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743章 请君入瓮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的计划,既简单,又巧妙,他自己命名为李代桃僵。

    李代桃僵,既是成语,也是兵法三十六计之一,僵者,枯死也,李树代替桃树而死,原比喻兄弟互相爱护互相帮助,后转用来比喻互相顶替或代人受过,该成语出自南宋郭茂倩的《乐府诗集?鸡鸣》:“桃在露井上,李树在桃旁,虫来啮桃根,李树代桃僵,树木身相代,兄弟还相忘。”此计用在军事上,指在敌我双方势均力敌,或者敌优我劣的情况下,用小的代价,换取大的胜利的谋略,很像象棋中的“舍车保帅”战术。

    具到到计划里,就是用高尧代替向天亮,用焦春代替陈美兰。

    晚七点三十分的时候,经过一番乔装打扮的焦春准时到了。

    三零一号房间是向天亮预订的,当然用的是化名,他不想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服务员早就得到了预告,向天亮向她交待了一男一女两个名字,只要问到三零一号房间,女的问就报男的,男的问就报女的。

    焦春报上向天亮预告的男性名字后,服务员将三零一号房间的钥匙交给了她。

    每一步都按照向天亮交待的做,焦春显得很是“老实”。

    这不是向天亮的计划多么巧妙,说巧妙,是他自己吹的。

    也不是焦春多么的笨,实在是她对向天亮念念不忘,他的那个它给她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一个理智被感情淹没的女人,很容易钻进向天亮设下的圈套。

    三零一号房间的隔壁就是三零三号房间。

    焦春进了三零一号房间后,三零三号房间这边的一男五女立即闭上了嘴巴,木板墙的隔音效果不好,不能在这个环节上出事。

    桌上的那黑白台电视机是有用的,向天亮在三零一号房间装了摄像探头,那边的具体情况,三零三号房间里的一男五女,可以通过黑白电视机看得清清楚楚。

    焦春从进房到上床,整个过程都是开着灯的,直到她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上床后,才叭的关掉了电灯。

    时间到了七点五十五分了。

    三零三号房间的一男五女,六个脑袋凑在一起,除了向天亮,都在盯着那台黑白电视机。

    杨碧巧低声道:“我不相信他们会上钩。”

    “他们会上钩。”向天亮很肯定。

    陈美兰笑着说,“那你一定施了魔法。”

    “嘿嘿……我是施了魔法。”向天亮很得意。

    “什么魔法?”朱琴问道。

    向天亮一脸坏笑,“对症下药。”

    崔书瑶抿嘴窃笑,“小向,看焦春急不可耐的样子,用不着对症下药吧。”

    向天亮一本正经,“同志们,我们不能袖手旁观,一边看戏,一边帮忙,何乐而不为呢。”

    王思菱低声笑道:“秘密全在那洗澡水里。”

    “你怎么知道的?”崔书瑶问道。

    王思菱笑着说:“红星旅馆是我妈和她几个朋友开的,我当然知道怎么帮助小向了。”

    “那你快说说,洗澡水里有什么秘密?”崔书瑶催道。

    “旅馆的热水糸统,是每个房间都有一根单独的供水管子,按照小向的要求,我在三零一号房间的供水管子上加了一个阀门,阀门上接了一个小水泵,通过小水泵,可以把小向交给我的药压送进管子,通过水流送到三零一号房间的浴室里。”

    “什么药呀?”

    “这你得问小向。”

    “那药能起什么作用呢?”

    王思菱笑着说道:“这还用说吗,据小向说,这种药能让人发疯发狂,能让人拚命的投入,直到筋疲力尽,高尧人称高翘,焦春人称**,高翘遇**,一定有好戏,咱们不栽刺只利花,当然要为他们添把火了。”

    朱琴叹道:“也只有咱们的向天亮大坏蛋,才会想出这么坏的招数呀。”

    八点到了。

    从黑白电视机里,可以看到高尧的影子,他真“听话”,也来得很准时。

    向天亮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好戏开锣。

    一切都按“剧本”的设定在上演。

    请君入瓮,君已入瓮。

    目的已经达到,过程就不再重要了。

    向天亮带着五个女人离开了红星旅馆。

    ……

    第二天,上午,市经济工作会议开幕式之后。

    市长高尧派出秘书,把向天亮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秘书离开后,高尧坐在那里,盯着向天亮看了许久。

    “干得漂亮。”

    “其实有点下作。”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但是,比起你的行为,我没有做错。”

    “上次你给我下了药,这次你也给我下了药吧。”

    “有病的人,当然需要用药。”

    “上次的药,让我两个多月不能行人事,这一次的药,要祸害我多少时间?”

