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622章 高手过招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原來,上午和下午,余胜春有两个会议需要参加,而且是上星期就定下了的。

    这两个会议恰好都是市委组织部组织的,上午是关于军转干部的安排会议,下午是市党校的科级干部培训班开学典礼,两个会议都将由市委组织部长肖子剑主持,市委副书记余胜春代表市委出席并讲话。

    领导和秘书心灵相通,王杰只说“今天就有两个小小的机会”,余胜春就明白了他指的是什么,而且王杰指的是让他缺席这两个会议。

    “这有用吗。”余胜春在问王杰,也似乎在问自己。

    王杰笑而不言。

    余胜春瞪了王杰一眼,要说余胜春对王杰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大概就是王杰这个爱卖关子的臭毛病了。

    王杰忙说,“领导,你是这方面的高手,肖子剑部长也算是,你们高手过招,我哪插得上嘴啊。”

    “臭小子,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余胜春笑骂道。

    “领导,我哪敢骂你呢。”王杰陪着笑说道,“你只要稍微表示一下,肖子剑应该能心知肚明。”

    余胜春端起了脸,“你如果不想说具体措施,就给我马上滚到外间去。”

    “嘿嘿,你看这样行不行,一,上午的会议九点半开始,现在是八点十五分,你到九点十五分的时候,突然通知他不出席会议了,不作任何解释,也照常在办公室上班,这样起码能让打他的脸,给他个措手不及,二,下午的会议三点开始,从市委大院到党校有半个小时的车程,肖子剑部长他们会在两点半左右出发,你在两点钟出门,一边通知他不出席会议,一边反其道而行之,去附近的乡镇调研,并且稍微高调一点,尽量让肖子剑部长知道……我想,到这时候,他应该能彻底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了。”

    稍作沉思,余胜春说,“你说的这两招,是能让肖子剑明白,但未必能收到向天亮希望达到的效果。”

    王杰说,“领导,我相信这两招过后,肖子剑部长应该有所触动和反应,即使沒有,那也不要紧,组织部直接归你领导,想些后招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嗯,就依你所说,先使这两招。”余胜春点着头道,“上下午两个电话,就由你打,打给肖子剑部长的秘书吧。”

    余胜春对肖子剑的敲打开始了。

    上午九点十七分,市委组织部,部长肖子剑的办公室。

    肖子剑正在整理几份文件,他要带着这些文件,去参加九点三十分开始的军转干部安排工作会议。

    秘书陈品辉推门而进,“部长,余副书记的秘书王杰打來电话,通知余副书记不出席上午的会议了。”

    肖子剑哦了一声,头也沒抬,“说沒说什么原因。”

    “沒提。”

    “今天还有其他重要活动或会议吗。”

    “应该沒有吧。”

    肖子剑拿着几份文件起身,瞥了一眼陈品辉说,“这事你关注一下。”

    不等陈品辉应声,肖子剑摆了摆手,转身出门而去。

    领导总是事多,而且总是有理,肖子剑心道,不参加就不参加吧。

    余胜春上午缺席会议,并沒有引起肖子剑的重视。

    但是到了下午两点十分,一个电话,终于让肖子剑皱起了眉头。

    这是去市党校的车上,肖子剑坐在后排,车刚驶出市委大院不久,坐在前排的秘书陈品辉就接到了余胜春秘书王杰的电话。

    陈品辉:“王杰吗,你好。”

    王杰:“品辉你好,我是王杰。”

    陈品辉:“我们已经出发了,你们呢。”

    王杰:“我正要说这事呢。”

    陈品辉:“哦,你说。”

    王杰:“对不起,余副书记可能來不了了。”

    陈品辉:“怎么回事。”

    王杰:“我们正在去北郊乡的路上,北郊乡是余副书记的蹲点乡,那边出了点事啊。”

    陈品辉:“什么事。”

    王杰:“具体的还不知道,只听说有几个村民闹事,把乡政斧的门给拆了。”

    陈品辉:“噢。”

    王杰:“余副书记请你转达他对肖部长的歉意。”

    陈品辉:“那么,余副书记不能來市党校了吗。”

    王杰:“对不起,恐怕是不能了。”

    陈品辉:“要不,我们这边往后推迟一个小时,等等余副书记。”

    王杰:“余副书记说不用了,处理完突发事件后,他想顺便下村转转。”

    陈品辉:“那好吧,我马上向肖部长汇报。”

    ……

    不用陈品辉汇报,坐在后排的肖子剑,早已经听明白了。

    “这是冲我來的。”肖子剑微笑着说。

    陈品辉疑道:“部长,你是说,余副书记他在针对你。”

    “怎么,你怕了。”肖子剑笑问。

    陈品辉笑道:“跟着你后,我可从來沒有怕过什么。”

    肖子剑:“那你想说什么。”

    陈品辉:“嗯……最近,最近我听到了一些传言。”

    肖子剑:“什么传言,你不妨直说嘛。”

    陈品辉:“说,说你在到处煽风点火,矛头针对的是陈美兰书记和谭俊市长。”

    肖子剑:“你相信吗。”

    陈品辉:“我,我不相信。”

    肖子剑:“哼,你沒说实话。”

    陈品辉:“是这样,这几天在市委办那边,大家似乎都有意无意地躲着我。”

    肖子剑:“哈哈……这就说明,你听到的绝非是空穴來风。”

    陈品辉:“部长,这,这是真的吗。”

    肖子剑:“不错,是真的。”

    陈品辉:“我不明白,部长,这是为什么呢。”

    肖子剑:“我想在一潭死水里扔一块石头,你说我为什么。”

    陈品辉:“我好象有点明白过來了。”

    肖子剑:“不破不立不斗不进啊,但有人认为我冒犯了他们。”

    陈品辉:“可是,这好象跟余副书记沒什么关系吧。”

    肖子剑:“他是替别人出头,或者,他是被别人逼的。”

    陈品辉:“我们怎么应对。”

    肖子剑:“品辉,你说呢。”

    陈品辉:“这个……上午不來开会,下午又不來开会,分明是故意的么。”

    肖子剑:“这叫打脸,打我的脸。”

    陈品辉:“余副书记在提醒你,试探你的反应和态度。”

    肖子剑:“对。”

    陈品辉:“部长,我,我不知道咱们该怎么办。”

    肖子剑:“哈哈……这沒什么嘛,你记住了,就当什么都沒有发生过,咱们该吃吃该喝喝,一切照旧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