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515章 大调整(中)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罗正信说  “我看这个滨海市筹建工作小组的组长  很可能是李文瑞书记担任  他正好退下來了么  ”

    “错  他公开承诺了  卸任省委书记后  不参与任何政务活动  ”向天亮道

    徐群先说  “应该是黄正忠省长吧  新官上任  而且这个滨海市又是他力主推动的  ”

    “也不对  据我所知  这个滨海市筹建工作小组早就成立了  只是一直沒有公布  那时候应该还是李文瑞书记作主的嘛  ”向天亮摇着头

    焦正秀心里一动  “这么说來  是高玉兰部长担任这个滨海市筹建工作小组的组长了  ”

    “老焦说对了  ”向天亮笑着点头  “李文瑞书记公开承诺卸任省委书记后  不再参与任何政务活动  所以他不久前就主动主持了这个滨海市筹建工作小组的成立  这个滨海市筹建工作小组的组长  正是高玉兰部长  也就是新的省委副书记高玉兰同志  ”

    罗正信道:“这是好兆头啊  ”

    徐群先道:“事情往往就是这样  戏沒上演  剧本必定是早就写好了的  ”

    焦正秀笑着说  “不管怎么说  有高玉兰部长担任这个滨海市筹建工作小组的组长  看來在座各位是不会吃亏了  ”

    向天亮呵呵地笑了起來  “你老焦和老徐  是不大会吃亏的  很可能各升一级  从副处升到正处  老焦能进市常委会  老徐能当个副市长  ”

    徐群先问  “你和老罗呢  ”

    向天亮道:“明摆着的么  我早和老罗说过了  我们俩的年纪不对路  生不逢时啊  他五十一我二十六  要是平均一下  我们俩这次一定也能上进一步  以我看那  老罗要么留在未來的市政府办公室当个副处级别的副主任  要么去市人大或市政协当个正处级别的副主任或副主席  至于我  嘴上无毛  办事不牢  往上提难以服众  门都沒有  保持现在的级别  那就只能去市属部门当个一把手喽  ”

    罗正信苦笑道:“不错  天亮早和我说过了  这次两县合并成市  我们两个必定是最倒霉的  ”

    “呵呵……罗胖子  你说什么那  这不叫倒霉  这只能叫运气不好  ”向天亮大笑

    焦正秀点着头道:“天亮说的是客观事实  两县合并成市  行政区域从县处提到副厅  对大多数人來说  会往上提一级  尤其是年龄符合条件的  肯定有好处  但对一部分人來说  并不是一件好事  比方说  五十岁以上的副处  和四十岁以上的正科  不但提升不了  很可能还会退居二线呢  ”

    罗正信还是显得有些沒精打采

    作为罗正信的好朋友  徐正信笑道:“老罗  你也够可以的了  一年前你还是个正科级  而且你和谢影心的地下情又暴露了  本來应该是卷铺盖回家的  说不定连党籍都保不住  是天亮  出手帮你  不但家庭生活得偿所愿  仕途上还不退反进  成了副处级的县长助理  你这叫什么  你这叫典型的带病提拨  你自己跟自己比  简直是太幸运了  ”

    向天亮坏笑道:“呵呵……罗胖子啊  他就是发点牢骚和感慨而已  其实他早就想通了  ”

    “这话沒错  你们还不许我发点感慨吗  ”罗正信笑道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是市委组织部长余胜春打來的电话

    向天亮:“老余  你这是从哪儿给我打的电话啊  ”

    余胜春:“能在哪里  当然是在清河了  ”

    向天亮:“不会吧  据我所知  你是省政协常委  这个时候应该在省政府大礼堂里坐着嘛  ”

    余胜春:“本來是的  ”

    向天亮:“怎么  人家把你省政协常委的职务给撤了  ”

    余胜春:“哈哈  你以为呢  是市领导都去省里参加两会了  总得有人留下來看家吧  而且反正也沒我什么事  所以  我就主动要求留下來值班了  ”

    向天亮:“呵呵……我说老余  你这句‘反正也沒我什么事’  说得有点意思啊  ”

    余胜春:“狗鼻子  还挺灵的  ”

    向天亮:“你不会是有什么情绪吧  ”

    余胜春:“放心  我沒有情绪  ”

    向天亮:“那你是什么意思  ”

    余胜春:“省委领导班子调整  沒我什么事  清河市一分为二  清河市委基本不变  沒我什么事  几天前  省委组织部长高玉兰找我谈过话  我现在的位置不变  你说说  能有我什么事吗  ”

    向天亮:“这倒也是  还真沒你什么事  ”

    余胜春:“所以  我留在市里值班  乐得自在逍遥  ”

    向天亮:“不过  我还是听出來了  你话里有话  ”

    余胜春:“嗯  也就你听得出來  ”

    向天亮:“说  什么事  ”

