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050章 没见过你这么吃独食的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这阵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来得蹊跷。

    向天亮一边冲着贾惠兰直使眼色,一边迅速的收拾自己的衣裤,一边让自己的脑子迅速转动起来。

    贾惠兰自然是心领神会,一点也不慌乱,和向天亮好上后,诸如此类的突发情况她经历不少了。

    药箱、鞋子、罩罩、内裤,连同自己,贾惠兰来了个一次性大转移。

    一面轻手轻脚的往休息走,贾惠兰一面还回头冲向天亮笑。

    敲门声第二次响了起来。

    “谁啊。”

    向天亮一边问着,一边再次检查了自己,和“现场”有无“蛛丝马迹”。

    县委大院里,大部分人都去参加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的奠基仪式去了,剩下的不过是些普通干部,谁还会在这个时候来敲自己的门?

    果然,敲门的人让向天亮吃了一惊。

    “天亮,是我,陈瑞青啊。”

    是副县长陈瑞青。

    向天亮一边起身去开门,一边心里嘀咕,他不是在中阳市参加全省农村文化工作会议吗?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去参加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的奠基仪式?

    陈瑞青站在门口微笑着,“听说你身体不舒服,我来看看你,没打扰你吧?”

    “有点打扰。”向天亮也微笑,把陈瑞青迎了进来,“身体倒没什么问题,但我这里正准备做春秋大梦呢,你就来敲门了,你说你有没有打扰?”

    “哈,抱歉抱歉。”

    二人于沙发上坐定,互相点上对方嘴边的烟后,先吸了几口。

    向天亮不露声色的观察了陈瑞青的目光和表情。

    应该不象是来“查岗”的,向天亮心说,没有异常,除非陈瑞青表现得太过出色。

    “老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下午回来的。”陈瑞青道,“在家休息了一个晚上,今天早上就赶过来上班了。”

    陈瑞青的家还在清河市。

    “辛苦辛苦。”向天亮有些好奇,“我就有些不明白了,省里的领导为什么这么积极,什么时候不能开会啊,为什么会在国庆节开会呢?”

    陈瑞青苦笑着,“唉,会议本来是在国庆节后召开的,可是中阳市来了一位离休的大领导,离休前正是负责文化工作的,省里的领导恰好是他的老部下,就这样,老部下拍老领导的马屁呗。”

    “呵呵……”向天亮笑着说道,“这也是我国官场的特色之一啊,这位老领导一定是退下来有些寂寞,老部下投其所好,难免不整出此类荒唐事来,开会开会,天天都在开会,国庆节开会,我还是第一次听见。”

    陈瑞青微笑,“一般领导都擅长开会,否则会闲得发慌的。”

    “老陈,那你呢?”为了尽快的“赶走”陈瑞青,向天亮及时转移话题。

    陈瑞青一怔,“我?我怎么了?”

    向天亮笑着说,“你从家里回滨海上班的路上,应该中途转向,去参加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的奠基仪式,可是你居然没有。”

    “我不想去参加。”陈瑞青摇着头。

    看着陈瑞青,向天亮道:“老陈,你不去参加,陈县长会不高兴的。”

    陈瑞青也直视着向天亮,“我的态度是明确的,我反对这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

    “但是,不能硬来吧,毕竟是市委市政府的决策么。”向天亮淡淡的笑着。

    “天亮,你滑头,比以前更滑头了。”

    “老陈,你损我啊。”

    向天亮打着哈哈,因为心里始终对陈瑞青存有戒心,所以他没法说出实情。

    陈瑞青是许西平提携上来的人,而许西平已经是陈美兰和向天亮的死对头,陈瑞青现在却在做违背许西平意愿的事,这很难得到向天亮的信任。

    “其实,我知道你也是反对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的。”陈瑞青又瞅着向天亮。

    向天亮微微一笑,不置可否,“老陈,我心里是有些矛盾,但下级服从上级,我唯有服从啊。”

    陈瑞青点着头,“你啊,我理解,我理解。”

    向天亮又转移话题,“老陈,知道咱们党校的老同学张国英吗?”

    “他啊,知道,但没有想到。”陈瑞青感慨道,“什么叫鲤鱼跳龙门,张国英就叫鲤鱼跳龙门,他成为清河第一秘书,确实是个大新闻啊。”

    “有什么内幕吗?”

    陈瑞青摇摇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张国英现在的嘴巴很严,我也曾侧面打听过,但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当上张书记的秘书的。”

    向天亮笑道:“时间会告诉我们亻,这世上秘密很多,但官场上的秘密并不多。”

    陈瑞青乘机问,“听说省委组织部高部长来滨海了?”

