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918章 一心二用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李玟的话让向天亮听得忍俊不禁,一方面嘴上说着“正经点”,另一方面却坐在向天亮身上泰然处之,如果这就是正经的话,世上就没有不正经了。

    向天亮乐得享受,尽管这样让他有点吃力,累,并快乐着,很难得的事。

    至于李玟说的“正事”,当然是要办的。

    但向天亮向来善于公私兼顾,李玟手上刚拿出档案袋里的资料,他就让自己健康的右手,通过警服伸到了她的罩罩上。

    李玟娇躯颤了一下,俏脸泛起了红潮,她这次没有忸怩,只是嘴里轻轻的唔了一声。

    “哎,门关紧了没有?”

    “关紧了,用锁也开不起来。”

    “哼,你又欺负我了。”

    “你并没有反对我的欺负嘛。”

    “我会反欺负你的。”

    “我愿意你对我进行反欺负。”

    “我还咬你。”

    “你咬吧,现在咬也行。”

    “还疼吗?”

    “你说呢?”

    “我……我不会再咬你了。”

    “为什么?”

    “明知故问。”

    “真不知道。”

    “傻。”

    “请姑奶奶教诲。”

    “嘻嘻……乖孙子。”

    乘着说话之际,向天亮得寸进尺,把李玟的罩罩解开来,然后猛的扯了下来。

    “别……”

    “已经解放了。”

    “不许你占领它们。”

    “军号已吹响,部队在出发。”

    “你会牺牲的。”

    “为了祖国神圣的领土,我愿意牺牲。”

    “那是深山老林,万水千山呢。”

    “万水千山都是情,我不去寻谁去寻?”

    “唔……它们,它们都长毛了。”

    “我能让它们恢复生机。”

    “你,你真能拯救,拯救它们吗?”

    “报告,我正在拯救之中。”

    “唔……冤家。”

    “怎么又叫我冤家了?”

    “第一眼……第一眼,就,就被你勾走……勾走魂儿了……”

    “是吗?”

    “亲,亲我……亲我么……”

    四片嘴唇印在一起,两条玉龙纠缠在一起,你来我往,翻江倒海。

    而向天亮的手也在收获,那两座玉山沉甸甸的,份量十足。

    终于,李玟娇呼一声,靠在向天亮的身上娇喘着。

    “好久没这种感觉了。”

    “有多久?”

    “很久很久。”

    “哦,是吗?”

    “你不相信?”

    “有点。”

    “我举三个例子。”

    “你说。”

    “第一次,十二年前,一位领导的儿子找我,用手摸了我一下我的脸,从此,世界上多了一个单臂人。”

    “晕,这么狠啊。”

    “第二次,九年前,一位大款当众调戏我,结果,世界上多了一个太监。”

    “啊。”

    “第三次,七年前,一位领导请我吃饭,提出非份要求,于是,世界上多了一个贪官。”

    “那,那那……我的姑奶奶,我,我呢?”

    “你希望自己是什么?”

    “请姑奶奶手下留情。”

    “嘻嘻……我不会让你那么惨的。”

    “那会怎么惨呢?”

    “放心,只要你是乖孙子,我不让你惨。”

    向天亮的右手蠢蠢欲动,正准备向桃源深处出发,却被李玟拦住了。

    “不行……”

    “真不行吗?”

    “不行。”

    “为,为什么?”

    “太快了。”

    “太快了?”

    “嗯。”

    “什么意思?”

    “我说了,你可不许笑话我。”

    “我敢笑话我的姑奶奶吗?”

    “我,我没谈过恋爱。”

    “不会吧?”

    “真的,我那时是组织介绍,没说几句话就结婚了。”

    “噢……所以你想谈一场恋爱?”

    “嗯,我和你。”

    “姑奶奶和乖孙子?”

    “不就是个称呼么。”

    “行,行。”

    “那你得请我吃饭,还有,还有看电影、逛公园、压马路、进商场……反正,很多很多。”

    “唉,太lang费时间了。”

    “你答应不答应?”

    “答应,答应。”

    “嘻嘻……我的乖孙子,不听话我会咬你的哦。”

    “那,那你家里那俩丫头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她们会笑话你的。”

    “让她们观摩学习,高兴还来不及呢,嘻嘻……”

    “什么,什么意思?”

    “她们比我还不懂呢。”

    “晕,母亲谈恋爱,女儿来观摩,这真是千古奇观啊。”

    “我们不是母女。”

    “那是什么?”

    “姐妹呗。”

    “不会吧。”

    “情同姐妹,实为母女,不什么不可以?”

