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711章 罗正信私情败露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堂堂的县政府大管家,又是在自己的地盘上,竟是如此狼狈的模样,让向天亮看得忍俊不禁。

    “老罗,我说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脸色发白的罗正信回身将门关死后,这才走到向天亮面前,“嘘……”向他摇摇手,急急忙忙的跑进休息室去了。

    向天亮莫名其妙,这个罗胖子,什么事情把他吓成这个样子了。

    罗正信从休息室里伸出了大脑袋,“哎,千万不要开门啊!”

    “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我等会告诉你,帮帮忙,帮帮忙啊!”

    “呵呵,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可就开门喽!”

    “别,别啊!”

    “这是我的办公室,开门关门,你可管不着哟!”

    “唉……”

    罗正信叹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到了向天亮的办公桌上,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老婆來了!”

    向天亮噢了一声,“你这个样子,是你老婆弄的吧!”

    点了点头,罗正信低声道:“天亮,这回你得帮我哦!”

    “情况很严重。”向天亮忍着笑。

    “严重严重,非常严重,我老婆來了,我老婆的老爹老娘,我老婆的弟弟妹妹,他们都來了!”

    “哟,这还真的很严重,老罗,你摊上大事了!”

    “可不,惭愧,惭愧啊,天亮,你得救我啊!”

    原來,罗正信和县府办机要室主任谢影心的私情,终于被老婆发现了。

    要说罗正信也做得够严谨的,谢影心今年三十三岁,十二年前中专毕业进入县政府工作后,就被当时还是县府办副主任的罗正信霸占了,从此不是夫妻胜似夫妻,不但生了一个儿子,还对家人瞒得密不透风,保密工作做得比国安部的人还要漂亮。

    不过,走了十二年的夜路,今儿个终于碰上了鬼。

    前不久,谢影心九岁的儿子生病住院,主治医生正巧就是罗正信老婆的妹妹,那小孩子长得太像罗正信了,活脱脱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罗正信的小姨子联想到罗正信和谢影心的传言,马上就起了疑心。

    也是罗正信和谢影心自己疏忽,本來小孩生下來后,一直寄养在清河市谢影心的娘家,只是因为过年,小孩想爸,谢影心就把他带來滨海玩了几天,沒想到小孩突然生病,无奈才送到了医院。

    就这么一个小疏忽,罗正信和谢影心沒放在心上,可罗正信的小姨子却很“重视”, 关于罗正信和谢影心的传说很多很久,这一回有了线索,岂能轻易放过。

    据说以罗正信的老婆为首,全家上下动员,内查外调,终于取得了第一手材料。

    这还了得,罗正信的老婆虽然病退在家,但也曾是女中豪杰,掌握了确凿证据后,立即率全家直捣龙门,杀奔县委大院而來。

    理亏情亏,罗正信自然是丢盔卸甲,落荒而逃,在手下的掩护下才堪堪突出重围。

    一般情况下,这种家事是沒人敢插手的,清官难断家务事嘛。

    更何况,罗正信和谢影心的事,在县委大院里早就不是秘密,大多数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不落井下石就谢天谢地了。

    罗正信从自己办公室逃出來后,慌不择路之时,想到向天亮是“仗义”之人,來不及细想,就跑到了他这里。

    向天亮听完,立即捧腹大笑起來。

    “你还笑……快帮我想想办法啊!”

    “呵呵……呵呵……”

    “哎,你小子不会见死不救吧。”罗正信两眼巴巴的。

    向天亮收起笑容问道:“老罗,你家里人呢!”

    “肯定,肯定是堵在你办公室的门外呗。”罗正信苦笑着。

    “他们不会砸门吧!”

    “这倒不会,都知道你向副县长是带枪的,他们不敢惹你!”

    向天亮又问道:“你躲到我这里,暂时是安全了,可是,谢影心谢主任呢,她不会被揍扁了吧!”

    罗正信摇摇头,“她的机要室铜墙铁壁,门都是钢板做的,比我安全多了!”

    “呵呵……”向天亮又咧嘴笑了一阵,“老罗,你说该怎么解决,让我找人來,把他们赶出去或抓起來!”

    “我不管,反正到了你这里,你得管我,我出了事,你得负责任!”

    罗正信走到沙发边坐下來,两腿往茶几上一翘,索性耍起赖來了。

    “呵呵……他妈的,老罗你行,算我上辈辈子欠你的!”

    向天亮拿起电话,拨给了县长陈乐天。

    “领导,老罗的事怎么办啊!”

    陈乐天也是无计可施,苦笑连连,“天亮啊,我办公室也被老罗家的人占领了!”

