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558章 报仇的机会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陈乐天眼睛发亮  表情发楞  孙长贵还沒明白过來  当过侦察兵干过警察的卢宾  却马上猜到了陈乐天在想什么

    办公室里一阵沉默

    还是卢宾先开的口  “老陈  你觉得怎么样  ”

    陈乐天马上反问  “老卢  你觉得呢  ”

    嗯了一声  卢宾坚定地点着头  “我认为值得一试  ”

    陈乐天很谨慎  “咱们要先想好退路  比方说  被对方察觉了怎么办  ”

    卢宾说  “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不管真假  咱们沒有什么损失啊  ”

    陈乐天微微一笑  “被对方察觉了  会出现两种情况  一  咱们达到了目的  二  咱们沒有达到目的  ”

    卢宾道:“对方沒有察觉  也会出现两种情况  一  咱们达到了目的  二  咱们沒有达到目的  ”

    陈乐天问  “干不干  ”

    卢宾答  “干  ”

    陈乐天点点头  “好  我再提供一个线索  市商业局副局长张丽红  她才是向天亮正儿八经的同学  二人关系也很紧密  她也有一个儿子  据说和时小雨一样  也有可能的类似的情况  ”

    卢宾轻轻地笑了  “老陈  你果然沒有闲着啊  ”

    陈乐天也笑了  “我也只是怀疑而已  ”

    卢宾问  “两个一起查  ”

    陈乐天道:“一不做二不休吧  ”

    卢宾点着头  “好啊  就这么定了  ”

    陈乐天问道:“关于这方面  最先进的技术是什么  ”

    卢宾说  “据我所知  现在最先进的技术是dna鉴定  准确率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  国外已经相当普及  但在咱们国内  到目前为止  只有两个城市的三个研究所具体这种鉴定能力  还沒有推广普及  ”

    陈乐天又问道:“如果如必要  需要办理什么手续  ”

    卢宾道:“需要省公检法中的任何一家批准  ”

    顿了顿  陈乐天道:“那太麻烦了  也太兴师动众  我认为暂时沒有必要  ”

    卢宾点着头道:“那好  咱们先用老办法  血型检查  这个虽然准确度只有百分之七十  但很方便  而且咱们滨海的医院里就能搞定  不容易被人察觉  ”

    略作思忖  陈乐天一锤定音  “就这么办  ”

    你一言  我一语  陈乐天和卢宾终于停了下來

    孙长贵早已听了个明白  查向天亮  这让他跃跃欲试  他要报仇  当初自己因为与徐宇光老婆的事  差点被向天亮干掉了

    可是孙长贵忘了  当初也是向天亮留了一手  主动放过了他

    三个男人各点上了一支烟  办公室里很快就烟雾弥漫起來

    陈乐天说  “老卢  这是大事  要防止偷鸡不成蚀把米  要派特别可靠的人去查  ”

    卢宾说  “老陈你说到要害上了  派一般人去我也不放心  ”

    陈乐天道:“我不能亲自上阵  你也不能亲自参与  ”

    孙长贵开口了  “两位  两位  你们不行  还有我啊  ”

    陈乐天和卢宾相视一笑

    卢宾笑道:“老孙  这事非你莫属  ”

    陈乐天点着头  “老孙去  我比较放心  ”

    孙长贵精神大振  “我保证完成任务  ”

    卢宾看着陈乐天说  “应该让张行也参加  万一出了什么岔子  有张行在  省里的陈副书记和清河的张宏就不会见死不救  ”

    这话正中陈乐天下怀  他对孙长贵说  “你去找张行  把这个事情告诉他  并让他也参加  ”

    孙长贵早已迫不及待  应了一声  起身要走

    卢宾叫住了孙长贵  “老孙你等等  你沒有车  张行的车不能用  你们不能靠两条腿走着去办事吧  ”

    陈乐天道:“我的车也不行  要不  借一辆吧  ”

    孙长贵道:“我不大会开车  张行刚來不久  对市区不大熟悉啊  ”

    卢宾又望着陈乐天  “老陈  你的车不能用  但你的司机老石可以派上用场  他跟了你快十年  嘴巴严  靠得住  ”

    想了想  陈乐天终于点头  “好  老孙你去找老石吧  就说是我交待的事  ”

    孙长贵兴冲冲地出门  报仇的机会终于來了

    老石的办事效率挺高的  听了孙长贵的吩咐  出去不到一个小时  就借了一辆二手的桑塔纳轿车回來

    在去市委大院的路上  孙长贵坐在车后座上  脸上充满了兴奋的表情

    老石一边开车  一边通过镜子  瞥了孙长贵一眼

    孙长贵笑着问道:“老石  你看什么那  ”

    老石说  “孙主任今天很高兴  ”

    “哈哈  你以为我到了市政协这不算衙门的衙门  就不能高兴吗  ”

    老石陪着笑  “孙主任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

    孙长贵继续大笑  “老实你还真说对了  今天我高兴  好久沒有这样高兴过了  ”

    老石沒接话  专心致志地开着车

    孙长贵问  “老石  知道为什么要你去借车吗  ”

    “不知道  ”

    “你想知道吗  ”

    “不想知道  ”

    孙长贵又笑了  “那不行  这事你还真的不能不知道  ”

    老石说  “孙主任  我就一开车的  你让我往哪儿开  我就往哪里开  ”

    孙长贵满意地点着头  “老石啊  这事你必须知道  告诉你吧  向天亮他快要完蛋了  ”

    老石又不说话了

    孙长贵拿手敲了敲驾驶座的靠背  “喂  你听见沒有  ”

    老石忙道:“听着呢  孙主任你说  你说  ”

    “我刚才说什么了  ”

    孙长贵大声地问着  这个老石  对陈乐天倒是挺忠的  就是人有点讷

    老石说  “你说  你说向天亮他快要完蛋了  ”

    孙长贵又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说向天亮他快要完蛋了吗  ”

    老石摇着头  “不知道  ”

    孙长贵再问道:“那你说  向天亮该不该完蛋  ”

    老石稍微一楞  “孙主任  向天亮已经完蛋了  ”

    孙长贵哦了一声  “你这说法倒是新鲜  向天亮怎么就已经完蛋了  ”

    老石说  “向天亮现在挂了你什么什么的虚衔  大家都说他已经完蛋了  ”

    这时  车在市委大院门前停下來了

    “哈哈  老石啊老石  你他娘的就是一块石头……你在这里等着  我去找张副市长  马上就下來  ”

    望着孙长贵的背影消失在市委大院门口  老石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慢慢地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