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584章 陈乐天求和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除了私人情谊.在政治上.黎明打心眼里瞧不起陈乐天.这几年.陈乐天患得患失.优柔寡断.一会儿要投靠这个.一会儿又想投靠那个.政治节操全无.堪称一个政治笑话.

    但陈乐天也有他的优势.在滨海待了大半辈子.手底下有不少人.即使当了市政协主席.在滨海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黎明认为.象陈乐天这样的人.也不能把他逼到墙角去.狗急了会跳墙.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呢.

    所以.陈乐天的这个“忙”.黎明要帮.

    当然了.黎明号称软刀子.软刀子削人.痛是痛.但不要命.

    法院的后面是政协的活动中心.黎明趁此机会.逼陈乐天答应.谈笑之间.那个占地六百多平方米的活动中心就归了法院.

    黎明得了好处哪敢耽搁.送走陈乐天.他就屁颠屁颠地去了百花楼.

    一般人进不了百花楼.黎明是少数例外者之一.

    黎明來得早.但还有比他來得更早的人.市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局长邵三河.

    两个人一齐动手.不由分说.把向天亮从被窝里揪了出來.

    向天亮揉着眼睛乐.“呵呵.我就知道.这个星期天是肯定不得安宁的哟.”

    黎明笑道:“好消息.陈乐天发出投降的信息了.”

    “先听他的.先听他的.”向天亮指着邵三河说.

    “孙长贵彻底完蛋了.”邵三河笑着说道.“天亮你猜得一点都沒错.孙长贵还真把他的办公室和家里当成了藏宝藏钱的地方.在他的办公室和家里.其他的东西不算.仅现金就搜出了三百二十七万三千多元.一共装了整整十九个麻袋啊.”

    黎明叹道:“我的天那.他够得上建国以來的滨海第一贪了.”

    邵三河补充道:“还有那些名烟名酒.珠宝古玩.我派了两辆皮卡车.差点还不够装呢.据老方他们估算.价值不会低于六百万.”

    向天亮也吃惊不小.“他妈的.乖乖.我以为抓的是一条大黄鱼.沒想到揪出一条大鲨鱼來.这下咱们滨海市要出大名喽.”

    邵三河笑着说.“所以.其他的一切都可以免谈.谁也不敢再替孙长贵说话了.”

    黎明道:“难道说.陈乐天的求和.是因为他知道孙长贵不保.怕被孙长贵牵连.”

    “老黎.这个已经不重要了.”邵三河说.“孙长贵跟了陈乐天那么多年.孙长贵成了巨贪.陈乐天就一点都不知情.他就沒有责任.”

    黎明问道:“老邵.你这是什么意思.”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孙长贵是巨贪.陈乐天一定也贪.起码也是个大贪.”邵三河道.

    黎明又问.“怎么.你主张继续挖下去.”

    “哪还用说.宜将剩勇追穷寇嘛.”邵三河笑道.

    “不妥.不妥.不妥也.”

    连连摇着头.黎明看向了向天亮.

    向天亮乐道:“老黎.你也太不经逗了.老邵只是开个玩笑呢.”

    邵三河大笑着说.“市政协主席刚刚上任还不到十天就锒铛入狱.那让人家还怎么看咱滨海市.”

    “嗯.要讲政治嘛.”向天亮又念起了他的口头禅.“从政治上讲.陈乐天不能倒.不但不能倒.咱们还得设法保护他.但是.敲打一下很有必要.让他安分守己.以后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黎明指着电话笑问.“怎么样.现在陈乐天应该知道孙长贵办公室和家里被搜的消息了.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他.应该更有效果.”

    想了想.向天亮点头.“行.我跟他说几句.”

    电话很快通了.

    黎明:“老陈.我在向天亮这里.老邵邵三河也在.”

    陈乐天:“哦.现在说合适吗.”

    黎明:“大家都是明白人.低头不见抬头见.我看合适.”

    陈乐天:“你真这么认为吗.”

    黎明:“对.孙长贵的事已经不可逆转了.你应该离他远一点嘛.”

    陈乐天:“嗯.谢谢你.”

    黎明:“门对门的.谢什么啊.”

    陈乐天:“好吧.我跟天亮说话.”

    黎明:“你稍等.”

    ……

    陈乐天:“天亮.你好.”

    向天亮:“陈县长你好.”

    陈乐天:“唉.这怎么说呢.天亮.对不起啊.”

    向天亮:“呵呵.客气客就免了吧.陈县长.咱们还是说正事吧.”

    陈乐天:“嗯.我承认.孙长贵要搞你.我事先是知道的.”

    向天亮:“我想也是.”

    陈乐天:“我当时的态度是.沒有支持.也沒有反对.”

    向天亮:“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陈乐天:“天亮.我这样做是有苦衷的.”

    向天亮:“我知道.我能猜得出來.有别的人在支持孙长贵.”

    陈乐天:“对.我也不瞒你.是张行.”

    向天亮:“我想也应该是他.”

    陈乐天:“你是知道的.我能坐在现在的位置上.那边的人是起了决定性作用的.”

    向天亮:“所谓那边的人.指的是省委副书记陈益民和清河市委书记张宏吧.”

    陈乐天:“对.所以我不好驳张行的面子.”

    向天亮:“陈县长.这一点我早就预见到了.”

    陈乐天:“天亮.我想跟你说的意思是.我现在就这么一个情况.其实我已经沒有什么追求了.”

    向天亮:“陈县长.我非常理解你.但是.我现在最关心的不是这些.”

    陈乐天:“哦.你现在最关心的是什么.”

    向天亮:“以后.你懂的.”

    陈乐天:“我明白了.”

    向天亮:“你对张行这个人应该很了解.他不配做你的朋友.”

    陈乐天:“谢谢.我知道.”

    向天亮:“还有那个方道阳.”

    陈乐天:“嗯……天亮.谢谢你的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

    向天亮:“陈县长.你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找我.我是无所谓的嘛.你的麻烦是.孙长贵完了.他要撇清你与他的关系.我说这话沒别的意思.我这是为你好.”

    陈乐天:“谢谢.天亮.谢谢你了.”

    放下电话.向天亮看着邵三河和黎明笑道:“好了.我陈乐夫已经蔫了.我这样都还放过他.他要是还背后使绊子捅刀子.那就怪不得我赶尽杀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