    “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什么表现?”

    “我现在一点也体会不到谈话的乐趣。”

    “……好吧,坐下说。”

    “谢谢。”

    向天亮终于坐到了沙发上。

    高尧的一肚子火,总算被勉强压住了。

    看到高尧径自点上一支烟,向天亮笑了笑,也跟着点上了一支烟。

    昨天冕上,高尧经历了疯狂的一夜,直到今天早上醒来,他才发现怀里的女人,不是自己心仪已久的陈美兰,而是市人民医院的医生、市民政局局长高兴的老婆焦春。

    高尧知道自己被耍了。

    而这个耍他的人,只能是滨海县的那个小混蛋向天亮,别人不敢,也干不出这样的事来。

    清河自古出美女。

    但不是所有的美女都能出名。

    八十年代初,清河的文化教育界曾流传着一个关于美女的说法,有好事者还评出了所谓的“清河三大美女”。

    这三位美女当时的身份分别是,市越剧团副团长柳清清,市第一中学语文教师林霞,市文化局办公室副主任陈美兰。

    十余年过去了,三大美女都已人到中年,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高尧就喜欢成熟的女人,关于这一点,倒和向天亮的口味差不了多少。

    堂堂的一市之长,玩几个女人不算大事,而既然要玩,当然是美女中的美女了。

    可惜,高尧来到清河以后才发现,三大美女个个都不大好“吃”。

    第一美女柳清清,虽然是名花无主,但据可靠消息,她是向天亮公认的干姐姐,有一个胆大包天的干弟弟,一般人不敢染指,更何况还有两个重要的因素,一是她和向天亮的关系暧昧,二是她有个“桃李满清河”的父亲,对高尧来说,他是不想沾惹柳清清。

    第二美女林霞,清河一中的副校长,不但也是“名花无主”,而且身无背景,本来是最容易下手的,但又是向天亮从中作梗,竟把她带到滨海县去了,高尧有权把她调回污河,但强扭的瓜不甜,高尧把林霞当成了“备胎”。

    第三美女陈美兰,才是高尧的最爱。

    最不容易得到的,才是最珍贵的,高尧可以忘了柳清清,可以暂时放弃林霞,但就是放不下陈美兰。

    吸引高尧的,还有陈美兰的特殊身份,这个女人不但漂亮,而且聪慧过人,受过良好的教育,有从政的潜质,她不但是个县委副书记,而且她丈夫许西平是市财政局局长,从中央党校出来后,肯定还会往上进一步。

    许西平现在是市委书记刘如坚的人,如果能得到陈美兰,就可以挖到许西平,等于是在市委书记刘如坚的墙脚下挖了一个大洞。

    又是这个可恶的向天亮,再次坏了高尧的好事。

    “小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向天亮笑道:“对不起,我能先问你一个问题吗。”

    “可以。”

    “今天的谈话,你是以市长的身份吗?”

    “不是。”

    “男人的身份?”

    “对。”

    点了点头,向天亮说道:“我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一个承诺。”

    “承诺?什么承诺?对谁的承诺?”

    向天亮道:“我对许西平的承诺,据我所知,他知道你对陈美兰有意思,所以,他在去中央党校之前,特别嘱咐我保护他的妻子陈美兰,我答应他了,因此当然要保护陈美兰不被任何人搔扰。”

    高尧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小向,据我所知,你和许西平不是朋友吧?”

    向天亮点着头道:“高市长,朋友一词,我理解为两个意思,的确,我和许西平不是朋友,道不同不相与谋,他紧跟刘如坚书记,我却站在方应德副书记一边,所以,我和他不是朋友,但是,我和陈美兰在市建设局一起工作过,我们有过不错的合作,因为陈美兰的关系,我和许西平也有了私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和许西平应该算是朋友。”

    高尧哦了一声,终于微微的笑了,“小向,你说得蛮有意思的嘛。”

    “有意思吗?”向天亮笑着问。

    高尧笑着点头,“太有意思了,照你的说法,你和许西平的关系是亦友亦敌,既是敌人,又是朋友,真的太令人难以想象了。”

    “高市长,这难道……这难道不可以吗?”向天亮反问道。

    看着向天亮,高尧微笑着问道:“小向你说,我和你,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

    “这个么……”

    “怎么,我不够资格吗?”

    向天亮呵呵的笑了起来,“高市长,你真想做我的朋友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