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163章 安全第一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还是在县委书记陈美兰的办公室,常务副县长杨碧巧正在汇报县政府与三元贸易公司谈判的经过。

    向天亮坐得端端正正,因为招商局长成达明也在,向天亮甚至坐在单人沙发上,离陈美兰和杨碧巧远远的。

    哪怕成达明已经是铁哥们,不能知道的东西,也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今天的主要谈判内容,就是那条八公里公路的建设,经过谈判,达成协议如下,一,公路建设所需的全部资金,由三元贸易公司负责,二,公路建设的施工组织,由三元贸易公司负责,三,公路建成之后,从投入使用之日算起,五年内的维修费用由三元贸易公司负责,四,滨海县政府负责为公路建设提供一切方便,五,由滨海县交通局负责保证公路的技术、质量和监管,六,公路建成后,公路的管理由滨海县政府和三元贸易公司共同负责。”

    向天亮瞅着杨碧巧问,“她们没提路基被炸的事吗?”

    杨碧巧摇着头,“原来的预算不到一千万,现在老路基被炸掉后,预算基本上是翻了一番,但人家什么也没说,就象没有发生过的一样。”

    成达明补充道:“杨县长说得是,她们好象没拿钱当回事儿,提都没有提一句旧路基被炸毁的事。。”

    “要么就是太有钱,要么就是太急于达成协议。”向天亮说。

    杨碧巧说,“这样一来,关于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与我们县政府有关的谈判,己经全部完成了,也就是说,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算是正式启动了。”

    “我们已经尽力了。”陈美兰微微地点着头,“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项目以后有什么问题,或者那个三县区综合市场出什么问题,都与我们滨海县无关了。”

    成达明笑着说,“我明白陈书记的意思了。”

    “达明同志,我什么意思呢?”陈美兰微笑着问。

    “陈书记考我了。”成达明笑着说道,“原来我还不理解,在前面的谈判中,我们放弃了对三县区综合市场的管理权、征税权等利益,现在我明白了,三县区综合市场就是个包袱,我们甩给了市政府,我们几乎可以不负任何责任了。”

    指着向天亮,陈美兰说,“不敢居功,这是小向的意思。”

    成达明问道:“那么,接下来的谈判呢?三元贸易公司还有三项投资,购买城关镇西郊三百亩土地、租赁县渔港三号码头和收购县农机厂资产,刚才三元贸易公司的副总马蕴霞还提出来了。”

    陈美兰摆着手,“那是我们滨海县自己的事,与市政府无关,市委领导也没权利给我们施加压力,达明同志,你要做到心里有数,关于三元贸易公司购买城关镇西郊三百亩土地,那是县农业种子公司所在地,是根本不可能的是,那个县渔港三号码头是个天然良港,每当台风季节,还有不少外籍渔船进出,涉及外事和海防,对外租赁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只有县农机厂可以谈,农机厂停产快两年了,三元贸易公要买,我们乐意转让。”

    “陈书记,我记住了。”

    陈美兰又微笑起来,“达明同志,这段日子你辛苦了,先好好休息几天,接下来的谈判,可以慢慢来嘛。”

    “谢谢陈书记关心。”

    向天亮把成达明送到门口,本来应该是他负责向县长陈乐天汇报,他把这个任务推给了成达明。

    再回到办公室后,向天亮没坐回原处,而是走到陈美兰和杨碧巧面前,硬挤坐到她们二人之间。

    陈美兰和杨碧巧笑着往两边让了让。

    向天亮靠着沙发背,双腿分开,搭在陈美兰和杨碧巧的腿上,然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杨碧巧推了向天亮一把,“哎,杨小丹把录音拿回来了没有?”

    “拿回来了,她们还算讲信用。”

    “你确信她们没有复制吗?”

    “即使她们复制了留底了,也用不着害怕。”

    “为什么?”

    “呵呵……”

    杨碧巧伸手在向天亮胳膊上拧了一下,“跟我们还故弄玄虚呀?”

    “碧巧,你不用替的担心,玩这些小聪明,谁能玩得过他呢。”陈美兰笑着说道,“谢娜和马蕴霞提出另一个条件,要求天亮把手中掌握的谢自横的罪证交出去,天亮是交出去了,但那是假的,谢娜和马蕴霞也许不知道真假,可谢自横自己知道,谢自横知道,他现在是出来了,是被保外就医了,但天亮手上掌握的证据,不但可以把他谢自横重新送回监狱,还可以把他的刑期加上几年,因此,谢娜为了她父亲,是不敢乱来的。”

    “咯咯……难怪这么轻松呀。”杨碧巧瞅着向天亮笑。

    向天亮也瞅着杨碧巧,目标当然是她的大胸脯,“臭娘们,你是巴不得我有事是吧?”

    杨碧巧急忙靠到向天亮身上,讨好地说,“我哪敢呀,我可不敢得罪我的老公,咯咯……”

    向天亮没笑。

    “天亮,你心里有事?”陈美兰很细心。

    看看陈美兰,又瞧瞧杨碧巧,向天亮欲言又止。

    “哟,什么事连我们都不能说吗?”杨碧巧奇道。

    “我想去看看清清姐和亚娟姐。”

    陈美兰和杨碧巧异口同声,“不行。”

    柳清清和李亚娟都生了,生的都是儿子,作为播种者,向天亮理应去看看。

    问题是柳清清和李亚娟现在住在市区,住在市公安局局长周台安的家里,非常的隐秘,也非常安全,周台安的老婆是妇产科医生,为了柳清清和李亚娟还特意请了长假。

    但是,如果向天亮去看柳清清和李亚娟,就会很不安全,从周台安反馈过来的信息分析,向天亮现在是无数人的目标,待在滨海县还行,一旦出了滨海县,很可能会被盯上。

    所以包括周台安、陈美兰和杨碧巧,一致反对向天亮去看望柳清清和李亚娟。

    向天亮后悔不已,柳清清和李亚娟当初是藏身在百花楼里的,因为百花楼要增建第五层第六层,她们俩人才住到周台安家去的。

    “唉……听你们的,安全第一,安全第一啊。”

    看着向天亮唉声叹气,杨碧巧安慰道:“柳清清和李亚娟事你甭管,机会合适的时候,周局长会把她们送过来的。”

    陈美兰说得更认真,“你现在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工作上吧。”

    向天亮知道陈美兰说的工作是什么,人事人事,还是人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