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759章 传说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从小旅馆溜出来,坐上自己开来的车,准备迅速的离开。

    可是,车刚开出不远,向天亮就猛的踩住了刹车。

    轿车的后座上,突然坐起来一个人,向天亮被吓了一跳。

    “呵呵……别紧张,往前开吧。”

    “老黎,怎么是你啊?”

    是县公安局政委黎明。

    向天亮定定神,脚一松,让车重新行驶起来。

    “我说老黎,你老人家够神出鬼没的啊。”

    黎明笑道:“无巧不成书,是你撞到我枪口上来的,呵呵……”

    “怎么回事?”

    “第一巧,我今天上午轮休,不用上班,第二巧,这间小旅馆是我家老伴和我家宝贝女儿开的,第三巧,我家宝贝女儿去中阳市看她男朋友去了,我家老伴命令我来帮忙,第四巧,你开的这辆车是我家宝贝女儿的,它花光了我们家所有的积蓄,第五巧,我家宝贝女儿和南北茶楼老板戴文华的两个宝贝女儿是同学,她喜欢把车停在戴文华家的院子里,第六巧,你正好开了我家宝贝女儿的车,第七巧,我正要回家,正好看见了我家宝贝女儿的车。”

    向天亮听得乐不可支,“我说老黎啊,你别再说了,我被你活捉了,我投降还不行吗?”

    “小向,把车开到我家去,你去过那里,知道路的。”

    黎明五十多岁,是土生土长的滨海城关镇人,家在小南河北岸,一条幽静的小巷里。

    虽然文化不高,半路出家,业务上又不甚精通,但黎明在县公安系统内还是颇受尊重的,这与他的为人有关,因而在县公安局第二把手的位置上坐得稳稳当当的。

    进屋直接进了书房,黎明又是关门闭窗,搞得有点紧张。

    “老黎,你至于这样吗?”向天亮笑着,不请自坐。

    完成了泡茶递烟点烟,黎明这才坐下,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小向,你自己应该明白了吧。”

    点了点头,向天亮道:“我和老邵已经知道了。”

    “出事了?”

    “老黎,你是怎么知道的?”

    黎明点着头道:“咱们滨海历来是怪事多,可这两天是特别多,第一怪,歹徒公然袭击公安局和公安局领导,第二怪,市局公然越俎代庖,第三怪,县公安局第一把手被公开架空,第四怪,受害人刚脱离生命危险,还躺在医院里,却被软禁起来了,第五怪,市局特警大队不帮忙追捕罪犯,却在外围朝天胡乱开枪,第六怪,堂堂的县长和公安局长公然受到盯梢跟踪,第七怪,赶鸭子上架,外行充当内行,不会破案的公安局政委竟当了专案组副组长……”

    向天亮微笑着说道:“先来七个巧,再来七个怪,老黎,你心里跟明镜似的啊。”

    “上面……上面在查你和老邵?”黎明问道。

    “内查。”

    “我看出来了,肖剑南是你和老邵的兄弟,让他来查你,就是自己人查自已人,这说明是自己人对你们不放心,而之所以不放心,是因为有人瞄上了你们。”

    “老黎,你说得一点都不错。”向天亮点着头。

    “问题大吗?”

    向天亮笑了笑,“天知道地知道,鬼也知道。”

    黎明摇着头道:“我不担心你和老邵,说你们有错误我相信,说你们有问题,打死我也不信,我担心的是另一个方面。”

    “哪一个方面啊?”

    “我担心,好不容易开创的团结局面,要被活活的破坏了。”

    “有你老黎在,这支队伍散不了。”

    “我?我算几斤几两啊,让我进专案组,不过是为了堵住大家的嘴而已。”

    向天亮问道:“你看出苗头来了?”

    “张蒙。”

    “他怎么了?”

    黎明说道:“张蒙告诉我,他被肖剑南委以了重任。”

    “这我知道吧,张蒙和你一样,都是专案组的副组长嘛。”

    “这是表面现象。”

    “哦,张蒙还说什么了?”

    黎明道:“昨天晚上的追捕行动结束后,我在值夜班,张蒙特意留下来和我谈了好久,听得出,他在试探我,试探我对你和老邵,以及肖剑南的态度,后来他终于说了出来,肖剑南在调查你和老邵,而且,他张蒙已经同意,协助肖剑南调查你和老邵。”

    向天亮轻吁了一口气,“这么说,张蒙终于投靠肖剑南了。”

    “这话我有点不明白。”黎明微笑着说道。

    “老黎,你这是明知故问。”

    黎明笑道:“你们和肖剑南是一条船上的人,张蒙这么做,只能说是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罢了。”

    “算了,不谈这事了。”向天亮挥了挥手。

    “呵呵……也是,人各有志嘛。”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怪不得人家啊。”

    黎明问道:“事情严重吗?”

