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601章 以一敌三(上)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拚酒与政治无关  但与罗正信有关  更与酒桌上的四个男人的关系有关

    在向天亮看來  更与自己的面子有关

    以三对一  本身就不公平  而且是三个酒中高手联合  向天亮心里认为  这有点挑衅的意思了

    罗正信当了十多年的县政府管家  可以说是久经(酒精)考验  就他那啤酒肚  足以说明问題  谢飞鹤铅球运动员出身  长大腰粗膀圆  有体委酒神之说  就是徐群先也不弱  别看他长得貌不惊人  但他祖上是造酒的  父亲还当过清河白酒厂的副厂长  年轻的时候  徐群先就“荣获”过酒缸的称号

    今晚的这顿酒  因罗正信而起  徐群先在电话里说过  这是一顿赔罪酒  可现在却要成为一场挑战赛  这让向天亮有些不明就里了

    但就在将要动筷的时候  向天亮又有点想明白了

    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分明是早就商量好了的

    向天亮与谢飞鹤沒什么交情  他出现在晚宴上  不是來打酱油  而是专门來拚酒的

    还是不服  向天亮心里笑了  两个四五十岁的人精被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控制”  换了谁谁都不会服气  口服了心也不服

    向天亮知道  徐群先和罗正信的这种不服  与背叛无关  就是不服

    罗正信心里肯定不服  不然也不会与李云飞玩“暧昧”  更不会把五十一岁的自己说成四十九

    徐群先也有所不服  不然他不会在下属企业与国泰集团公司的合作中玩不信任  硬要把向天亮牵涉其中

    一声“且慢”之后  向天亮又笑而不言了

    “天亮  你还有什么讲究  ”徐群先问

    “喝什么酒  ”

    “白的  ”谢飞鹤一侧身  指着身后的一箱清河大曲说

    向天亮心里一惊  一箱清河大曲  十二瓶啊

    徐群先也侧了侧身  “红的也有  ”他身后放着一箱进口红酒

    向天亮心呼晕那  两酒掺合  这不是拚酒  是要拚命啊

    “呵呵  我今晚遇上三位高手了  ”

    徐群先笑问  “还有问題吗  ”

    “有问題也变成沒问題了  ”向天亮笑说

    谢飞鹤已经迫不及待了  “小冯  倒酒  ”他叫自己的老婆冯來來为小冯

    冯來來欢快地应了一声  拿酒起身  其开瓶的动作  倒酒的熟练程度  一看就知道她是“专业”的  以前沒少干这个

    一瓶清河大曲  在四个男人面前的杯子前倾倒了一下  瓶底就朝天了

    杯子能装二两半

    更妙的是  冯來來给四个杯子倒满后  还笑着吟道:“激动的心  颤抖的手  我给领导倒杯酒  领导不喝嫌我丑  ”

    向天亮大笑  伸手翘了翘大拇指  “酒好  话好  嫂子人更好  ”

    罗正信率先端起了杯子  “喝酒讲情义,绝对是兄弟  天亮  我要说的话全在酒里  先干为敬了  ”脖子一仰  一干而尽

    徐群先也举杯在手  “男人不喝酒  交不到好朋友  我干了  ”

    谢飞鹤也不甘落后  说出來的话还真的是在挑战  “东风吹  战鼓雷  今天喝酒谁怕谁  酒肉穿肠过  朋友心中留  干了  ”

    三个男人六只眼睛  齐刷刷地盯着向天亮

    六只女人的眼睛就更不用说了  它们的注意力  本來就在向天亮的身上

    谢影心是斜视  除了部分关注  大部分是关心

    陈彩珊是偷视  其实一坐下來  她眼睛里发出的余光  就对准了向天亮

    冯來來是背视  负责倒酒的她  就站在向天亮的身后

    “呵呵  那我也整两句  ”向天亮笑着拿起了酒杯  “男人不喝酒  枉在世上走  只要心里有  茶水也当酒  酒是粮**  越喝越年轻  我也干了  ”

    向天亮也干了

    “爽快  ”徐群先大声地赞道  右手跟着挥了一下  “上酒杯  ”

    陈彩珊面前还有两个空酒杯  她将它们推到了向天亮面前

    以三对一  这就要正式开战了

    接下來  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三人各干一杯  向天亮要干三杯

    不过  现在上來的是两瓶红酒

    白酒红酒换着喝  也只有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这样的酒场老手才干得出來  向天亮心里笑道  三个家伙真的是想拿酒撒气啊

    冯來來开酒  负责倒酒的换成了谢影心和陈彩珊

    这回是徐群先带头  说出來的话  与他平时的形象截然相反

    “领导干部不喝酒  一个朋友也沒有  中层干部不喝酒  一点信息也沒有  基层干部不喝酒  一点希望也沒有  ”

    罗正信紧跟而上

    “能喝八两喝一斤  这样的同志可放心;能喝一斤喝八两  这样的同志要培养;能喝白酒喝啤酒  这样的同志要调走;能喝啤酒喝饮料  这样的同志不能要  ”

    谢飞鹤说出來的话更冲

    “男人不喝酒  活的象条狗  男人不抽烟  活的象太监  女人不化妆  白活在世上  男人不抽烟  白活在人间  我喝了  ”

    向天亮咧着嘴笑了

    “人在江湖  哪有不挨刀  酒逢知已千杯少  能喝多少喝多少  喝不了就赶紧跑  是个男人就喝倒  ”

    三杯红酒  连着下肚  向天亮面不改色

    接着又换成了白酒

    还是徐群先先举起了酒杯

    “感情深  一口闷  感情浅  舔一舔  感情厚  喝不够  感情薄  喝不着  感情铁  喝出血  ”

    罗正信说出來的话  更符合他“管家”的身份  “不会喝酒  前途沒有  一喝九两  重点培养  只喝饮料  领导不要  能喝不输  领导秘书  一喝就倒  官位难保  长喝嫌少  人才难找  一半就跑  升官还早  全程领跑  未來领导  ”

    谢飞鹤的酒话也是风格独特  “甘为革命献肠胃  革命的小酒天天醉  喝红了眼睛喝坏了胃  喝得手软脚也软  喝得记忆大减退  喝得群众翻白眼  喝得单位缺经费  喝得老婆流眼泪  晚上睡觉背靠背  一状告到纪委会  书记听了手一挥  能喝不喝也不对  我们也是天天醉  ”

    又轮到向天亮了

    这时  有一只女人的手  放在了向天亮的膝盖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