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508章 攀亲戚(上)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到嘴的肉不吐出來  看得着的肉要据为己有  那批缴获的走私货  向天亮早已划入了县财政的收入预算中

    易祥瑞已是离休之人  他只管帮忙破案  案子破了就沒他什么事了

    破案也是要讲政治的  有些事他不想做  但也只能无奈地接受

    在天星投资公司走私案里  涉及到若干个官二代  易祥瑞只有选择回避

    易祥瑞早料到向天亮会弄虚作假  一方面将缴获走私货说成“就地烧毁”  另一方面将天星投资公司高层的走私说成是“有人冒用天星投资公司的名义”  还有  彻底让天星投资公司消失

    到此为止  天星投资公司走私案就算是了了

    易祥瑞默然长叹  自此甚少露面  也不再参与具体的事务  只是一门心思地著书立说  将自己波澜壮阔的五十年留在了文字里

    向天亮是对的  尽管他做得不对  易祥瑞沒有责怪向天亮  他不得不承认  向天亮混出來了

    是的  向天亮混出來了  也混对了

    另一边  对于任天行的死  邵三河也处理得妥妥贴贴  他跑到向家  将一干向家长辈找到一起  先公布任天行的所作所为  再宣布任天行的死讯

    向家人沒有闹事  很快接受了任天行已死的事实  因为即使根据向家的家规  任天行也够得上关在猪笼里沉江好几次了

    邵三河只是隐瞒了这样一个细节  任天行被打死的时候  向天行就在现场  并且是眼睁睁看着任天行被打死的

    能瞒多久就多久  向天亮和邵三河都知道  有一天  这个细节是会被暴露的

    而在百花楼里  李玟和许燕许琳母女三人的自我惩罚还在进行当中

    向天亮沒去看上一眼  李玟和许燕许琳母女三人该罚  非罚不可  即使她们是省委书记的女儿和外孙女

    李玟和许燕许琳母女三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足不出户  不吃不喝  已经超过六十个小时了

    虽然向天亮沒去看上一眼  但他看出了其中的猫腻  所谓的李玟和许燕许琳母女三人不吃不喝  彻头彻尾是假的  几个女人在偷偷地往李玟和许燕许琳母女三人的房间里送吃的

    看出了其中的猫腻  向天亮就更不管不顾了  臭娘们  看你们这出自我惩罚的戏能演到什么时候

    现在向天亮关注的焦点  还在市委书记张宏和副市长许西平的身上

    张宏和许西平还在滨海县

    上午  张宏和许西平一起去了滨海县“两个项目”工地

    下午  张宏继续在滨海县“两个项目”工地检查指导工作  许西平去了滨海县东部的几个渔业乡检查指导工作

    临近黄昏  张宏先回到了滨海县城关镇

    回请向天亮  张宏把请客的地点也放在了南北茶楼

    也是在七楼的包间

    只不过这一次沒有女人  只有向天亮和张宏两个人

    开始喝酒的时候  向天亮问  “老张  老许不來吗  ”

    张宏微笑着说  “天亮  你这个人挺有意思的  明知道是我个人请你  还要问老许來不來  而且  还特意在开始喝酒以后问我  ”

    “对  我这叫明知故问  ”向天亮点着头承认

    “你是聪明人  ”张宏笑道

    昨天晚上谈的是张宏和许西平的共同利益  而今天晚上要谈的  应该是张宏的个人利益了

    许西平不來或迟來  是知趣  知趣地回避

    向天亮喝了一杯酒  “老张  今天该办的事都办妥了吗  ”

    “你放心吧  今天上午我去你们县两个项目工地之前  已经在你们县民政局和莫小莉办理了离婚手续  与此同时  我打电话告诉了天星投资公司  据我所知  今天下午两点到四点半  国泰集团公司和天星投资公司在清河大酒店举行了谈判  并就国泰集团公司收购天星投资公司达成了初步协议  如果顺利的话  双方将在明天上午九点  正式签署国泰集团公司收购天星投资公司的正式协议  ”

    一边点头  向天亮一边“噢”  “老张  说实在的  我对你还是不大信任的  ”

    张宏也很实事求是  “我也沒把你当朋友  ”

    向天亮笑道:“而且  你一边签订城下之盟  一边心里在恨恨地想  有朝一日  我一定会收拾你这个臭小子的  ”

    “哈哈……说得是  说得是  我猜你心里也一定在这这样想  老东西  我表面上待你是客  其实我把你当成是贼  ”

    “彼此彼此  ”向天亮大笑

    张宏问道:“这样挺好  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

    “请指教  ”

    张宏又问  “你知道我这个张家  和你外公张桥山那个张家  到底是什么关系吗  ”

    向天亮摇着头  “听说有点瓜葛  但具体的我不知道  ”

    张宏道:“细算起來  我父亲与你外公是未出五服的同宗堂兄弟  但两家分住两个村  隔着一条小山沟  我爷爷是地主  村子周围几千亩土地都是我们家的  你外公家是贫农  是我们家的佃农  ”

    向天亮笑着说  “我说老张  你是在攀亲戚吗  我可不吃这一套  ”

    “你想得美  ”张宏说道  “六十年前的土地革命战争时期  我父亲在京城读书  并加入了xx党  几乎是同时  你外公在家乡参加了xx起义  还担任了赤卫队的大队长  你外公带着上千名农军进行打土豪分田地的第一个土豪  就是我的爷爷  我爷爷就是被你外公亲手枪毙的……六十多年來  两个张姓的革命家一文一武  殊途同归  但从來沒有任何來往  到我们这一代也是如此  所以  你我是不可能攀上亲戚关系的  ”

    原來是这样  向天亮松了一口气  “老张  都六十多年了  你们张家还在心里怀着仇恨吗  ”

    “时间是消灭仇恨的最好武器  ”张宏凝重地说  “但是  仇恨已死  伤疤犹在  两个张家老死不相往來  井水不犯河水  犹如生活和工作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  ”

    正在这时  莫小莉推开门走了进來

    “我说老张  ”向天亮看了一眼莫小莉  又慢慢地笑了起來  “我忽然有了一个念头  我觉得吧  你和我之间  我们两个倒是可以攀上亲戚关系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