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542章 老东西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莫小莉的老爸莫青山來了.

    向天亮听到这个消息却笑了.

    “你还笑.”莫小莉白了向天亮一眼.“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嘛.”

    瞅着莫小莉的窘态.向天亮一个劲地乐.

    柳清清和李亚娟相视一笑.起身离去.“这事我们帮不了哦.”柳清清留下了一句话.

    画家莫青山.一个老混蛋.老东西.

    “怎么办呀.”莫小莉挨到向天亮身上.红着脸问道.

    向天亮乐了.“我要是揍他.你不反对吧.”

    “揍他.还是不要吧.”

    “那我把他的玩艺儿割掉呢.”

    “那你不是要坐牢吗.”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让我怎么帮你.”

    “把他赶出滨海.永远不敢到这里來.”

    莫青山是个变态狂.迷恋自己的女儿.能天南海北地疯找.

    向天亮一个电话.把师弟杜贵临叫了过來.

    杜贵临这一次也高升了.滨海区区委常委、区政法委书记兼区公安分局局长兼政委.用向天亮的话说.终于独挡一面了.

    “师兄.你找我有事.”一边坐下.杜贵临一边问.

    “当然有事.总不是请你來吃饭的.”指着身边的莫小莉.向天亮说.“是你嫂子的事.当然.也是你师兄我的事.”

    杜贵临笑着说.“师兄.我嫂子真多.可一直很困惑.不知道怎么称呼.还请师兄指点.”

    莫小莉又红起了脸.

    “这个问題么.呵呵……”向天亮一边笑一边骂.“他妈的.你这不是在为难我吗.百花楼里的娘们都是你嫂子.你爱咋叫就咋叫.”

    杜贵临更乐了.“总得有个称呼么.不然见了沒有称呼.嫂子们会说我这个做师弟的不懂礼数.”

    “呵呵……那你就在嫂子二字面前加上名字.比方说.这一位就叫小莉嫂子.”

    杜贵临马上一本正经.冲着莫小莉恭恭敬敬地说.“师弟见过小莉嫂子.”

    莫小莉红着脸道:“贵临.你别听他瞎掰.随便叫我什么都可以的.”

    向天亮咧着嘴乐个不停.

    “师兄.你说吧.是什么事情.”杜贵临这才问起了正事.

    “事情是这样的……总之.你小莉嫂子她爸.是一个老混蛋老不死老东西.缠着你小莉嫂子不放.现在.他來滨海了.住在滨海大厦五零三号房间.他就是來缠你小莉嫂子的.”

    瞅瞅莫小莉.又看看向天亮.杜贵临问道:“师兄.那我具体应该怎么做.”

    “家丑不可外扬.你小莉嫂子的事要保密.我想让你去把他请到南北茶楼七楼那个包厢里.我要和他谈谈.当然了.在我和他谈话之前.你要请他喝一杯茶.一杯茶哟.然后你在门外等着.”

    一杯茶.这三个字向天亮说得特别重.眼睛还盯着杜贵临.

    杜贵临心领神会.“现在就去吗.”

    “马上就去.就你一个人.我希望在几个小时内就把他送出滨海市.”

    应了声“明白”.杜贵临走了.

    莫小莉不解地问.“天亮.你真能赶他走吗.”

    “呵呵……你先陪我玩一玩吧.”

    说着.向天亮抱着莫小莉.走啊走.通过暗道來到了南北茶楼.

    当被向天亮扔到一张席梦思床上时.莫小莉马上认出來了.这里是南北茶楼.是紧挨着七楼专用包厢的一个密室.莫小莉來过一次.曾被向天亮折腾得两天下不了床.

    这个密室里装有录音录像设备.只要愿意.这里的一切声音和动作.都能在隔壁的包厢里同步播放.

    莫小莉又一次红脸.因为她知道向天亮要干什么.

    “天亮.真的.真的要这样吗.”

    “呵呵.机会难得哟……”

    一番温存.你有意为之.她半推半就.两个身体慢慢地.但非常非常紧密地融合在一起了.

    但向天亮却突然不动了.

    因为他听到了隔壁包厢里传來了开门的声音.

    这么快.是杜贵临办事利落.还是市区太小.或者是莫青山思女心切.

    向天亮马上伸手.打开了装在床头柜上的开关.

    现在.通过密室里的电视机.能看到听到包厢里的一切.

    杜贵临:“莫老先生.您请坐.请坐.”

    莫青山:“你到底是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杜贵临:“我出示过证件了.我是滨海市滨海区区委常委、区政法委书记兼区公安分局局长兼政委杜贵临.杜甫的杜.高贵的贵.玉树临风的临.”

    莫青山:“为什么要抓我.我在大街上散步也是犯法吗.”

    杜贵临:“我说过了.是请您而不是抓您.您坐.您坐下说话.”

    莫青山:“……快说.这里是什么地方.”

    杜贵临:“这里是滨海市滨海区的南北茶楼.不是公安局.”

    莫青山:“你找我有什么事.”

    杜贵临:“不是我找您.是您女儿莫小莉让我找您.”

    莫青山:“她在什么地方.”

    杜贵临:“她很忙.她让我帮她请您到这里來.她马上就过來了.”

    莫青山:“我要马上见到她.”

    杜贵临:“您喝茶.您喝茶……莫老先生.您太性急了.”

    莫青山:“我说过了.我要马上见到她.”

    杜贵临:“对不起.我也说过了.她还在路上.还需要大约一杯茶的功夫才能赶到这里.”

    莫青山:“……你是她的什么人.”

    杜贵临:“熟人.熟人而已.”

    莫青山:“不是朋友.”

    杜贵临:“莫小莉是我朋友的朋友.所以.莫小莉也算是我的朋友吧.”

    莫青山:“她在这里有朋友了.”

    杜贵临:“肯定的.”

    莫青山:“不是张宏吗.”

    杜贵临:“莫小莉已经和张宏离婚了.张宏也不在滨海.他在清河当市委书记.”

    莫青山:“果然离婚了……那莫小莉的这位朋友是男的还是女的.”

    杜贵临:“男的.”

    莫青山:“叫什么名字.”

    杜贵临:“向天亮.”

    莫青山:“向天亮.沒听说过.他是干什么的.”

    杜贵临:“以前是这里的副县长.现在被挂起來了.”

    莫青山:“他们……他们是那种男女之间的关系吗.”

    杜贵临:“好象……好象应该是的.”

    莫青山:“哼.”

    杜贵临:“他们马上一起过來了.莫老先生您别急.來來.您请喝茶.您请喝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