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760章 铁三角不太铁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该来的终究要来,只不过来得太快,有点出乎向天亮的意外。

    整整两天,向天亮没有出门,窝在百花楼自己的家里花天酒地。

    而邵三河却去了清河继续开会,这是他和向天亮之间的约定,为的就是了解和掌握清河那边的动向。

    向天亮才懒得去开会,与其听那些夸夸其谈,不如在女人身上找点灵感。

    坏消息不断的传来,消息不大不小,不痛不痒,却足以震撼向天亮平静的内心。

    先是县委宣传部长卢海斌,被市纪委找去谈话,谈话内容不详,虽然是例行公事,人也回来了,但向天亮明白,真正的对手出现了。

    接着是县委办公室高永卿,他也是被市纪委请去的,和卢海斌只在市纪委待了三个小时不同,他在市纪委滞留的时间超过了一个白天。

    然后是县纪委书记徐宇光,他是被省公安厅厅长江云龙“请”去的。

    就在江云龙和徐宇光“谈话”之后不久,江云龙回省城去了。

    余中豪还留在清河,肖剑南也是,还赖在滨海似乎不走了。

    向天亮隐隐的感到,这是一个明显的信号,江云龙离开清河前后,没再和自己联系,余中豪和肖剑南也没有“搔扰”自己,这表明,江云龙似乎认定自己真有问题,要“放弃”自己了。

    任何最高等级的秘密,都会慢慢的发酵,最终露出蛛丝马迹。

    滨海县的空气里,都散发着诡异的味道。

    仿佛商量好了似的,没有人再来找向天亮,包括百花组里的女人们。

    只有一个人除外,他就是向天亮的秘书丁文通。

    轿车在晋川镇通往城关镇的公路上缓缓行驶。

    开车的是丁文通。

    丁文通一边开车,一边不时的瞟几眼车后座的向天亮。

    向天亮觉察到丁文通在瞅他,但他没有理会丁文通,而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车窗外的田野。

    田野里,春意正浓。

    真正的春天来了。

    春在田畴,松软的泥土散发着清新湿润的气息,冬憩后醒来的麦苗儿精神焕发,展现出一派蓬勃盎然的生机,渠水欢唱,如母亲的ru汗,与土地和麦苗的血液水ru交融,春在河畔,碧波清荡,鱼虾畅游,蛙鼓抑扬弄喉嗓,柳丝婆娑舞倩影,阳光水波交相辉映,洒落捧捧金和银,春在天空,燕语呢喃,蝴蝶翩跹,风筝高飞,浓浓春意弥漫洁白的云朵间,甜脆笑声穿梭浩渺九天,春在果园,红杏流水,桃花漫霞,梨树飞雪,蜂蝶追逐喧嚷,酝酿生活的甘甜和芬芳。

    就连那马路两旁人行道上的树木,不久以前,它们还是光秃秃地兀立在寒风中,现在也都绽出了嫩芽,披上了绿装,兴高采烈地迎着行人,倾吐着浓郁的春天气息。

    “领导,回家还是去县委大院?”

    县委和县政府两套班子都还在清河开会,现在是群龙无首,乱糟糟的,去了也没有意思。

    “回家。”

    车在百花楼院子里停下。

    向天亮没有马上下车,反而点上一支烟吸起来。

    “领导。”

    “文通,这辆车是公安局政委黎明的私家车,待会你去加满意,把车还了。”

    “是。”

    “还有,我办公室的文件,你帮我整理一下,该归还机要室的,你帮我还了。”

    “可是……”

    向天亮先骂了声“他妈的”,然后笑着说道:“你小子想在我面前装啊,还嫩了一点。”

    丁文通不好意思的一笑,“领导,我就知道瞒不过你。”

    “你和肖凯歌是好同学好朋友,肖凯歌肩负重任,回到清河,说他不主动联系你,打死我也不信,而以你的能力,只要肖凯歌一说话,你就能听出他是来干什么的。”

    丁文通小声说道:“是的,他说这次下来,是陪着余中豪总队长调查你的。”

    “你们见过面了?”

    “没有,他在清河,是电话里告诉我的。”

    “哦,你相信他的话吗?”

    “我相信。”

    “呵呵……这才是大实话啊。”

    丁文通笑着说道:“他只是提醒我,倒没有说些让我和划清界线的话。”

    “这正是我要和说的。”向天亮提高了说话的声调。

    “领导,你请说。”

    向天亮端起脸道:“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你要好自为之了。”

    “领导放心,我早想好了应对之策。”

    “是吗?”

