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738章 一定有事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星期一下午,是参加市经济工作会议的报到时间。

    对于体制内的大多数人来说,开会就象是盛大的节日,不愁不烦,有吃有喝,还能窜门访友,更能乘机巴结领导,何乐而不为。

    除了还在家养伤的县委常委兼常务副县长姜建文,和留下来值班的县长助理兼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罗正信,滨海县两套班子是倾巢而出。

    开会不是打仗,用不着步调一致,一起行动,向天亮故意落在最后,两点钟后,才自己驾车,慢吞吞的出发。

    车出城关镇,向天亮在路边停下。

    等到陈美兰的车上来后,陈美兰和杨碧巧钻进了向天亮的车内,而陈美兰的车由王思菱驾驶,栽着崔书瑶先行走了,她们是乘机回家探亲的。

    杨碧巧开车,向天亮放下副驾座的靠背,啪的躺了下来。

    “小向,你好象不大高兴?”陈美兰关切的问。

    “没有啊。”

    “还是不愿意去开会吗?”

    “真不是,为了保护你不被搔扰,我会不愿意么。”

    杨碧巧笑道:“小向听说高尧还在打你的主意,能放心得下吗?”

    “呵呵……我的承包田,不劳市**人操心。”向天亮身体一动,将脑袋靠在了陈美兰的怀里。

    “不对,你心里有事。”陈美兰休察入微。

    向天亮摇着头,“真没事。”男人么,他不想让女人为自己担心。

    “真的没事?”

    “有事。”

    “什么事呀?”

    “我正琢磨着,晚上和你们两个臭娘们睡哪里呢。”

    凭白无故的两次冒出百万巨款,其中必有蹊跷,在没有眉目之前,向天亮决定不对外公开。

    这时,向天亮的手机响了。

    是市委副书记方应德来的电话。

    “方书记,您好。”向天亮一下坐了起来,将自己的身体靠在陈美兰的胸脯上。

    “小向啊,出发了吗?”方应德问。

    “方书记,我已经上路了。”

    方应德笑道:“我以为你自告奋勇的留下值班呢。”

    “呵呵……我的觉悟提高了,您不能总用老眼光看人吧。”向天亮笑着。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

    向天亮马上说道:“不过,我还是认为,一个经济工作会议,把各县区领导召集起来一个星期,实在是太过lang费。”

    “哈哈,这是一个有觉悟的干部应说的话吗?”

    “我知道,刘如坚书记喜欢开会。”

    方应德道:“不要议论领导,有时候,务虚和务实同样重要,开会也是工作嘛。”

    “那是那是……方书记,有什么内幕,您先透露一点吧。”

    方应德哈哈大笑,“又不是人事会议,能有什么内幕?你小子,唯恐天下不乱啊。”

    “一定有什么事,不然您不会打电话给我。”向天亮肯定的说道。

    “江厅长要来。”

    江厅长,就是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兼省公安厅长江云龙,他是方应德和向天亮的共同靠山。

    江厅长要来?向天亮精神一振,“方书记,江厅长要来,莫非有秘密行动?”

    方应德笑道:“哪有那么多秘密行动啊,在省常委会里,江厅长负责联系清河市,清河市这么重要的工作会议,他当然要来出席了。”

    这倒也是,但向天亮不相信江云龙仅仅是出席市经济工作会议,公安厅长参加经济工作会议,总显得有点不伦不类。

    “方书记,江厅长几时到,住什么地方?”

    “晚饭前到,住市委招待所三零一号房间,你也别多想了,江厅长还怕你不来开会呢,记住,晚上七点半,江厅长要见你,有什么事情,到时候你自己问他吧。”

    向天亮关了手机,重新躺了下去,“陈姐,你听出什么了没有?”

    “你听出什么来了?”陈美兰反问道。

    “一定有事,而且是大事。”

    “这么肯定呀?”

    向天亮道:“方书记也太小看我了,虽然我政治经验不多,但论察颜观色,我可以做方书记的师傅,就他刚才一番话,我仅仅分析字面语句,我就知道有事,而江厅长要见我,一定不是小事情。”

    “江厅长找你,一定又是动刀动枪的事吧。”陈美兰担忧道。

    向天亮不以为然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我五叔向云秋给我算过命,我至少能活到八十四岁。”

    陈美兰笑道:“八十四岁就是高寿了。”

    “咯咯……对男人来说,六十岁还能那个,还是做男人好呀。”杨碧巧也笑起来。

    “哪个‘那个’啊?”向天亮笑问道。

    “那个就是那个呗。”

