的事情,说不定她早就打电话告诉张小雅了。”

    “呵呵……”

    向天亮笑得有点邪里邪气。

    罗正信看着向天亮,“小向,你有办法?”

    “这个么……只能说试试吧。”向天亮不置可否。

    “你真能把张小雅请过来?”

    向天亮心道,岂止是请过来,我还要把她吃掉呢。

    “老罗,我说过了,是试一试。”

    罗正信忙道:“小向,只要你帮我摆平这件事,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你让我跟陈县长翻脸,我都没有二话。”

    “老罗,你言重了,言重了啊。”向天亮客气起来。

    罗正信从包里拿出两万元钱,递到了向天亮面前,“小向,你先拿着,不够时再言语一声。”

    向天亮摇摇头,“老罗,你这样可就没意思了,你我是什么关系,把当外人啊。”

    “这……你把张小雅请过来,总不能让你费力又费钱吧。”

    向天亮略作沉吟,“老罗,要不这样吧,钱你拿回去,你在滨海大厦订一个好一点的房间就行了。”

    “小向,拜托,拜托你了。”罗正信双手连连作揖。

    向天亮心里骂道,拜托个屁啊,老子要不是看你还有点用处,早就对你落井下石了。

    罗正信的办事效率够高的,和向天亮吃罢晚饭,拉着向天亮就赶到滨海大厦订了房间,而且还订了两间,说是一间留给向天亮休息用的。

    向天亮也不客气,罗正信走后,他干脆在滨海大厦住下了。

    要找张小雅,还不能私下找,应该先告诉余胜春,让他“说服”张小雅前来滨海县一趟。

    电话一通,向天亮刚报上名字,余胜春就在电话那边笑了起来。

    “是小向啊,哈哈,我就知道你会找我的。”

    “咦,老余,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你啊?”

    “我能掐会算嘛。”

    “老余,在南河县混得还好吧。”

    余胜春笑道:“小向,你这个混字用得好啊。”

    听得出,余胜春心情舒畅,说明他这个南河县县委书记干得不赖,新的铁三角里,除了向天亮,余胜春在南河县担任县委书记,陈美兰的老公许西平正在中央党校学习。

    “哎,你真知道我找你是什么事吗?”向天亮问道。

    余胜春道:“当然知道,南河县和滨海县山水相连,甭管谁出事,一阵风就刮过来了。”

    “呵呵,那你说,我找你是什么事?”

    “你们那个县府办主任罗正信,和档案科长谢影心私下好了十二年,还生了个九八岁的儿子,现在被他的老婆发现,结果他老婆带着几十个亲戚占领了半个县委大院。”

    向天亮乐道:“老余,什么占领了半个县委大院,别说得那么难听嘛。”

    “哈哈,你们的政府楼相当于半个政府楼,我没有说错啊。”

    向天亮又问道:“老余,是不是罗正信的老婆找过嫂子了?”

    电话那头,余胜春说道:“是的,我家小雅和罗正信的老婆是老同学好朋友,好得不能最好了。”

    向天亮笑着说道:“我刚和罗正信一起吃晚饭,听他说起过你们两家的关系。”

    余胜春笑道:“是女人和女人的关系,我和罗正信可沾不上边,他是你们县长陈乐天的第一亲信,不敢跟我认亲那。”

    向天亮笑着问,“老余,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你们要保罗正信?”

    “对,主要是考虑滨海县的稳定。”

    余胜春道:“我明白了,你想堵住罗正信老婆的嘴?”

    “是的,听说只有嫂子才能做到。”

    “好象还正是这样。”

    “老余,我嫂子忙吗?”

    余胜春笑着说道:“她现在是县妇联主席,没什么实事做,一点都不忙啊。”

    向天亮一语双关的说道:“老余,那我可不客气了,借嫂子一用行不?”

    “借?哈哈,行啊,看在咱们铁三角关系的份上,我就把你嫂子借给你了。”

    “我保证完璧归赵哟。”

    “不过……”

    “不过什么,你老余不会想乘机搭个顺风车吧。”

    余胜春道:“我是那种人吧,我是说,你借人,得去找本人啊。”

    “哦,嫂子不在家吗?”

    “不在家,刚好带着妇联的一帮人下乡慰问去了。”

    向天亮道:“老余,你告诉我嫂子的联系方式,我自己联系她,好吗?”

    “她在乡下,手机恐怕打不通吧,我只知道她今天晚上住在南河县大湾乡大湾村,那里倒是离你们滨海县很近,不过,我不知道那个村有没有电话啊。”

    “老余,谢谢你了,我自己想办法联系嫂子。”

    搁下电话,向天亮起身穿衣,为防夜长梦多,他必须抓紧时间把张小雅接过来。

    早一点堵住罗正信老婆的嘴,就能更从容的应付记者和检查组。

    不过,南河县大湾乡大湾村在什么地方,向天亮不知道,但既然它离滨海县不远,邵三河说不定会知道。

    向天亮的电话,又打到了邵三河那里。

    邵三河果然知道南河县大湾乡大湾村的具体位置,听向天亮说明情况后,知道这事相当重要,不敢怠慢,便派了一辆警车过来带路。

    晚七点半,在警车的带领下,向天亮连夜驾车向南河县出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