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739章 最后一班岗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驾驶的是一辆挂着军牌的轿车。

    轿车从市警备区回到市区后,并没有去市委招待所,而是在街上慢驶起来。

    “小向,现在还经常带着枪吗?”车后座的江云龙问道。

    “没地方存枪,只能带在身上了。”向天亮应着,眼睛看了看后视镜。

    江云龙唔了一声,“你往后面瞅啥,象个菜鸟似的,这是军车,没人跟踪的。”

    向天亮笑了笑,“后面有人。”

    “你看到了?”

    “我猜的。”

    “谁?”

    “余中豪。”

    “为什么是他?”

    “清河有事,他这个清河出去的省刑侦总队代理总队长不可能不来。”

    江云龙笑了,“聪明,他在暗处,肖剑南在明处。”

    向天亮呵呵笑道:“您老也真是的,乱点鸳鸯谱。”

    “怎么啦?”

    “本来么,余中豪适合在明处,肖剑南适合在暗处。”

    “哈哈,这倒也是,你看得很准嘛。”

    “清河双杰,并肩作战才能发挥威力,一加一大于二。”

    江云龙嗯了一声,“你和那个邵三河也干得不赖,老狼的案,拨出罗卜带出泥,还顺手揪出了两个警界败类。”

    向天亮不好意思的一笑,“那个案子其实还留着尾巴。”

    江云龙哼道:“我听邵三河说了,为了你所谓的政治需要,你放虎归山了。”

    “呵呵……下不为例,下不为例么。”

    “但愿你不会养虎为患。”

    向天亮陪着笑脸,“我不是警察,考虑问题的角度有所不同。”

    “哟,向副县长,我听着怎么有点政客的味道了。”江云龙讥道。

    向天亮一脸无奈,“一面为您当司机,一面听您的讽刺,有我这样的政客吗?”

    “哈哈……还知道羞耻,说明良心未泯嘛。”

    向天亮索性道:“领导,我闻出味道来了,您没安好心啊。”

    “哦,我怎么没安好心了?”

    “这一次,您还得用我。”

    江云龙唔了一声,忽地沉默了。

    向天亮一边慢慢的驾着车,一边静静的等着,他通过后视镜,看到了江云龙凝重的脸色。

    “你比余中豪和肖剑南更适合当警察,但你有一个更狡猾的头脑,当你发现当警察会身负一生的紧张和危险时,选择了另一条人生道路,因为象你这样特殊的人才,一旦当了警察,将会注定与死亡相伴一生,于是你狡猾的选择的回避。”

    “领导,中途改变自己的人生目标,也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

    “所以,你偶尔打打短工过把瘾。”

    “所以,这一次你还得用我。”

    江云龙笑了笑,望一眼车外吩咐道:“把车开到清河江边去。”

    军车停在了清河江边。

    江云龙下了车,径自走上防洪堤,在最高处坐下。

    夕阳西下,清河江一如既往,静静流淌。

    沐浴着一天里最后一抹阳光,江云龙向向天亮要了一支香烟,向天亮急忙双手挡风,为江云龙点上火。

    江云龙惬意的吸着烟,“小向,烟酒不分家,你也点上吸着嘛。”

    “那……那我不客气了。”向天亮也迫不及待的点上了一支烟。

    “哈哈……你小子几时学会客气了?”

    “我对敌人是不客气的。”

    江云龙一楞,“臭小子,你把我当敌人了啊。”

    向天亮呵呵一笑,“说实话,没见过您这样办事的,既要马儿跑,却拉着缰绳不放。”

    “什么意思?”

    向天亮道:“您自己听听,‘据可靠情报,在近期,将有一艘国际走私船通过清河海域附近,或者,将会在清河海域某处停靠或卸货,什么时候,什么船,什么国籍,什么人,等等,我们都不知道’,您这是什么情报?还是部里的情报,我看分明是藏着掖着了。”

    江云龙高深莫测的笑了,“那你说说吧。”

    “以我看,您是藏着掖着了百分之九十的情报内容。”向天亮强调了一句。

    “你说,来干的,别整虚的。”

    向天亮略作思考。

    “根据您提供的情况,我可以猜测,第一,确实有一艘国际走私船将通过清河海域附近,第二,这艘国际走私船是什么时候,是什么船,什么国籍,是什么人,确实不知道,第三,接货人肯定是省内人,而且背景深厚,第四,这艘国际走私船肯定在清河海域上岸,第五,这艘国际走私船上装的货肯定是军火。”

    江云龙看着向天亮,“第三第四第五,你一连三个肯定,好家伙,有的连我都不知道,你倒下起结论来了,有你这样办案的吗?”

