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148章 春戏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回头一看,马上松口气笑了。

    是小丫头林雅,林霞的宝贝女儿,县中的高三学生。

    打开车门,向天亮少不得几句数落,“丫头,你又不听话了,不去草场上参加集会,跑得这里来干什么。”

    向天亮已经好久没看到林雅了,种田人看稻,读书人忙考,高三的学生比农民还忙,每半个月才只有半天的假,有时候林雅回家,向天亮却不知钻到哪里去了。

    林雅什么也没说,而是同以前每次见到向天亮那样,嘻嘻一笑,小屁股根本就没在副驾座上沾一下,就爬了过来,钻进了向天亮的怀里。

    接下来是固定的“程序”,林雅吻遍向天亮脖子以上所有的地方,还得向天亮也如法炮制地“学”一遍,然后她那条水蛇似的小舌头钻进向天亮的嘴里,在里面任意的搅动,最后是小嘴咬住向天亮的舌头,把他那带着烟味的津液吸了个够……

    终于,向天亮才有了喘息的机会……和林雅玩接吻,总是件比较艰难的工作,小丫头一口气进行五分钟以上,老手向天亮都有吃不消的感觉。

    “坏哥哥,你想我了吗?”

    “想。”必须的,否则向天亮会受到“折磨”。

    “做梦都想我吗?”

    “做梦都想。”当然的,否则就是答错了.

    “想我为什么不来看我?”

    “因为你妈有规定,在你完成高考之前,我不许打扰你。”

    “听我妈的还是听我的?”

    “你完成高考之前,我听你妈的,你完成高考之后,我听你的。”

    “最近有没有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的坏事?”

    “没有,我对党忠诚无比,我全心全意地在为人民服务。”

    林雅嘻嘻地笑了,“全部回答正确,满分,最后一道是附加题,也是动作题哟。”一双小手已攥住了向天亮的大帐篷。

    向天亮深知林雅的意思,动作题必须要有动作,否则就难以过关,他的双手慢慢地爬到林雅身上,穿过肥大的羊毛衫,攀上了她的两座小玉山。

    “什么颜色?”

    “红的。”

    “错了,再猜。”

    “粉红色的。”

    “又错了。”

    “唉……”

    “最后一次机会哦。”

    “嗯……白色的。”

    “嘻嘻,猜对了。”

    向天亮也笑了,这还用猜吗,林雅什么都学她妈的,林霞的罩罩颜色,就是红色、粉红色和白色三种,猜三次当然会猜得没错。

    “坏哥哥,你的枪又大了不少呢。”

    “没有。”

    “我觉得它大了。”

    “那你因为你好久没见它了。”

    “不许它再大了。”

    “遵命。”

    “我妈经常帮你修枪吗?”

    “经常啊。”

    “一星期几次?”

    “两到三次。”

    “我什么时候可以帮你修枪?”

    “大学毕业以后呗。”

    “我以后也要两到三次。”

    “当然了。”

    林霞是“修枪的”,为向天亮修枪,是林雅的主要理想。

    “坏哥哥,现在该你了。”

    这是最后一个环节,也是每次见面的时候,向天亮必须要完成的。

    向天亮闭上眼睛,双手掀开林雅的罩罩,在她的两座小玉山慢慢地摸索起来,确切地说,它们不是山,连丘陵都不是,拿在手里,更像一对肉包子。

    “坏哥哥,它们有没有长大?”

    “有。”

    不能说没有,林雅最忌讳说她长不大,要是说没有长大,她非动手不可。

    “长大了多少?”

    “不知道,反正,反正它们长大了不少。”

    实在是感觉不出它们长大了多少,为了讨好林雅,向天亮只能闭着眼睛说瞎话。

    “快说么,大约多少?”

    “嗯……横向十毫米,纵向六毫米左右。”

    “只有这么一点点吗?”

    “丫头,离上次测量不过才一个多月,已经不少了。”

    “你就不能多说一点,让我高兴高兴吗?”

    “呵呵……我要说横向增加五十毫米,纵向增加三十毫米,你能受受到了吗?”

    “嘻嘻……亲爱的坏哥哥,我对你的考核结束了。”

    “请问还满意吗?”

    “基本满意,但你不能骄傲自满哦。”

    闹够了,也动够了,好动的林雅才安静了下来。

    轮到向天亮“审问”了。

    “丫头,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我看到你的车了。”

    “胡说八道。”

    “真的么,车牌号零零九九,清河独一份。”

    “撒谎,我的车经过你们校园的西侧,而你们的操场在校园东边,你们当时正在操场上,根本就看不到我的车。”

    说着,向天亮在林雅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

    “我坦白,我交代,嘻嘻……是我妈告诉我的。”

    “哦,是吗?”

    “学校的公告栏上写着呢,参加今天的捐赠仪式的领导名单,有坏哥哥你的名字。”

    “你妈知道我不会出席捐赠仪式的。”

    “我妈跟我说了,说你不参加,但会躲在一边偷看,嘻嘻……”

    “噢,所以你妈就把我给暴露了?”

    “我说我想坏哥哥了,我妈就告诉我了,说你躲在这里。”

    毕竟是小美人儿坐在怀里,向天亮有些迷糊了,忍不住掀起林雅的上衣,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两个肉包子上……

    林雅顿时身体颤抖起来,一双小手死死地箍着向天亮的脖子,小嘴儿娇喘不已。

    还好,向天亮控制住了自己,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他松开了林雅。

    林雅有些失望,白了向天亮一眼,“坏哥哥,你讨厌死了。”

    “我还没有问你学习的事呢?说说模拟考试的成绩吧。”

    “俗,俗不可耐。”

    “语文多少?”

    “一百四十三分。”

    “英语呢?”

    “一百四十八分。”

    “数学。”

    “一百三十九分。”

    “物理。”

    “九十八分。”

    “化学。”

    “九十七分”

    向天亮装得一本正经,“嗯,不错不错,不求满分,只求全优。”

    林雅拿过旁边的望远镜,“坏哥哥,你还没问政治多少分呀。”

    “狗屁政治,政治狗屁,不提也罢。”

    “可是,政治满分也是一百分哦。”

    向天亮笑道:“丫头,你的政治和我的政治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你的政治是考出来的,我的政治是玩出来的,政治考试一百分的人,往往都是庸官坏官和贪官。”

    “我不懂。”嘟噜一声,林雅举起望远镜向山下看去,“坏哥哥,捐赠仪式开始了。”

    “好,现在开始工作,密切注意下面的情况,万一出现混乱,咱们就冲下山去救你妈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