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079章 陈瑞青的真面目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陈乐天没有想到,一夜过去,向天亮的态度会来个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久久地看着着向天亮,陈乐天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再说今天的太阳,也没从西边上来了。

    “天亮,你这是什么个意思?你再说一遍。”

    “呵呵……”向天亮笑着说道,“我的县长大人,你要是真想把孙长贵送上不归路,我也乐见其成,我可以再次改变我的决定。”

    陈乐天急忙起身,拉着向天亮在沙发上坐下,“别别别,坐下说,坐下说。”

    “县长,我说最后一遍,我对孙长贵泄露县供销社第二门市部大楼转让底价的事不再追究了,同时,今天下午两点,县政府与三元贸易公司的合作谈判将继续进行,并争取尽快就县供销社第二门市部大楼的转让达成协议。”

    “哎呀。”陈乐天大喜过望,“天亮啊天亮,你这个决定就是及时雨啊。”

    向天亮微笑道:“县长,我这人容易骄傲,你可别让我受宠若惊了。”

    挥了挥手,陈乐天真诚地说,“我也不瞒你了,市委张书记昨晚打来电话,刚才我前脚刚进办公室,市委周平副书记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催问的都是与三元贸易公司的谈判问题,我正愁不知道怎么回答呢。”

    “不过……与三元贸易公司还有得谈,你别想着几天就能谈成啊。”向天亮笑着说。

    陈乐天今天也很爽快,“没关系,只要谈着,上下都能交待得过去就行了。”

    “你领导有这个态度,我心里就更有底了。”向天亮以爽快对爽快。

    陈乐天微笑着,“天亮,关于昨天的交易,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会马上找老卢谈,关于那些谣言,我要专门向他说明。”

    向天亮站起身来,“你要是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告辞了。”

    陈乐天主动起身送客,他至今没搞明白,向天亮为什么会突然放过孙长贵,孙长贵也不说,其中肯定是有原因,但既然当事人不说,那就先暂时放一放吧。

    与陈乐天的办公室对门的,是副县长徐群先的办公室。

    徐群先正好与向天亮碰了个面对面。

    “到我办公室坐坐?”徐群先笑问。

    “不打扰吧?”向天亮是假客气。

    徐群先拽了向天亮一下,“少装蒜,爱来不来。”

    向天亮当然进了徐群先的办公室。

    随着滨海县领导班子的调整,及逐渐的稳定,徐群先的立场也固定了下来,其中的原因,一半是因为大势所趋,一半是因为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罗正信。

    说来令人难以相信,徐群先能进入副处级行列,居然得益于罗正信的推荐和支持。

    罗正信靠着陈乐天进步,自然要跟着陈乐天,徐群先当上副县长后,当然也站到陈乐天的阵营里,但他比较讲原则,为人处事也相对谨慎,虽然处于陈乐天的阵营,但始终保持着一定程度的**性。

    现在罗正信加入了向天亮的阵营,徐群先是和罗正信保持一致的,自然而然的跟进倒向了向天亮这边。

    进徐群先的办公室坐坐,也是联络感情加强关系的一种手段。

    “天亮,这是最上等的铁观音茶,出口转内销的,三百元一斤,知道你不爱喝酒爱喝茶,我特意给你留了两斤。”

    指着茶几上的两包茶叶,向天亮笑着说,“老徐,你也**了?”

    “去你的吧,喝了茶就败了。”徐群先挥了挥手笑道,“这是我妻弟从南闽省带来的,他今年转业,老婆就是南闽省人,这些茶叶是他送给我的,你就放心地喝,保证你**不了。”

    “那我就无功受禄了。”向天亮笑道。

    “哎,不给你白喝的。”

    “老徐,你这是什么意思?”

    徐群先道:“我们工业系统有七个企业没有流动资金了,你得帮帮我,我保证年底还给你,最迟在春节前。”

    向天亮楞了楞,“老徐,我很想帮你,可我们农业系统比你们工业系统更穷,我哪来的钱啊?”

    “你有,你们农业系统有钱。”徐群先肯定地说。

    “真没钱啊。”向天亮摊着双手。

    “如果有呢?”

    “如果有,你就拿去用好了。”

    徐群先笑道:“我知道你有,今年县里没搞土壤改良,农业部拨下来的三百万,现在还躺在县农林局的银行帐户上。”

    “噢……有这么一回事,今年的土壤改良正是我叫停的,是有三百万没花掉。”

    “可以借我用一下吧?”徐群先笑着问。

    “公对公,应该没有问题。”向天亮乐道,“再说你老徐用心良苦,先拿两斤茶叶堵上我的嘴,我还有拒绝的余地吗?”

    “哈哈……咱们礼尚往来嘛。”

    “还礼尚往来,我亏大了我。”

    徐群先摇着头笑道:“我还有一样东西,你一定感兴趣。”

    “老徐,你少来安慰我,你一个穷光蛋,能有什么好东西啊?”

