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172章 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夕阳西下,海天变成了灰色,预示着黄昏的降临。

    起风了。

    冬天的海风,吹在脸上的感觉,象刀子般的冰冷。

    莫小莉缩了缩脖子,急忙竖起了风衣的领子。

    向天亮从车顶上跳了下来,“臭娘们,咱们该往回走了。”

    “我是北方人,我不怕冷。”莫小莉不肯下来。

    向天亮笑着说,“冬天的海风能让女人的皮肤老化,吹一个小时就能让女人衰老一天哦。”

    这话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急忙从车头下来,坐到副驾座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包里拿出化妆盒,在漂亮的脸蛋上涂脂抹粉起来。

    “臭娘们,你已经够漂亮了,就别再臭美了。”向天亮笑道。

    莫小莉看着向天亮,“哎,我真的很漂亮吗?”

    “这还用说么,当然漂亮。”

    “怎么个漂亮呢?”

    “呵呵……怕你生气,不敢说。”

    “说,我不生气。”

    “嗯……”向天亮微笑着说,“臭娘们,你漂亮得让人垂涎欲滴,秀色可餐啊。”

    “是吗?”

    “是。”

    “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呢?”

    向天亮乐道:“有什么不敢看的,只不过我觉得,距离产生美,我们坐得太近了。”

    “嘻嘻,你看着我,我就告诉你,我找你的第二个目的。”

    向天亮看着莫小莉。

    莫小莉的身体有意动了动,胸前的两座玉山,立即波涛涌动。

    向天亮心里一热,顿起化学反应,两腿之间的帐篷马上膨胀起来。

    莫小莉的目光,自然自然地落到向天亮的大帐篷上,娇声地一笑,“真不老实。”

    向天亮也笑起来,“放心,它很老实,它不吃人。”

    “嘻嘻,我看它很不老实,以前它吃过人吧。”莫小莉笑声连连。

    “呵呵……”向天亮脸不红心不跳,笑着说,“臭娘们,你还没说你的第二个目的呢。”

    “你猜。”莫小莉甩了甩头发,朝向天亮秀了个媚眼。

    “这怎么猜呢?”向天亮摇着头。

    “八爷,你猜嘛。”莫小莉红唇一撅,竟然撒娇起来。

    向天亮笑了笑,臭娘们是老干柴装嫩,有点做作了。

    “这很难猜啊……你是个画家,而滨海风光独特而又秀丽,所以,你到滨海县来是为了采风写生,找我就是为了让我帮你找几个适合你采风写生的地方。”

    莫小莉摇头道:“不对,你猜错了。”

    向天亮挠着头说,“那……要么你就是来玩的,找我是因为整个滨海县,你只认识我一个人。”

    “不对,不对。”莫小莉小女孩似的,歪着头笑看着向天亮。

    “实在猜不着,臭娘们,请给点提示吧。”向天亮笑着说。

    “嗯……八爷,我是来找你要帐的。”莫小莉娇声道。

    向天亮奇道:“要帐的?我欠你什么吗?”

    莫小莉说,“是,你欠我了的。”

    “哦……那么,再给点提示吧”

    “嗯……第一个目的可以在电话里谈,而这个目的是必须面谈的。”

    向天亮似笑非笑,“噢……我好象明白了。”

    “你说,你明白什么了?”

    向天亮盯着莫小莉,看她的胸前,两团肉球在微微的颤动。

    欠帐,无非就是欠的在市委招待所那笔帐,莫小莉当时穿的是浴衣,浴衣又滑落在地上,整个身体都被向天亮看见了。

    莫小莉也在看着向天亮,当然,看的是他的大帐篷。

    忽地噗的一笑,向天亮说,“哦,我好象是欠了你一笔帐。”

    “总算想起来了。”莫小莉的脸忽地红了起来。

    “呵呵,这帐不好玩啊。”向天亮笑着说道。

    “不想还了吗?”莫小莉娇羞地问。

    心照不宣,向天亮笑道:“这笔帐有点复杂,你说吧,我该怎么还呢?”

    “反正要还,不还不行。”莫小莉红着脸说。

    向天亮收回目光,看着车外的夜色,不说话了。

    莫小莉来历不明,有点高深莫测,向天亮不想“深入发展”。

    莫小莉说,“八爷,你是胆小鬼。”

    向天亮说,“臭娘们,这不是胆小,是小心谨慎。”

    莫小莉说,“嘻嘻,不会是中看不中用吧。”

    向天亮说,“呵呵,它的勇猛,犹如原子弹。”

    莫小莉说,“原子弹也得试验。”

    向天亮说,“你是核物理学家吗?”

    莫小莉说,“我是。”

    向天亮说,“也许是,但顶多是业余,或者是客串。”

    莫小莉说,“八爷,客串一回不行吗?”

    向天亮说,“臭娘们,你听过一首歌吗?”

    莫小莉说,“什么歌?”

    向天亮说,“台湾歌手邓丽君唱的,《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莫小莉唱了起来,“送你送到小村外,有句话儿要交代,虽然已经是百花开,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记着我的情记着我的爱,记着有我天天在等待,我在等着你回来,千万不要把我来忘怀。”

    向天亮接着也跟唱起来,“送你送到小村外,有句话儿要交代,虽然已经是百花开,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记着我的情记着我的爱,记着有我天天在等待,我在等着你回来,千万不要把我来忘怀。”

    莫小莉说,“嘻嘻,我还听过另外一个版本呢。”

    向天亮说,“怎么唱的?”

    莫小莉又唱起来,“送你送到小村外,有句话儿要交代,现在已经是百花开,路边的野花真呀真鲜艳,记着我的情记着我的爱,记着有我天天在等待,路边的野花,不采白不采,不采白不采。”

    向天亮笑着说,“呵呵,路边的野花真呀真鲜艳,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还是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呢,不过这句唱得不对,不采白不采,怎么可能是白采呢?”

    莫小莉说,“八爷,那你欠我的,你到底想不想还呀?”

    向天亮说,“还,一定要还。”

    莫小莉说,“怎么还?”

    向天亮说,“我怎么欠你的,就怎么还你呗。”

    莫小莉说,“现在可以吗?”

    向天亮说,“可以。”

    莫小莉的一只手,伸到了向天亮的大帐篷上,狠狠地抓住了。

    向天亮说,“怎么样?”

    莫小莉说,“一根铁棍。”

    向天亮说,“臭娘们,可以把你的手拿回去了吗?”

    莫小莉说,“八爷,我还没认识它呢。”

    向天亮说,“若是有缘,定会认识。”

    莫小莉说,“我想现在就认识。”

    向天亮说,“不行,我有事,要马上回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