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522章 一对活宝(中)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真不敢相信  被人卖了还会帮着数钱的陈大宝  居然还能亦官亦商  公开当着市园林管理所所长  背地里还开着一家园林建筑工程公司

    杨碧巧也不相信  她皱着秀眉  冲着向天亮使了个眼色

    因为电话还沒有挂断  杨碧巧怕陈大宝听见  她凑到向天亮的另一只耳朵边  悄声地说  “天亮  我有个不好的预感  ”

    向天亮心里一动  捂住了话筒  “碧巧姐  你想到什么了  ”

    杨碧巧看了一眼女儿刘静  欲言又止

    刘静会错了意  “妈  你别想赶我走  ”

    说着  双手划水  “游”过來与向天亮來了个亲密接触

    向天亮板着脸说  “丫头  在我电话沒有接完之前  你要是敢说一个字  我就不理你了  ”

    意识到向天亮是认真的  刘静不敢怠慢  一边点着头  一边赶紧闭起了小嘴

    杨碧巧说  “天亮  你问问陈大宝  他的公司合伙人是谁  ”

    “你是说  ”向天亮有些明白过來了

    “嗯  ”杨碧巧点着头

    向天亮又将话筒放到了耳边

    向天亮:“大宝  你真想好了要來滨海工作吗  ”

    陈大宝:“早就想好了  听说滨海县和南河县要合并成市的消息  我就有这个打算了  ”

    向天亮:“噢  狗鼻子挺灵的嘛  ”

    陈大宝:“那还用说吗  一张白纸  正好写字  滨海园林事业是个空白  正好可以发挥我的一技之长  ”

    向天亮:“我呸  你有屁个一技之长  ”

    陈大宝:“哎  好歹我也是园林管理所所长  我有中级园林师职称的  ”

    向天亮:“他妈的  你花多少钱买的  ”

    陈大宝:“反正  反正我也算是半个专家么  ”

    向天亮:“士别三日  当刮目相看  陈大宝  你一边当着市园林管理所所长  一边开着园林建筑工程公司  亦官亦商  左手右手互相倒腾  牛人啊  ”

    陈大宝:“其实  嘿嘿……其实  你也猜得到的  ”

    向天亮:“哼  我猜得到什么  我猜不到  ”

    陈大宝:“其实你知道的  我哪有那能耐啊  ”

    向天亮:“这一年捞了不少吧  ”

    陈大宝:“沒  沒多少  ”

    向天亮:“你啊  我看你离监狱的大门不远了  ”

    陈大宝:“哎  你别吓我啊  ”

    向天亮:“说  公司的名称叫什么  ”

    陈大宝:“清河市仿宋园林建筑工程公司  ”

    向天亮:“还仿宋呢  公司的法人代表是谁  ”

    陈大宝:“张贵林  ”

    向天亮:“这个张贵林和你是什么关系  ”

    陈大宝:“他是  他是我家巧仙的远房亲戚呢  ”

    向天亮:“以前是干什么的  ”

    陈大宝:“一个农民  石匠  ”

    向天亮:“哦  那你告诉我  你的真正合伙人是谁  ”

    陈大宝:“……老刘  ”

    向天亮:“老刘  哪个老刘  ”

    陈大宝:“就是……就是刘青同  杨县长的前夫  ”

    向天亮:“他妈的  你果然和他搞到一起去了  ”

    骂声中  向天亮挂挂掉了电话

    果然是刘青同  向天亮和杨碧巧都猜着了

    刘青同是杨碧巧的前夫  原市建设局园林和名胜古迹管理处的副处长、代处长  在园林建筑和管理方面确时一把好手  后來因贪污受贿  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但他动用了关系  在监狱里只待了十个月就出來了

    沒想到刘青同出來后  “无官一身轻”  又干起了园林建筑这个“老本行”

    陈大宝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他那个市园林管理所所长  是向天亮帮他谋取的  本意是让他过几天好日子  沒想到他和刘青同搞到一块  玩起了“左右互搏”的游戏

    “天亮  陈大宝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不能让他过來  ”杨碧巧说

    “可是  继续让他胡闹  他非折腾进去不可  ”向天亮道

    杨碧巧问  “你把他调过來  能放心让他当园林管理所所长吗  ”

    向天亮笑着摇头  “那我可不敢  咱们滨海市成立以后  肯定要大兴土木  光园林建设这一块  每年一千万的预算总有吧  交给他  非得让他吞掉一半不可  ”

    “所以  回掉  你就说爱莫能助  ”

    向天亮含笑看着杨碧巧  “还有老刘呢  ”

    杨碧巧瞅了瞅刘静沒有说话

    刘静小声说  “我知道  老刘就是我爸  ”

    向天亮笑着问道:“丫头  你那个不安分守己的老爸  要來咱们这里浑水摸鱼  肯定是搞得咱们不得安宁  你说我该不该让他过來  ”