    徐群先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支钢笔,递给了向天亮。

    向天亮怔了怔,“老徐,这不是录音笔吗?”

    “噢,只许你用,不许我玩啊?”徐群先收起笑容说道,“里面有一段对话,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是吗,你说说背景吧。”向天亮把玩着录音笔。

    徐群先说,“前天我不是在市里参加工业会议么,开完会后已经五点半了,我就住在市里了,几个朋友拉我去喝茶,没想到有两位老熟人也在这家茶楼里喝茶,我多了心眼,就用随身携带的录音笔录下了一段话。”

    向天亮哦了一声,“你老徐的老熟人,我不一定认识吧。”

    徐群先笑了笑,“你不但认识,而且非常认识,因为对话的两个人,一个是副市长许西平,一个是咱们的副县长陈瑞青。”

    啊了一声,向天亮急忙摁下了录音笔的播放键,关于副县长陈瑞青的真实面目,正是他特别关心的事。

    陈瑞青:“许市长,你要求的太难了。”

    许西平:“瑞青,我没有要求你马上做到嘛,不要急,慢慢地来。”

    陈瑞青:“我担心的是有负你的重托。”

    许西平:“不会的,瑞青,我相信你。”

    陈瑞青:“我是怕被向天亮识破了。”

    许西平:“现在被识破了吗?”

    陈瑞青:“现在还没有。”

    许西平:“所以嘛,向天亮也是人,他不是什么都行的。”

    陈瑞青:“我也想过,他要么是不重视我,要么是对我还有戒心。”

    许西平:“那你有什么感觉呢?”

    陈瑞青:“嗯……不冷不热,不亲不疏。”

    许西平:“这就是说,他还在观察你。”

    陈瑞青:“对,向天亮惊人的小心。”

    许西平:“那你更要加倍的小心,千万别露出破绽。”

    陈瑞青:“这个我知道,我现在在滨海县,大方向是跟他保持一致,但表现形式不一样。”

    许西平:“瑞青你做得很对,你只有紧跟着他,才有可能被他信任。”

    陈瑞青:“我现在可以确认,向天亮确实有个圈子,但其成员还不多。”

    许西平:“瑞青,你能打进去吗?”

    陈瑞青:“我在努力,但需要时间。”

    许西平:“不要急,慢慢来,首先还是不要暴露你的真实身份。”

    陈瑞青:“许市长,你还有什么吩咐吗?”

    许西平:“有一件事,既是公事,也是私事,我想让你帮我留意一下。”

    陈瑞青:“许市长您请说。”

    许西平:“我和陈美兰的事,你听说了吗?”

    陈瑞青:“我听说了,听说你和陈书记正在闹离婚。”

    许西平:“是的,现在的局面是,我想离婚,而且是悄悄的离,可陈美兰不答应。”

    陈瑞青:“许市长,非离不可吗?”

    许西平:“非离不可,你也知道的,我上次带你去过京城,京城那边催得很急。”

    陈瑞青:“那陈美兰书记为什么不同意离婚呢?”

    许西平:“她明知无法挽回,却又不肯同意,完全是在故意为难我,故意拖延时间。”

    陈瑞青:“那么,你想让我做些什么呢?”

    许西平:“你认为陈美兰有没有男人?”

    陈瑞青:“这个……这个我还真说不好。”

    许西平:“比方说,向天亮?”

    陈瑞青:“向天亮?不会吧,他们的年龄差得那么多。”

    许西平:“他们是不是走得很近?”

    陈瑞青:“嗯……在公开场合,我还没有看出什么,至于其他场合,我还不是很了解。”

    许西平:“他们现在的家,好象只隔着一道墙吧。”

    陈瑞青:“这是县政府后勤科的临时安排,因为新的县级领导宿舍区还没有建好。”

    许西平:“瑞青,你就没有听说过关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风言风语吗?”

    陈瑞青:“这个还真没有,也许,我是刚调过去的,下面的人不敢说吧。”

    许西平:“你帮我想个办法,搞清楚他们的关系。”

    陈瑞青:“需要到什么程度。”

    许西平:“最好是铁证,因为只有这样,陈美兰才会痛痛快快地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陈瑞青:“我明白了,我一定尽力而为。”

    许西平:“总之,在不暴露你自己的前提下,尽快打入向天亮的圈子,同时帮我搞到向天亮和陈美兰不正当关系的证据。”

    陈瑞青:“明白,我会随时向你报告情况的。”

    ……

    徐群先看着向天亮问,“怎么样,我的这个礼物重不重?”

    “太重了,老徐,谢谢你,那笔钱你拿去用吧。”向天亮将录音笔还给徐群先,笑着起身告辞。

    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向天亮顿觉轻松不少,至少他知道以后应该怎么对待陈瑞青了。

    但是,办公室里来了一位陌生的访客,正等着向天亮的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