    “呵呵……”

    “笑啥?”

    “呵呵……”向天亮捧腹大笑。

    “臭小子。”江云龙踹了向天亮一脚。

    “露馅了吧,露馅了吧。”向天亮笑着说道,“我三个肯定,有的连您都不知道,这就说明,有的您是知道的,呵呵……您这叫,这叫……”

    “叫什么?”

    “不打自招呗。”

    “哈哈……臭小子,你想套我啊。”

    “领导,我,我没猜错吧?”向天亮笑问道。

    “不说这事了。”江云龙摆了摆手,吸了几口烟,扔掉了烟头。

    向天亮迟疑了一下,“领导是不让我参与了?”

    江云龙道:“毕竟你不是警察嘛,该让你参与的时候,余中豪或肖剑南会来找你的,记住,是余中豪或肖剑南,而不是其他人,方成军和郭启军都不行,这段日子,你该干就干啥,一切照旧。”

    “是,我明白了。”

    江云龙又看了向天亮一眼。

    “小向啊,这次叫你过来,主要是谈另一件事。”

    “另一件……什么事啊?”

    江云龙微笑着说道:“我这次来清河,表面上是出席市经济工作会议,但我的主要精力,还是在刚才说的案子上,因为这是我在东江省任上的最后一项工作,就算是站好最后一班岗吧。”

    最后一班岗?向天亮楞住了。

    “领导,您……您要调走?”

    “是的。”

    “定……定了?”

    “定了。”

    “您去哪儿?”

    江云龙淡淡的一笑,“我么,一出校门就跟罪犯打交道,都快三十五年喽,当然是继续干老本行了。”

    “往上,往上升吧?”向天亮陪着小心问道。

    “中央政法委和公安部,有意整合京城的几所所属院校,以你就读过的警官大学为基础,成立中央政法大学,中央有关领导征求咱们老师易祥瑞的意见,他老人家推荐我出任中央政法大学首任校长兼党委书记。”

    向天亮噢了一声,闭上嘴不说话了。

    “怎么,失望了?有点意外?”江云龙问道。

    “没什么……我本来以为,以为您会去京城当副部长呢。”

    江云龙笑道:“政法大学校长也是副部级嘛,当然了,不如当副部长风光,也不如现在有实权,但是,正象咱们老师易祥瑞说的那样,桃李满天下,那也是人生的另一道风景线。”

    “您算是接上老师的班了。”

    向天亮心里嘀咕起来,江云龙调离东江省,自己最大的靠山没了。

    仿佛看穿了向天亮的心思,江云龙拍了拍向天亮的肩膀,“你啊,也别太担心,以后有事,照样可以找我嘛。”

    “那是,那是。”向天亮心里嘀咕,你们远在京城,远水不解近渴,我一个小小的副县长,怎么可能动不动的向京城搬救兵呢。

    大树底下能乘凉,大树迁走了,不好再乘凉了。

    向天亮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了。

    “怎么,怕没人罩着你了?”江云龙低声笑问。

    向天亮勉强的笑了笑,“靠山尚在,可惜远矣。”

    “京城的子弹打不到清河?”

    “是啊,山高皇帝远么。”

    江云龙又是淡淡一笑,看看手表起身,向天亮急忙扶起。

    “小向,只要你堂堂正正,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就没什么好害怕的,什么是靠山?组织才是最大的靠山。”

    向天亮心道,组织才是最大的靠山?这简直就是一句套话,组织是由人组成的,归根到底,靠山不还是人么。

    “领导,您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向天亮搀着江云龙往回走。

    “小向,我和你们的市委副书记方应德,对你有一个基本的评价,屹今为止,你做的事基本上都是对的,但是,做事的方式有欠考虑,总的来说,世上有三种做事方式,一种是只既讲过程又讲结果,一种是不讲过程不讲结果,一种是讲过程不讲结果,一种是不讲过程只讲结果,你的做事方式,太过偏重于第四种。”

    “我一定改正,一定改正。”

    江云龙继续说道:“你我师出同门,做事方式或多或少有点相似之处,你的缺点我也有,坦率说,你比我偏得厉害,因为你天赋比我强得多,做事难免更倚重于自己的直觉,咱们的这个缺点,在刑侦这个行业里是个优点,但在你现在的岗位上就是个缺点,甚至是致命的缺点,总之,你只要在这方面加以改正,日后必将大有作为。”

    “谢谢领导,我记住了。”

    顿了顿,江云龙点头笑道:“有空去省城,你可以去拜访一下李书群,新来的省委常委兼常务副省长李书群。”

    向天亮应了一声,心里牢牢记住了李书群这个名字。

    刚把江云龙送到市委招待所,向天亮的手机就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