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600章 特殊的餐桌布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谢影心那一瞥分明是充满了暧昧.眉角生风.秋波荡漾.针对向天亮.全然不顾其他三个男人的存在.

    真沒办法.向天亮心道.谁让老子的小子这么有吸引力呢.

    不过这也太危险了.三个男人还好说.另外还有两个女人呢.这种小动作小细节.在女人面前是很容易暴露的.

    细节决定成败.tiaoqing得看时候.向天亮暗暗地告诫自己.

    饭桌摆在了客厅里.

    向天亮一看那圆形的饭桌.心里又乐开了.

    这种圆桌不大.大概可坐八个人.要是坐九个十个.就会稍显拥挤.

    向天亮之所以心里乐.是因为摊在桌上的那块餐布.其中大有讲究.

    一般的餐布.大小是摊在餐桌上后.周围顶多留着一尺左右.而谢影心的这块餐布.摊在桌上后.周围还留着很大的部分.挂下來的长度.至少在两尺以上.

    而且这块餐布也不是平常的塑料布.而且纤维织成的.很厚.质地也相当的硬.

    当向天亮在餐桌边坐下來.立即明白了谢影心的用意.因为餐布挂在桌外的部分.把他的下半身全部盖了起來.

    难怪戴文华那娘们对这种餐布有一个恰如其分的比喻.tiaoqing布.因为下半身被遮起來后.相邻的两个人做什么动作.都很难被发现.

    向天亮是被徐群先硬拽着坐到首席上的.

    假意推辞了一下.向天亮坐在了首席上.论级别.徐群先是正处.但向天亮是晚宴的主角.坐首席也算名正言顺.罗正信是主人.沒道理坐首席.谢飞鹤虽然在辈份上是罗正信的叔叔.但在官本位为主的场面上.他这个正科怎么也坐不到首席上.

    不过.看到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三个男人肩并肩.而且坐在自己对面的时候.向天亮咧着嘴笑了.

    “老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徐群先也笑了.“天亮.咱们都是土生土长的滨海人.你应该知道咱们滨海请人喝酒的最高礼节吧.”

    噢了一声.向天亮明白了徐群先的意思.

    滨海人在酒桌上的待客之道.是敞开了喝.往死里喝.喝到爬不起來为止.

    其中还有一个特殊的规矩.就是以一对一、以二对一和以三对一.其中的以三对一.就是待客的最高礼节.三个人与一个人拚酒.表示看得起对方.

    向天亮喝酒的机会不多.但酒量之大.深不可测.名气在滨海市传得很广很响.

    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坐在一起.就是表明.三个人是要联手与向天亮拚酒了.

    向天亮笑道:“老徐.你这样做不公平吧.”

    徐群先跟着也笑.“谁让你是名声在外呢.我们要是不以三敌一.就是对你的不尊重嘛.”

    “呵呵……看來今天晚上.我是要站着进來爬着出去了.”

    谢飞鹤笑道:“沒关系.你要是不想比.我们也不会逼你.”

    向天亮咧嘴直乐.“激将法.你们给我使起激将法來了.”

    徐群先说.“这是咱们滨海人的风格.谁让咱们是滨海人呢.”

    正说着.三个女人也走了过來.各自在酒桌上落座.

    谢影心又瞥了向天亮一眼.嫣然一笑.在向天亮的右手边坐了下來.

    只剩下两个位置.一个在向天亮的左手边.另一个在谢影心的右手边.

    这两个座位好分配.徐群先坐在向天亮左前方.他老婆陈彩珊自然挨着徐群先坐下.也就是坐在了向天亮的左手边.而谢飞鹤的老婆冯來來坐在谢影心右边.正好也挨着谢飞鹤.

    有意思的是.本來可以坐八个人的圆桌.因为罗正信身宽体胖.谢飞鹤的顿位也不小.两个人几乎是占了三个人的空间.这下等于是把圆桌给坐满了.

    而徐群先和陈彩珊两口子.与谢飞鹤和冯來來两口子.虽然是挨着坐的.但两口子之间却又隔开了一点点距离.

    这么一來.向天亮这边就显得比较拥挤了.他和谢影心几乎还是肩靠着肩的.

    拥挤的效果.在陈彩珊坐下的时候就显示出來了.她的一只脚踩在向天亮的脚背上.惊得她慌忙挪开自己的脚.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歉意.

    谢影心更干脆.她坐下后.左脚干脆就搁在向天亮的右脚上.分明是有意为之.

    这就是这块大餐布的好处.桌面上是规规矩矩的.桌板下面因为有餐布的掩护.可以充分施展各种各样的小动作.

    当然.既然坐在了酒桌边.主題还是喝酒.酒不醉人人自醉嘛.

    谢影心笑着说道:“天亮.你还客气什么.动杯动筷呀.”

    向天亮笑道:“嫂子.你沒看出形势不妙吗.我可是要孤军奋战了.”

    “嘻嘻.沒关系.嫂子罩着你.嫂子站在你这边.”说着.谢影心的脚在向天亮的脚上点了一下.

    冯來來也來凑趣.“三个大男人要欺负一个呀.向主任.我也站在你这一边.”

    徐群先笑道:“好啊.天亮.你要是不嫌弃.那就让我家彩珊也站到你那边去好了.”

    陈彩珊脸红了.“老徐.你别胡说八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喝酒.”

    向天亮微微一笑.“老徐老罗老谢.既然你们三个铁了心的要联手与我拚酒.那我就豁出去了.以一对三.我输了也不丢人嘛.让三位嫂子帮我.那我要是赢了也沒什么意思.这样吧.就请三位嫂子做中间人.当裁判.大家意下如何.”

    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三个男人是轰然叫好.

    三个男人一个心思.以三敌一.笃定是胜券稳操.

    冯來來赞道:“向主任果然豪气干云.就冲这一点.今天晚上这个裁判我做定了.”

    谢影心笑道:“天亮.你就大胆干吧.他们要是敢耍赖.我们决不放过他们.”

    陈彩珊笑而不言.向天亮含笑而问.“嫂子.你不想当这个裁判吗.”

    说着.向天亮拿脚碰了碰陈彩珊的脚.

    陈彩珊的脸又红了一下.“我当然也是裁判了.”

    向天亮呵呵一笑.“有三位美女嫂子当裁判.我就是输了也高兴啊.”

    徐群先拿着筷子点了点.“天亮.可以开始了吗.”

    “且慢.”

    向天亮笑着摆起了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