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560章 我什么也不知道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二手桑塔纳载着张行、孙长贵和老石  先來到了市第一人民医院

    车沒有进去  因为老石的脚踩住了刹车

    刚才短短的十來分钟的车程  孙长贵已经把要办的事告诉了老石

    “老石  为什么不把车开进去  ”孙长贵催道

    老石说  “两位领导  我觉得咱们这么进去  不是很妥当  很容易被发现  ”

    孙长贵有些不耐烦  正要张嘴  被张行摆手拦住了

    张行道:“老石  说说你的理由  ”

    老石先故意犹豫了一下  然后才说道:“两位领导  医院里现在是副院长章含掌握实权  要查张丽红和时小雨的两个小孩的血型  很可能要她批准才行  章含和向天亮关系很密切  现在就住在百花楼里  咱们这样进去查  很难不被发现的  ”

    这话提醒了张行和孙长贵  两个人均是微微地点着头

    孙长贵道:“老石  你说得很有道理  不愧为当过兵的嘛  ”

    老石忙说  “我只是瞎说  我只是瞎说  我听两位领导的安排  ”

    这个时候  张行是异常的冷静  他的冷静主要源于他的胆小  胆小的人总是小心谨慎的  更何况这是要对付向天亮  吃向天亮的亏太多了  张行至今还心有余悸

    向天亮的奇  歪  绝  阴  滥  邪  损  狠  坏  毒  张行有切肤之痛

    见张行不说话  孙长贵问道:“张市长  咱们应该怎么办  ”

    “老石同志说得对  咱们急不得  急不得  要想个万全之策啊  ”

    孙长贵也不得不耐下心來  “也是啊  要是让向天亮发现咱们在搞他  而咱们又沒有搞成  那咱们就惨了  ”

    张行吃过向天亮的亏  孙长贵同样也吃过向天亮的亏  他和徐宇光老婆的事  就是被向天亮抓住的

    终于  张行说道:“咱们现在的任务  是要找到七个人的血型  向天亮的  那两个小孩的  还有那个张丽红和时小雨的  以及张丽红和时小雨的丈夫的  我们只要找到这七个人的血型  我们就有一个基本的判断  先确定每个人的血型的真假  再根据血型  就能判断出向天亮和那两个小孩有沒有关系了  ”

    孙长贵说  “这么说來  搜集他们血型  还真不一定非要到医院里去  而且以向天亮的聪明劲  如果那两个小孩是他生的  他应该早想到了这个问題  并且早就有所准备  以他在医院里的关系  动的手脚  弄虚作假  应该是轻而易举  ”

    张行点着头道:“所以  咱们不必去医院里查  咱们可以先从侧面查起  比方说  我负责查向天亮、张丽红和时小雨三个人  他们都是干部  他们的档案里应该有血型记录  而且也不易造假  即使造了假  也很容易就看出來  ”

    孙长贵道:“老张  你这个办法不错  但我要提醒你  这次县改市后  档案都集中放在一起  而管档案的人  正是罗正信罗胖子的老婆谢影心  你不要在她面前露出破绽  否则  很快会通过罗正信被向天亮发现  ”

    张行微笑着说  “这个你放心  作为副市长  我进档案室当然沒有问題  为了不让他们发现  我大不了找个借口  多花点功夫亲自动手  ”

    “那我做什么  ”孙长贵问道  临來前陈乐天交代过  大主意让张行拿  也好发挥他的积极性

    “咱们兵分两路啊  你去查两个小孩与张丽红和时小雨的丈夫的血型  以你在这里的关系  再加上有老石的帮忙  应该不难查到的  只要搞到这四个人的毛发  咱们就能查出他们的血型  ”

    这是个好办法  张丽红丈夫家  孙长贵不熟  但时小雨丈夫家  孙长贵可是熟得不得了

    把张行送回市委大院  孙长贵就让老石开车  直奔徐宇光的家

    车到徐家  孙长贵沒有马上下车

    老石:“孙主任  你还有什么吩咐  ”

    孙长贵:“嗯  老石  我待你怎么样  ”

    老石:“这个……好呗  ”

    孙长贵:“怎么个好法  ”

    老石:“象  象兄弟一样  ”

    孙长贵:“陈县长待你怎么样  ”

    老石:“也一样  ”

    孙长贵:“这事事关重大  你明白吗  ”

    老石:“我明白  我明白  ”

    孙长贵:“你明白什么  ”

    老石:“我就一开车的  什么也不知道  沒看到什么  也沒听到什么  ”

    孙长贵:“嗯  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

    老石:“这是徐家老宅啊  ”

    孙长贵:“知道我为什么要到这里來吗  ”

    老石:“这个  这个……不知道  ”

    孙长贵:“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

    老石:“知道  知道一点  ”

    孙长贵:“说  你都知道什么  ”

    老石:“咱们來徐家  找人家的血型  ”

    孙长贵:“还有呢  ”

    老石:“沒  沒了  ”

    孙长贵:“老石  你这家伙一点都不老实啊  ”

    老石:“孙主任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让我知道什么  ”

    孙长贵:“我和徐家的关系  ”

    老石:“这个么……”

    孙长贵:“说实话  ”

    老石:“我曾经听罗正信主任提起过  ”

    孙长贵:“哦  他都说什么了  ”

    老石:“他说  他说……”

    孙长贵:“大胆说  我不会怪你的  ”

    老石:“罗正信主任说  说你和徐宇光的老婆有不正当的关系  ”

    孙长贵:“这个罗胖子……他的话你相信吗  ”

    老石:“不  不相信  ”

    孙长贵:“你错了  我告诉你  我和徐宇光的老婆确实有不正当的关系  ”

    老石:“孙主任……”

    孙长贵:“是真的  我和徐宇光的老婆确实有不正当的关系  徐宇光在的时候就有  现在也还有  ”

    老石:“孙主任  你  你干吗告诉我这个啊  ”

    孙长贵:“告诉你是因为我相信你  我不怕你  ”

    老石:“孙主任  你就不要开我的玩笑了  ”

    孙长贵:“哈哈  老石你放心吧  我是相信你的  ”

    老石:“谢谢罗主任的信任  ”

    孙长贵:“哎  如果陈县长问起來呢  ”

    老石:“我什么也不知道  沒看到什么  也沒听到什么  ”

    孙长贵:“哈哈……老石你聪明  我孙长贵就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  ”

    笑声中  孙长贵下了车  朝徐家老宅大门走去

    可是  得意中的孙长贵  忘了一个他不该忘记的典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