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538章 反正我赖上你了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两个项目”工程绝对是一块肥肉.预算三个亿还是向天亮弄虚作假掺了不少水分的.更何况弄來的是四亿多元.向天亮可以放弃别的.唯独“两个项目”工程不能.钱是他弄來的.工程是他力促上马的.他要做到有始有终.

    乘着这次县改市的人事安排的机会.向天亮把罗正信安排到了“两个项目”工程指挥部.这样一來.整个“两个项目”工程指挥部.基本上都是向天亮的人.

    让罗正信管这块“肥肉”.向天亮相当放心.

    以退为进.也不能退得太远.退而不管.象滨海学院筹的事.不过只是向天亮的一个“避风港”.可谓退可守进可攻.不想管的事.完全可以用“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去搪塞.

    要说向天亮有什么事放不下.那就是余胜的到來.据说连省委副书记高玉兰都不大清楚.这令向天亮大为不解.

    但向天亮不会去找余胜春问个究竟.他知道余胜春会采取主动.因为滨海县也好.滨海市也罢.这里是向天亮的地盘.

    果然.市第一次常委会议结束不久.余胜春就打來了电话.他要请向天亮吃饭.

    接完电话.向天亮就笑了.

    虽然是余胜春请客.但地点还是由向天亮定.还是在南北茶楼.以前“风光”时在这里.现在无职无权更不会去其他地方.

    正所谓无官一身轻.刚一见面.向天亮就开门见山.直奔主題.

    “老余.余副书记.你这招暗渡陈仓.玩得实在是漂亮啊.”

    余胜春笑了.但笑容复杂.无奈.内疚.兼而有之.

    “我就知道你会是这个反应.大多数人都是这个反应.我现在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向天亮斜眼瞅着余胜春.“你少來这一套.我现在都不知道.你到底是谁的人.到底是为什么來到小小的滨海市.”

    “哈哈……这怎么说呢.”余胜春似乎有些感慨.摇了摇头说.“这事是小孩子沒娘.说起來话长啊.”

    向天亮起身就走.

    余胜春眼急手快.一把拽住了向天亮.“兄弟.你别急啊.”

    “兄弟.去你妈的兄弟.”

    绷着脸.甩开余胜春的手.向天亮坐回到沙发上.

    “你以为我愿意來滨海工作吗.滨海暂时是一个副厅级市.以我看二三年内难改这个局面.经济前景看好.但政治资源不足.对我这个副厅级官员來说.到滨海來工作.就意味着原地踏步.”

    “可你还是來了.”向天亮说.

    余胜春苦苦一笑.“总的來说.我到滨海來工作.一半是身不由己.一半是主动要求.”

    “直说.少讲虚话行不行.”向天亮瞪了余胜春一眼.

    余胜春道:“首先.來滨海工作不是我的本意.我留在清河.有周平副书记和郑右庭副书记支持.日子过得不错.何必要來滨海呢.其次.我本來是有一个去中央党校学习的机会.就是今年下半年.因为调來滨海.这个机会也沒了.还有.我老婆她.她也不愿我來滨海工作.因为我们两口子的事.毕竟是发生在南河县的么.”

    向天亮微微地笑了笑.“但是.但是呢.”

    余胜春点着头.“但是.你我有言在先.除了与你交好.与高玉兰副书记保持一定的联系外.我还可以有自己的努力.”

    “这是你的权利.”向天亮也点着头.

    余胜春看着向天亮说.“前不久.我和李书群省长挂上钩了.”

    “噢……真的.”

    “嗯.”

    “这么说.你现在是李书群省长的人了.”

    “可以这么说吧.”

    向天亮笑道:“老余.这我得恭喜你.你找了个好靠山.足可以保你三五内仕途无忧.”

    余胜春忙说.“不过.我心里始终认为.我首先是你向天亮的朋友.是高玉兰副书记的人.然后才是李书群省长的人.”

    “呵呵.东成西就.不把全部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哎.这可是你我有约在先.我沒有犯规.”

    向天亮又点着头笑.“放心.我是不反对你这么做的.”

    “所以.当李省长提出.让我來滨海工作.我是不可能抗拒的.否则.我会失去他的信任.”

    向天亮问道:“那么.对你來滨海的使命.李省长有什么具体要求.”

    “沒有任何要求.”

    “沒有任何要求.不会吧.”

    余胜春点着头道:“我向李省长坦白了你我之间的关系.李省长笑着对我说.你去滨海市是工作.仅仅是工作.我对你沒有任何附加要求.”

    “就说了这些.”

    “是的.”

    向天亮心里稍稍松了口气.“老余.恐怕你还有事沒说吧.”

    “嗯.有一点.”余胜春道.“我孩子的事.被许西平看出了破绽.你是知道的.孩子怀上时.我和张小雅还沒有离婚.也就是说.这边我和张小雅离婚的时候.另一边都怀上孩有六七个月了.许西平是个有心人啊.婚外情.又有孩子.凭这两条.他能拿住我.”

    向天亮怔道:“他要挟你了.”

    “暂时还沒有.但以他的脾气.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的.”

    向天亮摇了摇头.“老余.你也太不小心了.”

    余胜春道:“所以.我索性來了滨海.因为我知道你能对付许西平.他不怵我.因为我在京城沒有靠山.但他怵你.因为你在京城有靠山.而且不止一个.远胜过他的靠山.”

    “呵呵……老余啊老余.你也太高看我了.”

    “怎么.你不帮我.”

    “我现在是不在其位.难谋其政.我拿什么帮你.”

    “谁都知道你是暂时蛰伏.以退为进.你仍然是滨海的政治核心之一.”

    “那我也得先翻身再起身啊.”

    余胜春微微一笑.“你.我.许西平.铁三角转战滨海.反正我赖上你了.”

    向天亮笑着说.“强龙难压地头蛇.许西平刚來.屁股不稳.手下沒人.所以在短期内.他沒有活动能力.更不会和不敢对你下手.恰恰相反.他首先要做的.是千方百计地拉拢你.”

    “这倒也是.”余胜春道.

    正说着.包厢的门被推开.进來的是余胜的前妻.国泰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张小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