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529章 保持政治影响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其实沒有回滨海  而是待在清河  这一待居然待了三天

    说待还不如说躲  因为他躲过了三月二十一日  沒有出现在滨海市筹建工作小组的挂牌仪式

    再怎么豁达  也早有了思想准备  但终究是被排除在滨海市的领导班子之外  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有点放不下

    相见不如不见  眼不见还能图个清静  那种热闹的场面本來就不为向天亮所喜欢

    回滨海时是三月二十一日的晚上  向天亮一个人  丫头们在昨天就被蒋玉瑛带回滨海去了

    路过南河县时  向天亮心情好了起來  想想南河县在这次两县合并中的遭遇  他觉得和自己颇为相似

    生产总值是滨海县的三倍还多  面积只比滨海少三百平方公里  人口只比滨海少十万  更比滨海多了铁路和高速公路

    可是  两县合并后的城市叫滨海市  滨海市的政治中心设在原滨海县城关镇  也许唯一的理由  就是滨海这个名字比南河更为响亮

    就这样  有七百多年历史的南河县沒了  它被建县历史只有一百年的滨海县吃掉了

    大哥被小弟吃了  连个名字都沒留下  这样都毫无怨言  自己不过是不当副县长了  照样还是副处级  有什么好抱怨好纠结的呢

    一边开着夜车  向天亮一边总结自己这个分管农业的副县长的功劳  却发现总结这活儿不好干  有机会还得找丁文通帮忙  这小子妙笔生花  能把死的写活  应该能总结出大名堂來

    不过  仔细想想  待在分管农业的副县长位置上  还真沒搞出什么名堂來  尽他妈的不务正业了

    要说功劳  那“两个项目”应该算是吧  向天亮心想  引水工程  完成了百分之七十  已解决了三十多万人口和二十多万亩粮田的用水问題  土壤改造和改良  已将二十七万盐碱地变成了耕地

    这确实是功劳  要不是老子跑到京城去  求爷爷告奶奶地弄來那么多钱  那“两个项目”连影儿都沒有呢

    是功劳就得歌功颂德  对  找丁文通  让他写一篇通讯或报告文学  副县长不当了  牛皮就可以吹了  要特别强调  “两个项目”是滨海县成为滨海市的前提  这政治意义大了去了

    这叫不在其位  影响犹在  讲政治么  这就是保持必要的政治影响  让广大干部和群众记住向天亮这个响当当的名字

    对  保持政治影响  为“东山再起”做好准备

    向天亮的思维开始活跃和扩散  玩这些招  他应该是层出不穷、用之不尽的

    继续想  车速变得更慢了

    有了  三月二十六日  是县体委举办的一年一度长跑节的日子

    滨海县有悠久的长跑历史  五十年代初就有了这个长跑节  六十年代一度停止举办  改革开放以后又恢复了起來

    每年的三月二十六日  是城关镇最热闹的日子  因为这一天的长跑节  能吸引几千人参加长跑  十几万人围观  这几年有了电视  还会进行电视现场直播

    要是在那一天拿个冠军  那就更露脸了

    拿这个长跑节的冠军  向天亮还是蛮有把握的  当年读高中的时候  就曾参加过两回拿了两个十公里长跑冠军  可惜那两块铜制的金牌被他换了钱了

    从城关镇人民广场出发  向南跑二点五公路  左转上临时搭建的浮桥  下了浮桥就是小南河的沿河北岸大街  沿着北岸大街向西跑五公里  再通过临时搭建在小南河上的另一座浮桥折回小南河南岸  沿河向东跑二点五公里回到人民广场  正好是十公里

    就这么定了  报名参加今年的长跑节  为了造成轰动效应  首先要保密  其次要拿冠军  还有就是要上报纸上电视

    至于拿冠军  向天亮是把握大大的  前副县长参赛  冠军舍我其谁

    心里有些激动  车速又快了起來

    奔驰越野车快到城关镇的时候  向天亮又想到了第三个可以保持政治影响的招

    要跟市委书记陈美兰和市长谭俊商量  这个东江大学滨海学院筹建委员会要设在县委大院里  不但要设在县委大院里  还要设在主楼一楼大厅  牌子要大  字体要大  要把牌子挂在最显眼的地方

    让每一个进出县委大院的人一眼就能看到  看到了还能马上想起來  副县长向天亮永垂不朽了  但向天亮还在  他那响亮的名字还在县委大院里响着  他那光辉的形象与县委大院同在  他不朽的灵魂还在县委大院上空盘旋

    呵呵……就这么办  三招一出  老子的政治影响就保住了

    正在得意之间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是邵三河  今天的滨海县县委常委、县政法委书记兼县公安局局长  明天的滨海市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局长

    向天亮:“三河兄  恭喜了  ”

    邵三河:“你到哪儿了  ”

    向天亮:“你猜  ”

    邵三河:“不会是躲在哪儿喝闷酒吧  ”

    向天亮:“呵呵……不至于不至于  我马上到  我现在已经到了滨海市未來政治中心的近郊区  马上就能听到它的脉搏跳动了  ”

    邵三河:“大家都在等你  老地方  南北茶楼七楼  ”

    向天亮:“怎么了  你们是想给我开欢送会吗  ”

    邵三河:“去你的  我们正等你商量国家大事呢  ”

    向天亮:“伊拉克入侵科威特  你们商量了沒有  联合国安理会正等着你们的意见呢  ”

    邵三河:“哈哈……正在商量  就等你來一捶定音啊  ”

    向天亮:“哎  领导们走了沒有  ”

    邵三河:“滨海市筹建工作小组一共七人  副组长、省委组织部长韩成文  副组长、副省长谷同斌  工作组成员、省委副秘书长王新  工作组成员、省民政厅厅长段历青  都已经回省城去了  留下來的是组长、省委副书记高玉兰  工作组成员、省政府副秘书长周刚  工作组成员、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王国信  ”

    向天亮:“噢……该走的走  该留的留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