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202章 不为所动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怔了怔,心说够快的,下马威说来就来了。

    不只是一个人挡住他,旁边还有两个,身后也有两个,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这是黄昏,冷风习习,天上开始飘起了雪花。

    向天亮点上了一支烟,不慌不忙地问,“你们是什么人?”

    “对不起,请出示一下你的证件。”面前的三十多岁的男子重复了刚才的话。

    向天亮也重复着,“你们是什么人?”

    “现在是我在问你。”

    向天亮淡淡地笑了,“对不起,据我所知,只有警察才有权查看公民的证件,请问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警察。”

    “便衣警察?”

    “不错。”

    向天亮点了点头,“好吧,请你们先出示证件,证明你们是警察之后,你们才向我行驶警察的权力。”

    “放肆。”

    喝声中,两只手从两边伸过来,搭到了向天亮肩上。

    “岂有此理。”

    向天亮一声低喝,双肩一沉一抖,将两只手“甩”了开去。

    忽地,向天亮的面前,多了两个黑洞洞的枪口。

    向天亮一点都不惧怕,警察出枪,十有八、九是关着保险的,关着保险的枪,在向天亮眼中连烧火棍都不如。

    “来得好。”

    向天亮想也没想,双臂骤地上扬,撞在了两只拿枪的手上。

    两声惨叫,伴随着骨折的声音,两支手枪飞了起来。

    接着,是两个人躺在了地上,捂着手腕惨叫连连。

    向天亮双手上举,接住了下落的两支手枪。

    “啪。”两支手枪撞在了一起。

    两声“咔嚓”。两支手枪的保险已被打开。

    那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从目瞪口呆中惊醒过来,右手伸向了自己的腰间。

    可是,三十多岁的男子还没来得及掏出枪来,脑袋已被两支手枪顶住了。

    “对不起,请出示你的证件。”

    向天亮的声音,比这零下十几度的天气还要冷。

    “不……不要误会,不要误会。”三十多岁的男子,声音有些发颤。

    “出示你的证件。”

    三十多岁的男子,抖抖擞擞地拿出了证件,双手递到向天亮的面前。

    “打开证件。”

    向天亮手中的双枪,还顶着三十多岁男子的脑门。

    证件打开了,借着路灯的灯光,向天亮瞥了一眼,证件是真的。

    原来,眼前这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是京城市公安局京东分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段鹏。

    “段副支队长,得罪了。”

    向天亮收起了双枪,却没有马上还枪的意思。

    “对不起,请归还我们的枪,请出示你的证件。”

    这个段鹏还挺犟,全然不顾躺在地上的两个同伴。

    向天亮微微一笑,将双枪递给了段鹏,“对不起,我没带证件。”

    身上带的证件,身份证、驾驶证、持枪证、特勤证、特别通行证,证件齐全,可向天亮根本没有想亮证的意思。

    明摆着是故意来找茬的,向天亮心知肚明,采取的是拒不合作的态度。

    段鹏的手上动作也蛮快的,两支手枪的枪口,瞬间已对准了向天亮。

    向天亮的身后,还有两个便衣,也掏出了手枪顶在他的背上。

    “既然你没带证件,那么请跟我们走一趟吧。”段鹏冷冷地说道。

    向天亮一动不动,“凭什么要我跟你们走?”

    “你拒绝接受检查,你拒绝出示证件,你还打伤了两名警察。”

    “呵呵……”向天亮笑着说道,“理由很充分么,好吧,我跟你们走。”

    “等一等。”

    随着一声“等一等”,从帝都皇朝会所门口,走出来一个穿着呢大衣的中年人。

    “段鹏,收起你们的枪。”

    “余市长。”段鹏见了中年人,顿时收起了双枪。

    另两个便衣也各自收起了枪。

    向天亮心道,哪来的余市长?京城市没有姓余的市长啊。

    余市长对段鹏说,“段鹏,你不知道他是谁吗?易老易祥瑞的关门弟子向天亮,你们真是瞎了眼了,要不是人家手下留情,你们五个全都得躺下。”

    段鹏一脸的惊讶,看着向天亮问,“你是向天亮?”

    “应该是。”向天亮微笑着说。

    “对不起,对不起。”

    警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不知道易祥瑞,就不是一个合格的警察。

    徒以师贵,向天亮沾了恩师易祥瑞的光,在警界也有点小名气。

    只不过向天亮的名气有点那个,他的名字出现在反面教材里,去年夏天他从几千人的追捕下的成功逃脱,作为警方失败的案例,成了他母校大四学弟们的必读课目。

    段鹏他们灰溜溜地离开了,出现得突然,离开也很快。

    向天亮看着余市长,“谢谢。”

    “不客气。”余市长从呢大衣的口袋里拿出了右手,朝向天亮伸了过来,“余锦豪,幸会幸会。”

    向天亮急忙伸手,“余市长您好,我是向天亮。”

    想起来了,是北河省青连市市长余锦豪。

    当然,向天亮是心知肚明,这个余锦豪,应该是包国银口中的那位“朋友”。

    余锦豪,四十二岁,前政治局委员余国仁的儿子,一年前出任北河省青连市市委副书记兼市长,是政坛冉冉升起的新星。

    对向天亮这样的小字辈来说,余锦豪的名字,可以用如雷贯耳来形容。

    但是,向天亮心里藏着的是不爽的感觉,堂堂的一市之长,用这种近似于小儿科的苦肉计,未免太看不起人了。

    “天亮同志,你怎么惹上警察了?”

    余锦豪亲切地问着,握着向天亮的手不放。

    “呵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能说我运气不好吧。”

    “运气?哈哈……这个解释有意思嘛。”

    “幸亏我有贵人相助。”

    余锦豪终于放开了向天亮的手,“不足一提,不足一提,相请不如偶遇嘛。”

    相请不如偶遇?向天亮不为所动,心里笑了,偶遇也没用,咱不接你的茬。

    但是,向天亮脸上还是感激和尊敬并存,“余市长,再次谢谢您,我要向您说声对不起了。”

    “哦?你有事要办?”余锦豪还是热情有加,“我开车来的,要不我送送你?”

    向天亮笑着说,“让市长开车送副县长,市长愿意,可副县长不敢啊。”

    “哈哈……”

    “呵呵……”

    “那么,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向天亮转身离开的瞬间,后脖子分明感到了阵阵凉意。

    不行,这事得请老师指点一下迷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