    余胜春:“昨天晚上  许西找过我  ”

    向天亮:“噢  他一定和你说  他在私下运作  要到滨海市來工作  ”

    余胜春:“对  就是这个事  ”

    向天亮:“你反对吗  ”

    余胜春:“当然反对  ”

    向天亮:“为什么  ”

    余胜春:“他去滨海市  你们的日子肯定好过不了  尤其是你  ”

    向天亮:“沒这么严重吧  ”

    余胜春:“将來你会看到的  ”

    向天亮:“沒办法  他的新老丈人季乐行在帮他运作  你我之辈只能干瞪着双眼  ”

    余胜春:“这是实话  但你和陈美兰要小心  许西平不可能和你我一条心的  ”

    向天亮:“这个我心里有数  到了滨海  他起码不是地头蛇了  沒什么好怕的  ”

    余胜春:“他野心很大啊  ”

    向天亮:“嗯  他有野心  ”

    余胜春:“可惜啊  我不能去滨海市和你并肩战斗了  ”

    向天亮:“呵呵  你也想來滨海市工作吗  ”

    余胜春:“想啊  ”

    向天亮:“呵呵……可惜  可惜  滨海这座庙太小  装不下你这尊大佛啊  ”

    余胜春:“哈  我也是说说而已  ”

    向天亮:“我知道  什么时候过來  咱们和谭俊一起聚聚  ”

    余胜春:“行  等他开会回來  咱们聚一聚  ”

    向天亮:“说定了  ”

    电话刚搁下  却又响了起來  向天亮只得又拿起了电话

    这一次  是副市长高兴打來的电话

    向天亮:“老高  你好  ”

    高兴:“天亮  不忙吧  ”

    向天亮:“不忙  正在办公室看电视呢  ”

    高兴:“等着看省委领导班子的调整新闻  ”

    向天亮:“对  ”

    高兴:“我也在看  ”

    向天亮:“你沒去省里参加两会吗  ”

    高兴:“哈哈  我既不是省人大代表  又不是省政协委员  再说又沒人邀请  我怎么可能去开会呢  ”

    向天亮:“那你打电话过來  是不是有事啊  ”

    高兴:“这清河市马上要一分为二了  你我就要分家  我就不能和你说几句话吗  ”

    向天亮:“当然可以  当然可以  呵呵……”

    高兴:“再说了  我还有可能变成滨海人呢  ”

    向天亮:“哦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

    高兴:“还不一定  还不一定  ”

    向天亮:“老领导  你要是藏着掖着  就忒沒意思了  ”

    高兴:“事情是这样的  前几天  省委组织部长高玉兰同志给我來过电话  ”

    向天亮:“哦  什么情况  ”

    高兴:“高部长对我有两个可能的安排  ”

    向天亮:“快说快说  是什么可能的安排  ”

    高兴:“一  是调到即将成立的滨海市担任常务副市长  ”

    向天亮:“这是好事啊  ”

    高兴:“可这要和许西平竞争  ”

    向天亮:“我知道  许西平也在争这个位置  ”

    高兴:“而且  高部长说  很可能争不过许西平  ”

    向天亮:“嗯  上层也在搏弈  最终的结果必定是互相妥协  滨海市的人事安排  不可能是高部长一个人说了算  ”

    高兴:“我理解  尽管我也很想來滨海市工作  ”

    向天亮:“那第二个安排呢  ”

    高兴:“如果我去不了滨海市  而许西平去了滨海市  那我就接他的班  先以副市长的身份进入市委常委会  ”

    向天亮:“老领导  这是大好事  这也是进步啊  ”

    高兴:“是的  这是好事也是进步  可问題是……”

    向天亮:“什么问題  ”

    高兴:“我听说滨海市成立以后  高部长将负责联系滨海市  ”

    向天亮:“也就是说  你们清河市要由别的省委领导负责了  ”

    高兴:“对  应该是由省委副书记陈益民负责  ”

    向天亮:“嗯  我猜也是他  因为张宏在清河么  ”

    高兴:“所以  我怕坐不稳啊  ”

    向天亮:“老高  这个问題根本不成问題  你大可放心  ”

    高兴:“话是这么说  但我你是了解的  我心里沒底啊  ”

    向天亮:“老领导  我可以给你打包票  三五年内  你完全可以高枕无忧  ”

    高兴:“这么有把握吗  ”

    向天亮:“我跟你交个底吧  市委副书记周平  市委副书记郑右庭  市委组织部长余胜春  常务副市长张重阳  市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长周台安  市委统战部长张衡  市警备区司令方成军  都是你可以靠近的人  加上你自己  你算算  你还需要担心吗  ”

    高兴:“噢……我明白了  ”

    向天亮:“老领导再见  我要看电视新闻了  ”

    ……

    电视屏幕上  出现了省政府大礼堂的大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