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039章 生日礼物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电话里,是副县长徐群先的质问,说有事要向向天亮当面请教。

    向天亮冲着杨碧巧无奈的笑笑,只好说自己在杨碧巧办公室汇报工作,请徐群先过来一起商讨。

    徐群先一定是为了罗正信的事,能为朋友而甘愿得罪县长,这份情义让向天亮暗暗钦佩。

    果然,接过杨碧巧递来的一杯茶还没喝几口,徐群先就开口埋怨起来。

    “天亮啊,不是我说你,刚才的会上,陈县长说要调查处理老罗,你为什么不吭声,老罗待你不薄,难道你也准备落井下石吗?”

    杨碧巧含笑不语。

    向天亮更是咧嘴直乐。

    “你还笑得出来啊。”徐群先更加不满了,“杨县长,你也敢批评批评天亮同志几句。”

    知道向天亮与两位女领导陈美兰和杨碧巧关系很好,但徐群先就是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的地步。

    杨碧巧微笑着说,“老徐,你就放心吧,天亮一定会帮老罗,而且陈县长也一定处理不了老罗,老罗属于市管干部,连县常委会也不是说动就能动的。”

    “为什么?”徐群先更让是在问他自己。

    在县政府的一班领导人中,陈乐天刚愎自负,陈瑞青城府颇深,罗正信圆滑玲珑,孙长贵草包一个,只有徐群先相对老实,也重情重义,除原则性上有点固执,在县政府里的人缘也蛮好的。

    虽然是陈乐天提拨起来的,但徐群先很小心谨慎,一直以来,与陈乐天的关系处于亲而不密的状态,反而与罗正信的关系,铁到能共进退的地步。

    指了指向天亮,杨碧巧笑着说,“老徐,老罗保管的公章,是他逼着老**出来的,你想想看,要是处理老罗,是不是要先处理他呢?”

    “嘿嘿……”向天亮得意的笑出声来。

    徐群先楞了,“真,真的吗?”

    杨碧巧开心的笑着,“他会开玩笑,你看我象开玩笑的样子吗?”

    “我说么……”徐群先松了一口气,“老罗最滑头,也想不出这样的损招来,也只有你天亮,才敢用这样的办法。”

    向天亮装出不高兴的样子,“老徐你什么意思?我有你说的那么坏吗?”

    “噢,对不起,言重了,言重了。”徐群先言不由衷的笑了笑,“我的意思是,你天亮同志人是好人,但这招是有那么一点损吧。”

    “这话我同意。”杨碧巧娇声笑道。

    向天亮自己也乐了,“随便你们怎么说吧,反正我信奉的原则是,不管白猫黑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

    “那倒也是,重病下猛药,你这法子用得恰到好处。”徐群先先是点头,又是摇头,“不过,你和老罗也忒不够意思了,这事也该和我通个气吧。”

    向天亮呵呵一笑,“要是告诉了你,你今天会替老罗出头吗?”

    “你这家伙,到底还是把我也饶进去了。”徐群先苦笑道。

    杨碧巧道:“老徐,你也不必多虑,在陈县长面前,你说话比我和天亮有用,不管怎么说,有了你的态度,陈县长就不敢对老罗下手了。”

    徐群先有了答案,心满意足的走了。

    下班时间到了,可杨碧巧还不肯走,不但没有想走的意思,而且还扑到了向天亮的身上。

    向天亮很是好奇,“杨姐,你今天猴急猴急的,有点不对头哦。”

    “咯咯……你猜猜这是为什么……”杨碧巧双手齐动,很快解开了向天亮的衣服。

    “臭娘们,想要就明说,别给我找理由嘛。”向天亮翻身压住了杨碧巧。

    “今天是我的生日,你说这理由充不充分?”

    向天亮噢了一声,不好意思的笑道:“这理由是很充分,杨姐,我可没有准备生日礼物,对不起啊。”

    “咯咯……算了吧,那么多人,你记得住大家的生日,也买不起那么多的礼物呀。”

    “没有收到生日礼物,你会不高兴吧?”

    “不,我收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生日礼物。”杨碧巧骄傲地说。

    向天亮明知故问,“你是说我吗?”

    杨碧巧一脸的俏皮,伸手拿住了向天亮的家伙,“不是你是它,有了它,我的世界就充满了灿烂的阳光,咯咯……”

    向天亮呵呵笑着,离开杨碧巧的身体,可杨碧巧如影随形的扑到了他的身上。

    “杨姐,你不是说不要我只要它吗?”