    “噢……可以可以,太可以了,嘿嘿……”

    向天亮心里直乐,这场恋爱值得谈,谈着谈着,说不定真能将母女三人一块谈了呢。

    说话间,李玟坐在向天亮身上,双手却没有闲着,已经把三个档案袋里的资料全部拿了出来,全部都翻了一遍,还从中找出了书记办公室的那部分。

    “我整理好了。”李玟笑道。

    向天亮有些诧异,“你也会一心二用?”

    “你以为只有你会一心二用吗?”

    “厉害,一边谈情说爱,一边还能公事公办。”

    “嘻嘻……咱们彼此彼此。”

    向天亮瞅了一眼那堆材料,表情逐渐认真起来,他放开李玟,翘起二郎腿,点上一支烟吸起来,“你说说这个书记办公楼的来历吧。”

    “哟,又跟姑奶奶端起架子来了。”

    向天亮哼了一声,板着脸道:“我说姑奶奶,别忘了在工作的时候,你是我的助手兼司机。”

    “噢……领导,对不起呀。”李玟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这还差不多。”向天亮满意的点着头,双脚一分,又翘到了办公桌上,正好把李玟夹在中间,“快给我说说吧。”

    李玟往向天亮那里瞅了一眼,见那个帐篷撑得大大的,俏脸噌的红起来了。

    一心二用也是相对的,遇上不可抗拒的力量,心都会迷茫,何来的一心二用。

    “真是坏透了。”娇嗔着,李玟拿手轻轻的打了一下大帐篷。

    “它在向你致敬呢。”向天亮坏笑着说。

    “特大号的。”李玟的手,慢慢的压了上去。

    “呵呵……它现在归你了。”

    “呸,我不要。”

    “你要是再不说公事,它就要找你办私事了。”

    李玟羞涩的笑了笑,“你让我定定神嘛。”

    向天亮嗯了一声,往椅背上一靠,闭起了一双眼睛。

    “这个,这个要探究省委大院的建筑来历,就必须从一九二五年说起,北阀战争结束后,xx党在东江省成立省政府,就在这里建造了三座小楼,当时通称省府大楼,但最初的省府大楼是没有围墙的,直到一九三六年,省府大楼才第一次有了围墙,后来随着机构的增多,围墙不断改建,到一九四九年解放,这里一共有七座**的小楼,而现在的书记楼,就是最早的三座小楼之一,是由一名德国建筑师设计的,七十年来,尽管多次整修改造,但基本结构一直没有改动过。”

    “在书记楼里,书记办公室座东朝南,冬暖夏凉,被誉为省委大院里最好的办公室,所以历任省委书记都在这里办公,解放前也是,据统计,建国前共有八位省长在此办公,建国后共有十一位省委书记在此办公,其中时间最短的是xx党省长乔伯庸,乔伯庸曾任xx党中央银行行长,他于一九四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上任东江省省长,但云州市于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九日被我人民xx军解放,所以,他其实只当了三十天的省长,严格意义上说,连一个月都还没到。”

    “关于这个乔伯庸,解放后有很多传说,因为他当时没有逃到海峡对面,而是携家逃往海外,并从此改名换姓,下落不明,两岸都在传说,他卸任xx党中央银行行长时,贪污了五百多公斤的黄金,在任xx党东江省省长逃跑时,有人说他带着那五百多公斤的黄金一起逃走的,有人说是他将五百多公斤的黄金藏在了省府大楼的某个地方。”

    “解放以后,有关部门根据相关情报和反映,曾经对省委大院进行了三次大搜查,第三次可以说是挖地三尺,翻遍了省委大院的每一寸土地,但都没有找到那传说中的五百多公斤的黄金,后来在备战备荒时期,省委大院地下挖了很多防空设施,也不见五百多公斤黄金的踪影,所以,传说也就慢慢的消失了。”

    “现在的省委大院,围墙还是建国时的围墙,只不过不断重新整修而已,而大院内的小楼,却从七座变成了十五座,但书记楼始终没变,它的座落位置是整个省委大院的中心,地势也是最高的,它的地基比其他小楼至少要高两米,而且,它的四面都是古树簇拥,一年有两百五十天的时间,为树荫所环抱,特别的清幽宁静,因此,尽管多人多次建议将书记楼推倒重建,但均被当时的省委书记所否定,书记楼得以保有七十年前的基本结构。”

    “现在,再说说书记办公室,它由两间房子组合而成,长十二点八米,宽八点一米,不包括墙壁,净面职为一百零三点六八平方米,一共分成三个部分,一是外间的秘书办公室,二是里间的休息室,二者比邻而设,三就是主办公室,长宽各为八点一米,面积为六五点六一平方米……”

    “等一等。”

    向天亮打断了李玟的话,一下子从老板椅上站了起来。

    他的眼睛在办公室里来回瞅着,表情非常的凝重。

    “怎么了?”李玟问道。

    向天亮忽然拍了一下桌子。

    “我有点明白了……问题,问题就在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