    原來,罗正信的老婆带着二三十个亲戚朋友,浩浩荡荡,早已占领了各个“要点”。

    “领导,那总得想个办法吧,要不,我打电话问问张书记!”

    陈乐天沒好气的说道:“问也白问,人家就等着看我们政府楼这边的笑话呢!”

    “保卫科的人呢,都跑哪里去了!”

    陈乐天道:“那是人家的人,早就躲到一边去了!”

    “领导,这政府楼乱成一窝粥,传出去可不大好听那!”

    “嗯,天亮同志,这事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你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电话挂断了。

    向天亮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大难題,看來只有他來解决了。

    再看罗正信,蔫不拉叽的,看來已经冷静下來了。

    不管怎么样,东窗事发,罗正信有此一“劫”,政治前途是沒了,能设法保住现在的位置,还得谢天谢地谢谢运气。

    这个忙当然得帮,向天亮有自己的小算盘,经此一事,他有把握将罗正信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老罗,我这里有三个办法,可以供你选择,你考虑好了以后,我再帮你脱离险境”

    “你说你说!”

    向天亮道:“第一个办法,是我打开门,把你老婆及家人请进來,你们自己面谈,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袖手旁观!”

    “不行不行,你放他们进來,我非被揍个半死不可。”罗正信连连摇头。

    “第二个办法,你在我这里躲着,等到天黑之后,我用绳子把你从三楼放下去,同样的办法,我把谢主任也救出來,然后你们商量着下一步怎么解决问題!”

    罗正信又是摇头,“这个办法也不行,我们从这里出去以后,还是沒有解决问題啊!”

    向天亮嗯了一声,“老罗,你认为这事的最后结果是什么!”

    “肯定是……肯定是离婚呗!”

    “你真是这么想的!”

    罗正信点着头道:“我和谢影心早就想过了,我们的事一露馅,结果肯定是离婚了!”

    “不错,老罗你要做的,是快刀斩乱麻,尽快了结此事,尽量把影响减少到最低程度,以免损害了你现在的工作和地位!”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向天亮说道:“所以,第三个办法,就是快刀斩乱麻!”

    “怎么个斩乱麻!”

    “我让公安局的人过來!”

    想了好一会,罗正信无奈道:“唉,也只有这条路可走了!”

    向天亮拿起电话,“老罗,我要是帮你解了这个套,你该怎么谢我啊!”

    罗正信一楞,“你小子什么意思,想乘机要挟我吗!”

    “不错,我就是个喜欢搭便车的人。”向天亮咧嘴一乐。

    “天亮,我可是待你不薄啊!”

    “我要的是全部,百分之百,嗯!”

    罗正信犹豫着,“你的意思是,要我,要我彻底背叛陈县长!”

    “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向天亮笑道。

    罗正信苦笑道:“天亮,我要是这样做了,陈县长知道后,肯定会借此事把我拿下,这样一來,我对你也沒有用处啊!”

    “这倒也是。”向天亮点着头笑道,“老罗,我也不是要你公开和陈县长对着干,在明里呢,你还是陈县长的人,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甚至可以和我对着干,但是,暗中你得帮我,你得听我的!”

    罗正信白了向天亮一眼,“我知道,又是你的老一套,让我做你的卧底,为你通风报信!”

    “呵呵……我刚來的时候,你不是也玩过这一套吗!”

    “我要是不答应呢!”

    向天亮放下电话,两手一摊,笑着说道:“那就当我什么也沒说,什么也沒说,你自己想办法吧!”

    罗正信犹豫了一会,咬着牙道:“好吧,我答应你,不过,希望你以后别把我当枪使啊!”

    “放心,我们是朋友,朋友!”

    罗正信又道:“还有,这事你得替我办妥了!”

    向天亮拨通了公安局长邵三河的电话,让他派治安大队的人马上过來,把罗正信的家属带离县委大院。

    这样做也太绝了一点。

    罗正信明白,向天亮的办法有点毒,这个办法能让老婆死心,为离婚创造有利条件。

    “天亮,这事该如何消除影响啊。”罗正信问道。

    “背水一条路,先迅速离婚,越快越好,然后,再设法消除影响!”

    罗正信又苦笑起來,“可是,你可能不知道吧,我和法院的项伯梁院长说不上话哟!”

    “你们有意见。”向天亮奇道。

    “不但有意见,而且非常大,现在我要离婚,他肯定会乘机刁难我的!”

    “陈县长出面也不行!”

    “沒用,项伯梁是头犟驴,谁的话也不听的!”

    向天亮微微一笑,“老罗,你这是又要让我出马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