    “但是,它在你身上呀。”

    “我不管,你找它去,别来缠着我嘛。”

    “咯咯……我拿刀把它割了。”

    “偬你今天割了它,她们明天就会杀了你。”

    “别,别动么。”

    “好吧,我不动,也不管,你自己看着办吧。”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杨碧巧跪在地毯上,翘着雪白的大屁股,将头埋到了向天亮的双腿之间……

    正在这时,却意外的传来了敲门声。

    向天亮吃了一惊,“杨姐,有人找。”

    可杨碧巧却不慌不忙,反而爬到向天亮身上,把他的那个它吞进去了。

    向天亮侧耳凝听,敲门声三响一组,挺有节奏的。

    “放心吧,是美兰姐。”杨碧巧笑着,身体上下运动起来。

    “那你先让她进来啊。”向天亮道。

    杨碧巧娇笑道:“她有我办公室的钥匙,她自己会进来的,先敲门是为了不吓着咱们。”

    原来是这样,向天亮不禁莞尔,敢情县委书记和常务副县长早就串通好了。

    果然,推门而进的是陈美兰,一边关门,一边笑着说,“哟,两位县长忙着那,我没打扰你们吧。”

    “书记同志……你先息着……我,我先替你打头阵……总攻的任务交给你……交给你了……”

    陈美兰大大方方的笑着说,“没关系,没关系,谁让你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呢,再说了,今天是你生日,谁敢跟你争呀。”

    向天亮听得乐不可支,“陈姐,实事求是的说,也应该是杨姐在前你在后嘛。”

    陈美兰坐到向天亮身边,微笑着说,“天亮,这话我不同意,你得给我个解释。”

    “呵呵……党政分开你同意吧?”向天亮笑问道。

    “这个当然,党政分开是改革的大方向嘛。”

    向天亮又笑问,“那么,政府这边的事,是不是应该先由政府这边讨论、研究、沟通、交流,然后再提交县常委会啊?”

    陈美兰点着头笑,“我的向副县长同志,这是常识。”

    “所以啊。”向天亮坏笑着道,“我们县政府正在进行紧张的沟通和交流,你这个县委书记不能干涉吧。”

    “嘻嘻……大坏蛋。”陈美兰伸手打了向天亮一下,“本书记命令你抓紧时间沟通和交流,得出结论,本书记需要你马上向我汇报工作。”

    正在忙碌的杨碧巧,喘息着笑道:“天,天亮……别,别理她……她这是,她这是越权……干涉我们的工作……我们,我们不理睬她……”

    陈美兰娇声一笑,“碧巧,你越来越lang了。”

    “陈书记,你……你比我还lang呢。”

    “嘻嘻……你在做我在看,你说谁lang谁不lang昵。”

    “美兰,你还说……明知道今天,今天是我生日……我肯定在忙……你,你还要来打搅……你说,你说你lang不lang呀。”

    陈美兰也不甘示弱,“照你这么说,我可亏大了。”

    向天亮笑着问道:“陈姐,我可是对你们很公平的,你亏哪儿了啊?”

    “大坏蛋,我生日的时候,你送我生日礼物了吗?”

    “那倒没有,但你没有说,我怎么知道你是哪一天生日啊。”

    “所以,我亏大了。”

    向天亮装模作样的点着头,“嗯,这话说得倒也有几分道理。”

    “所以,你得补偿我。”

    “呵呵……”向天亮乐道,“补偿补偿,应该补偿,想要什么生日礼物,陈姐你说吧。”

    “嘻嘻,我要什么生日礼物,你还不知道吗?”

    在向天亮和陈美兰调笑间,杨碧巧已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陈,陈书记……我这边,我这边的工作快完了……需要,需要向你汇报吗?”

    “杨县长,你要汇报什么呀?”

    “你需要我们县政府的支持吗?”

    “碧巧,你这不是废话吗。”

    “咯咯……需要不需要呀?”

    “嘻嘻……当然需要了。”

    “需要什么呀?”

    “需要沟通交流呗。”

    “咯咯……报,报告陈书记,我,我完蛋了……”

    杨碧巧瘫软在沙发上,娇喘着不动了……

    换一张沙发,陈美兰依偎在向天亮的怀里。

    “天亮,你还行吗?”

    “这话什么意思啊?”

    “我怕你累着嘛。”

    “呵呵……不累,和你们在一起,变成了我的工作,都成了习惯了。”

    陈美兰轻轻的吻着向天亮的脸。

    向天亮的双手,折腾着陈美兰的shuangfeng。

    “陈书记,我要考你了。”

    “考什么呀?”

    “还记得咱们当初的约定吗?”

    陈美兰嫣然一笑,口中念念有词,“媚海生波,口舌莲花,开门见山,丢灰卸甲,改革开放,自由翱翔,攻坚不怕难只要肯登攀……我没背错吧。”

    向天亮笑了笑,“那么,我们开始吧。”低吼一声,向天亮冲进了陈美兰那里。

    常务副县长的办公室,又一次成了肉搏的战场……

    直到向天亮的手机响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