    “不过,我现在不想告诉你,我想让你看。”

    “呵呵……好吧,我不说再见,只说滚蛋。”

    向天亮跳下车,拍拍屁股,再挥挥手,留给丁文通一个背影。

    对丁文通,向天亮还是放心的,这小子的精明超乎常人,做人行事有自己的底线。

    向天亮相信自己的眼光,象卖主求荣之类的事,他是不会干的。

    更何况,向天亮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丁文通什么也不知道。

    只有和不少女人的来往,丁文通知道一点,但这些只能当作传说,丁文通又没亲眼看到过,让他编他也编不出来。

    刚进家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向天亮有两只手机,公家的手机总是放在公文包里,现在已处于关机状态,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号码是不公开的。

    可是,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

    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犹豫了一下后,向天亮还是接通了电话。

    手机里,立即传来了南河县委书记余胜春的大嗓门。

    “小向啊,都火烧屁股了,你还在醉生梦死吧?”

    “呵呵……老余啊,把我的这个手机号码找到,你的侦察能力不错嘛。”

    余胜春笑骂道:“他娘的,都搞得象地下工作者接头了,我家那位,你嫂子从许西平老婆陈美兰那里搞到了这个号码,我才联系上你的。”

    “怎么着,老余你都知道了?”向天亮问道。

    余胜春道:“我是从高尧市长那里得来的消息,你的问题不是小问题,而是大问题,今天上午市委要召开临时常委会,讨论的议题就是你的问题,还有你那个兄弟邵三河。”

    “哦?还大问题而不是小问题,何以见得啊?”

    “我问你,你在市里的保护伞,方应德方副书记,他联系过你吗?”

    “没有。”

    “哼,一个投机政客而已,属于手下人倒霉他溜得最快的那种。”

    向天亮正色道:“老余,你不能污蔑我的领导啊。”

    “我再问你,知道江云龙厅长回省城去了吗?”

    “知道,昨天下午就走了。”

    “他为什么要走啊?”

    “废话,江厅长是省委领导,当然要回省城去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余胜春冷笑道:“你还不明白吗,江厅长这么急着回去,只能说明一,江厅长发现你真有问题,要放弃你了,或者二,上面压力太大,他顶不住了,再者三,上面已经作出了决定,江厅长留在清河已经毫无意义。”

    “老余,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

    “哎,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啊?”

    向天亮问道:“我就是知道了,能有什么用吗?”

    “想办法啊。”

    “有什么办法呢?”

    余胜春问道:“你上面除了一个江厅长,不会没有其他人了吧?”

    “好象没有,一个江厅长,够我受用的了。”

    “你的老师易祥瑞呢,他可是手眼通天的人嘛。”

    向天亮苦笑道:“老余你有所不知,我是他老人家的关门弟子,却违背他的意愿没当上警察,他早已对我失望透了,哪还能帮我啊,再说了,他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早就退出了一线,认识人是不少,还能进出红墙内外,但要说他还有多大的面子,恐怕就说不好了,所以,我对我老师能给我什么帮助,根本不抱什么希望。”

    这也是在试探,余胜春在试探向天亮背后的实力。

    铁三角之间的合作,从来都是有保留的,谁也不想暴露自己的全部家底。

    余胜春沉默了片刻。

    “小向,这么说来,万一你真的有事,就没有人能帮你了?”

    “嗯……好象没有。”

    “那……小向,你要有思想准备啊。”

    “什么思想准备?”

    余胜春说道:“告诉你吧,我现在就坐在市委大院的一间办公室里,这里离市委小会议室不到三十米,市委临时常委会议正在紧张的举行,有人帮我传递小纸条,会议室里的情况,我这里一清二楚。”

    向天亮乐道:“老余,你太厉害了,比我强啊。”

    余胜春继续说道:“形势明摆着,市委常委会三派对立,现在是方应德副书记节节败退,而刘如坚书记和高尧市长联起手来,正在痛打落水狗,板子打在方副书记身上,却痛在你的身上,你现在就是一条落水狗,正受到至少七位市委常委的围剿。”

    向天亮不满的叫道:“什么落水狗,什么落水狗,臭老余,你搞搞清楚,我即使是条狗,可还没落水吧。”

    “他娘的,快喽,快喽。”

    “呸,你咒我啊。”

    余胜春感叹着,“好不容易建起的铁三角,就这么完蛋喽。”

    向天亮关掉手机,微微的笑了。

    铁三角不太铁,真正的铁三角是不存在的。

    余胜春说得没错,铁三角要完蛋了。

    下午,传来了一个惊天的消息,证实了余胜春的猜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