    “怎么说呢,如果只是自己人查自己人,就好比右手打左手,没什么事,可是,如果是别人来查,小问题也会整出大问题来。”

    “哦,我明白了,一定是和那个传说有关。”黎明点着头道。

    “传说?”

    向天亮顿时警觉起来。

    黎明这个人,和市公安局政委周台安一样,是个有名的老好人,也就是说,他的立场不明,他能和前任局长王再道相处得亲如一人,也能和现任局长邵三河成为知己。

    这样的人,能和他说真话吗?

    再说了,他说的“七个巧”,真的都是巧合吗,这世上哪来那么多的巧合?

    人心隔肚皮啊。

    黎明看出了向天亮脸上的表情变化,笑着说道:“小向,你在怀疑我吧?”

    向天亮一怔,心说果然姜是老的辣啊,“老黎,我有个特点,你知道吗?”

    “什么特点?”

    “怀疑一切。”

    “包括我?”

    “更包括我自己。”

    “噢……呵呵……”黎明一拍自己的脑袋,笑着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的想起来了,老邵曾跟我提起,说你是个怀疑论者。”

    向天亮笑道:“老黎,对不起啊。”

    “不不不,是我应该说对不起,我不该瞎问。”

    “不,我愿意你问我。”

    “真的?”

    “当然,你不问我,我不走了,你还得管我吃喝。”

    黎明笑道:“那好,我可就问了啊。”

    “你说的那个所谓的传说?”

    黎明点着头道:“这件事憋在我心里好久了,我一直想问但没敢问。”

    “好吧,你说吧,如果我知道,我一定回答你。”

    “有这样一个传说,在某一个晚上,常务副县长姜建文家里,发生了保险箱被盗案,保险箱里有两样东西被盗,一是书稿,据说这本书稿是现任县委宣传部长卢海斌,在当年参与建设滨海水库二期工程建设时所写,因为小说里写了不少很不健康的内容,所以卢海斌不敢示人,但又不舍得扔掉,以至于后来被姜建文借去,并扣下不还,姜建文以此要挟卢海斌,并从中取得了不好处,卢海病一直想拿回自己的书稿,但慑于姜建文的yin威,不敢开口要回,直到那天晚上,你把书稿还给了他。”

    向天亮微笑着,“老黎,你继续说下去。”

    “这个传说的第二个部分,是说你和老邵,或者还有杜贵临,说你们三个潜入姜建文的家里,是你们中的一个打伤了姜建文,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你们在盗取了书稿的同时,还拿走了保险箱里的巨款,据说这笔巨款有数百万之多,最终被你们三个所瓜分……”

    向天亮笑着问道:“老黎,你的这个传说,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一部分是早就听说了的,一部分是张蒙说的。”

    向天亮咦了一声,“张蒙说的?”

    “对。”黎明点着头道,“也就是说,他们正在调查你和老邵的主要内容,就是这个传说。”

    向天亮微笑起来,“这么说,是张蒙故意说给你听的,他希望通过你,告诉我和老邵。”

    “我想也是这样的。”黎明笑道。

    可向天亮心里却说,说不定也是张蒙让黎明来试探的呢。

    “老黎,你相信这个传说吗?”向天亮问道。

    “既相信,也不相信,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

    “为什么呢?”向天亮问道。

    黎明笑着说道:“这还用说吗,无风不起lang,传说不可能没有一点根据,否则怎么叫传说呢,但是,传说毕竟只是传说,其中的水分,其中的杜撰部分一定占相当一部分或绝大部分。”

    “老黎啊,你认为这个传说里,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呢?”向天亮在笑,笑得还有点坏。

    “呵呵……传说是真是假,多少真多少假,哪些真哪些假,应该问你和老邵嘛。”

    黎明在试探,至于他为什么要试探,是为了自己,还是受人之托,向天亮还不知道。

    沉默了一会,向天亮看着黎明,“老黎,你能耐心的等几天吗?”

    黎明呵的笑着,“我是多嘴了,毫无必要的关心,你千万不要在意啊。”

    “不,过几天我会告诉你的,一定。”

    “是吗?那好,我等着了。”

    黎明的出现,决不是偶然。

    离开黎明家,向天亮还是大惑不解,他为什么要冒出来呢?

    等几天,可惜,向天亮错误的估计了形势。

    他不知道,他在动,对手也在动,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