    “是的,待了五天。”向天亮不假思索,反而显得很真诚。

    “不是公事?”陈瑞青又问。

    “不是公事。”向天亮说,“她是来休息和看病的,和咱们陈美兰书记以姐妹相称,我估计也有乘机为陈书记撑腰的意思。”

    陈瑞青噢了一声,点点头不再问了。

    又闲聊了几句,陈瑞青才起身告辞。

    向天亮一直把陈瑞青送到走廊上,目光始终不离陈瑞青,暗中捕捉他可能出现的异常举止。

    因为向天亮最关心的是,陈瑞青是不是为了贾惠兰而来。

    虽然陈瑞青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但向天亮还是不放心,站在门后倾听了许久,生怕陈瑞青会去而复返,杀他个回马枪。

    为了更加保险,这回向天亮把外间的门也关上后,才放心地回到办公室。

    贾惠兰几乎是蹦着从体息间出来的。

    向天亮忍俊不禁,因为贾惠兰身上什么也没有,“贾姐,你不至于吧?”

    “该死的陈瑞青。”贾惠兰娇声骂着,身体灵巧的朝向天亮扑来。

    向天亮熟练地单手一抄,托住了贾惠兰的屁股,“你别急,你上午不能回去了。”

    “他发现什么了吗?”一边问,贾惠兰一边吻着向天亮。

    向天亮抱着贾惠兰向休息间走,“正因为他表现得太正常了,我才怀疑他发现了什么。”

    “我不怕。”

    “臭娘们,色胆包天。”向天亮拍着贾惠兰的屁股。

    “嘻嘻,你鬼主意多,我不怕。”

    这也是没办法,要是被女人缠上了,你只有尽力的满足她。

    贾惠兰缠着向天亮要了两次,还显得意犹未足,不肯从向天亮身上下来,无底洞的称号名不虚传。

    正在向天亮苦笑之时,贾惠兰的手机铃声救了他。

    电话是向天亮的另一个女人章含打来的。

    听着听着,向天亮就乐了。

    贾惠兰:“章姐,你有事吗?”

    章含:“你在哪里?”

    贾惠兰:“我出诊呀。”

    章含:“出诊?你在天亮身上出诊吧。”

    贾惠兰:“是呀,他秘书说他身体不舒服,我就过来看看。”

    章含:“哼,为什么不告诉我?”

    贾惠兰:“章姐,天亮没什么大病,用不着惊动你么。”

    章含:“你少来,见过吃独食的,没见过你这么吃独食的。”

    贾惠兰:“章姐,你误会我了。”

    章含:“惠兰,你可真是个无底洞,吃不饱,我真后悔当初为你牵线搭桥了。”

    贾惠兰:“章姐,你怎么知道天亮病了?”

    章含:“我去你办公室,你的助手告诉我的。”

    贾惠兰:“对不起,我走得急,没来得及告诉你。”

    章含:“惠兰,你这是过河拆桥么。”

    贾惠兰:“章姐吃醋了?”

    章含:“你需要,别人也需要,做人不能太自私。”

    贾惠兰:“嘻嘻,我不能跟你比,你可以把天亮大模大样的往家里带,我行吗?”

    章含:“那你把老卢踹了呀。”

    贾惠兰:“章姐,别生气,咱们姐妹谁跟谁呀。”

    章含:“快说,你现在在哪里?”

    贾惠兰:“在天亮的办公室呀。”

    章含:“在干什么?”

    贾惠兰:“嘻嘻,这还用问吗?”

    章含:“无底洞,**。”

    贾惠兰:“真生气了?”

    章含:“你说呢?”

    贾惠兰:“章姐,我的好章姐,你不会连这个也计较吧?”

    章含:“怕的是下一次,下下次。”

    贾惠兰:“我保证,我保证下回不吃独食了。”

    章含:“哼,小心我跟你翻脸,告诉你家老卢。”

    贾惠兰:“嘻嘻,这个我倒不怕,大不了离婚。”

    章含:“不要脸。”

    贾惠兰:“嘻嘻,我正盼着可以搬到百花楼去住,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呢。”

    章含:“哼,懒得理你了。”

    贾惠兰:“章姐,别挂别挂。”

    章含:“什么事?”

    贾惠兰:“你得过来一趟,我出不去了,你得来掩护一下。”

    章含:“惠兰,你太过份了。”

    贾惠兰:“章姐,好章姐,快过来帮我一下,我也好顺便当面向你赔罪么。”

    章含:“天亮呢?”

    贾惠兰:“这是他的意思,你要是不来,他会生气的。”

    章含:“你没骗我?”

    贾惠兰:“骗你我是小狗。”

    章含:“真是的,有麻烦了才想起我来。”

    贾惠兰:“嘻嘻,你来了正好可以接我的班呢。”

    章含:“我没你那么贪吃。”

    贾惠兰:“贪吃不贪吃,你我都明白,快点,等你呀。”

    ……

    向天亮在旁边听着,早已笑成了一团。

    “呵呵……真是一对臭娘们,两个老**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