    向天亮乐道:“活菩萨许贤峰五十八岁了,还霸着三个女人,日夜的操劳,以我向天亮的功夫,起码要干到八十岁吧。”

    “嘻嘻……你还真把自己当神仙了。”陈美兰笑道。

    杨碧巧也笑,“咯咯……百花组,百花组,你真想整一个加强连呀。”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努力嘛。”

    “咯咯……清河市的美女们要遭殃喽。”

    一路说说笑笑,桑塔纳轿车载着一男二女,顺利的进入清河市区。

    车刚拐入中山路,一辆警车驶来,超过向天亮的车后,在路边吱的一声停下了。

    向天亮认得,那是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长郭启军的专车。

    嘱咐两个女人几句,定好见面的时间后,向天亮下车,走几步钻进了郭启军的车。

    警车上只有两个人,除了坐在后座的郭启军,开车的是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肖剑南。

    “两位大局长,你们这是想干什么,准备劫道啊?”

    郭启军笑了笑。

    肖剑南骂道:“臭小子,你一个穷光蛋,我劫你个屁。”

    “他妈的。”向天亮毫不客气,“肖剑南,你少打我的主意,我是来开会的,经济工作会议,我不管你们的屁事啊。”

    郭启军微微一笑,“小向,这回的屁事你非管不可。”

    “啥屁事,我为什么要管?”

    “江厅长吩咐的事。”

    向天亮吃了一惊,“这么说来,江厅长已经到清河市了?”

    “果然聪明。”郭启军淡淡一笑,“今天上午,方书记和我都接到省公安厅的电话,通知说江厅长下午五点到,一个小时前,我接到江厅长电话,他应该也快进入污河市区了。”

    向天亮听了,心说果然有事,“我们现在去哪里?”

    “市警备区。”肖剑南道。

    半个小时以后。

    市警备区,司令方成军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坐着省公安厅长江云龙、市警备区司令方成军、市公安局长郭启军、市公安局政委周台安、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肖剑南。

    当然,还有滨海县副县长向天亮。

    江云龙道:“据可靠情报,在近期,将有一艘国际走私船通过清河海域附近,或者,将会在清河海域某处停靠或卸货,什么时候,什么船,什么国籍,什么人,等等,我们都不知道。”

    方成军问道:“**,你这是哪来的情报,不就是一句话吗?”

    “部里的绝密情报,目前,只能是我们在座的几位知道。”

    “那你就吩咐吧,让我们干什么?”方成军是个急性子。

    江云龙笑道:“老方,你急什么啊。”

    方成军埋怨道:“**,你每次干事都不带上我,这次我可不同意。”

    点了点头,江云龙说道:“这一次行动采取两步走的方案,先单兵作战,后人海战术,老方,你和郭启军负责的是后一步的行动,你们给我准备好了,别到时候掉链子。”

    说着,江云龙站起身来,看着肖剑南道:“剑南,这前一步的行动,之所以叫单兵作战,是因为你要担负重大责任,你记住了,这次是部长亲自点的将,这出戏你要唱好了。”

    肖剑南嗖的站了起来,“请领导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江云龙摆了摆手,示意肖剑南坐下,然后继续说道:“这个情报不一定准确,那艘国际走私船如果只是路过你们清河海域,那就没你们什么事,如果在你们清河海域停留或卸货,那你们就得把它截下来。”

    郭启军问道:“既然是国际走私船,那船上的人一定是外国人,我们应该怎么处理?”

    江云龙冷冷的说道:“没什么好商量的,只要是在我领海之内,你们想怎么干都行。”

    方成军笑道:“**说得对是,抓活的没有用,折腾几下还是得放人,不如毙了痛快,省得以后有人步其后尘。”

    “你们还是要内紧外松,别暴露了我们的战略意图。”江云龙踱到墙边,看着《清市河地图》说道,“当然,对一些要点,特别是一些容易登陆的地点,你们要事先作好部署,老方,我建议你的海防部队和市公安局、武警部队联合组成机动突击队,以防对方出其不意。”

    郭启军道:“江厅,这事交给我负责吧。”

    江云龙点点头,看着向天亮道:“小向,你怎么不说话?”

    “啊,你没问我啊。”向天亮急忙站了起来。

    “我们没让你不说话吧?”江云龙笑着问道。

    “呵呵……你们领导说话,我敢插嘴吗。”向天亮笑道。

    意味深长的笑笑,江云龙双手背在身后,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

    “向天亮,你小子不尊重领导,我罚你开车,送我到你们市委招待所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