    “天亮哥  我的意见很重要吗  ”刘静调皮地反问道

    向天亮点着头  “你还别说  今晚我就民主一回  在允许不不允许你爸过來的问題上  我、你妈、你  咱们三个人共同决定  ”

    “我也有表决权  ”刘静又靠到了向天亮的身上

    “对  你也有表决权  所以你可以自由地发表你的意见  ”向天亮笑道

    刘静先瞅了瞅母亲杨碧巧  杨碧巧身上一干二净  两座大玉山正在水里漂着  接着  她又看着自己的胸脯  自己的胸脯还戴着白色的罩罩  然后小声地说  “连起码的公平都沒有呢  ”

    向天亮会意地笑起來

    杨碧巧斥道:“死丫头  你别得寸进尺  ”

    话音刚落  刘静却真的得寸进尺了

    当然  刘静的得寸进尺  得益于向天亮的举动  他那双手在水里上下齐动  随着一阵水声和水花  浴缸里飘浮起两块白色的东西  那是刘静的罩罩和小内内

    顿时  刘静象她妈一样  胸前浮起了两座玉山  那形状酷似她妈的  只不过小了一号  但其规模确实不小  起码同龄人只能望而兴叹

    向天亮很公平  左手管着杨碧巧  右手照顾刘静  四座玉山  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与此同时  向天亮也沒吃亏  他那个泡在水里的肉桩  本來由杨碧巧的双手掌握  现在又多了两只小手  于是乎  四只手在那里争夺起來

    向天亮瞅着杨碧巧和刘静发笑

    争夺并沒有持续多久  因为很快就达成了妥协  一大一小  一下一上  两只手在肉桩上达成了和平共处

    杨碧巧的另一只手  在向天亮的胳膊上狠狠地拧着  “大坏蛋  大坏蛋……这下你满意了吧  ”

    “呵呵……这个问題得问问当事人哦  ”向天亮问刘静  “丫头  现在你认为公平了吗  ”

    “公平了  公平了  咯咯……”

    “好  那你就发表你的意见吧  ”

    刘静歪着小脑袋  先做了一番思考  再很认真地说  “我知道  现在的形势很明朗  天亮哥你还沒有打定主意  而我妈却是态度坚决  旗帜鲜明  ”

    “有意思有意思  丫头  你再分析得具体一点嘛  ”向天亮鼓励道

    “我妈肯定是不愿意我爸到这里來  她巴不得离我爸远远的  因为他就象一匹害群之马  不仅害自己  还会害我们大家  而且一旦惹事  还会影响到我妈的仕途  再说……再说我妈我爸虽然离了婚  但因为我的存在  我爸要是过來了  难免要影响到你天亮哥和我妈的事  我妈为了讨好你天亮哥  当然不想让我爸出现在视野里了  ”

    向天亮吃了一惊  刘静这小丫头不简单  人小鬼大  分析得很到位啊

    连杨碧巧都听得入了神  宝贝女儿长大了

    “而天亮哥你呢  心里是不希望我爸过來的  但嘴上不好意思说出來  这倒不是为了我妈  而是为了我  你是怕我闹心  因为我爸毕竟是我的爸  他就是十恶不赦、遗臭万年  他也是我爸  还有  那个陈大宝叔叔  是天亮哥的好朋友好兄弟  天亮哥你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好朋友好兄弟的请求  你是在意的  哪怕这请求有问題……”

    向天亮和杨碧巧听得面面相觑

    杨碧巧道:“丫头  那你说说  该不不让你爸过來  ”

    刘静咯咯地笑起來  “我妈反对  天亮哥一半反对一半支持  我爸形势不妙了……嗯……为了我妈  也为了不让天亮哥为难  更为了我自己  所以……所以  我决定投反对票  反对我爸來滨海市  ”

    “丫头  你确认吗  ”向天亮笑着问

    “我确认  ”刘静骄傲地扬着小脑袋

    “哦……丫头  我要奖励你  奖励你的正确选择……”向天亮伸手揽过刘静  大嘴一张  吞噬着她的玉山

    刘静一阵发颤  嘤咛一声闭上了秀目

    杨碧巧不干了  她了过來  将刘静推到一边  骑到了向天亮的身上

    向天亮知道杨碧巧要干什么  他采取了放任和配合的态度

    一阵水花一阵水响  杨碧巧的身体浮出水面  又很快沉入到热水里

    向天亮的肉桩被一个洞洞吞沒了……

    刘静白了她妈一眼  凑在向天亮耳边低声说  “天亮哥  我妈太迫不及待了  ”

    “你妈那叫骚  ”向天亮轻笑

    刘静终于笑出了声  “咯咯……也叫门心马叉虫  ”

    好事总是多磨  正当杨碧巧调整好自己的姿势  就要蓄势待发之时  电话的铃声突然又响了起來

    真是讨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