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628章 虎和狼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真是“冤家路窄”。

    向天亮不用细看,仅凭人影,就能知道那两个人是谢影心和冯來來。

    还真是好姐妹,心有灵犀,陈彩珊在地下车库,谢影心和冯來來竟然也來了。

    谢影心出现在地下车库并不奇怪,她在市委大院上班,自己的车也停在这里的。

    冯來來就有点反常了,她连副科级都不是,不属于明后两天干部大会的参加者。

    越走越近,不到十米了,连陈彩珊都看出那两个人影是谢影心和冯來來,她被吓得紧趴在向天亮的腿上。

    眉头微皱,向天亮的头有点大了。

    因为向天亮看清了,谢影心和冯來來在寻找什么,走得不快,她们在每辆车边都会停留一会。

    她们在找自己的车,向天亮顿时做出了判断。

    容不得多想,向天亮伸手在一排开关上摁了几下,抱着陈彩珊滚向后排座位。

    与此同时,前排的座背徐徐升起,开始恢复原状。

    接着,向天亮手脚并用,将两扇后车门的窗帘拉开。

    最后的隐藏,是向天亮和陈彩珊紧贴在一起,两个身体嵌在前后两排座椅之间。

    剩下的只有听天由命了。

    向天亮很后悔,因为这辆别克轿车是借來的,沒经过特别改装。

    现在只能祈祷,谢影心和冯來來看不清车里的景象,要是哪怕一只打火机的光亮,向天亮和陈彩珊就会露馅。

    谢影心和冯來來在别克轿车前停了下來。

    谢影心:“喏,这就是天亮的车。”

    冯來來:“看车牌,这不是公家的车呀。”

    谢影心:“沒错,他现在沒配专车,用的是他借來的,但这车位还是他的。”

    冯來來:“……车里沒人。”

    谢影心:“我说么,他沒事跑到地下车库來干什么。”

    冯來來:“问題是彩珊姐到市委大院來了。”

    谢影心:“哎,你一直盯着彩珊姐呀。”

    冯來來:“谁盯她了,我是正好去市妇联办事,听说她到这里來了,所以才跑过來看看。”

    谢影心:“我刚打电话问老徐了,彩珊姐是來找老徐的,现在她已经走了。”

    冯來來:“如果她还沒走呢。”

    谢影心:“你是说,她乘机和天亮约会。”

    冯來來:“嗯,我严重怀疑,他们两个早已勾搭上了。”

    谢影心:“你有什么根据。”

    冯來來:“彩珊姐最近的变化,特别是,以前她几乎不化妆,而现在恰恰相反。”

    谢影心:“这倒也是呀。”

    冯來來:“所以,你不想查个明白吗。”

    谢影心:“我为什么要查个明白。”

    冯來來:“她和你抢男人呗。”

    谢影心:“咯咯,确切地说,她是和我分享同一个男人。”

    冯來來:“哼,那就算我瞎cao心了。”

    谢影心:“你呀,是为了你自己吧。”

    冯來來:“我就为我自己,这不行吗,凭什么你们可以我就不行。”

    谢影心:“谁说你不行了,我碰上天亮,也只是机缘巧合罢了。”

    冯來來:“我不管你,我只管彩珊姐,输给她我不服气。”

    谢影心:“现在还沒有证据证明他们已经在一起,所以你还沒输。”

    冯來來:“所以,我更要努力,抢在彩珊姐的前面。”

    谢影心:“咯咯,你可真是执着呀。”

    冯來來:“你得帮我。”

    谢影心:“我帮你,我帮你。”

    冯來來:“必须的。”

    谢影心:“必须的,必须的。”

    冯來來:“那你现在就打电话。”

    谢影心:“打给谁。”

    冯來來:“向天亮,或者彩珊姐都行,查查他们现在是不是在一起。”

    谢影心:“不能打。”

    冯來來:“为什么。”

    谢影心:“天亮的脾气我知道,他要是知道咱们在查他,那咱们就完了。”

    冯來來:“那,那现在怎么办。”

    谢影心:“走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的事请放心,包在我身上了。”

    ……

    谢影心和冯來來终于走远了。

    长舒了一口气,向天亮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陈彩珊,抽出手在她白花花的屁股上拍了一个响亮的巴掌。

    向天亮:“臭娘们,现在你怕了吧,偷情,是随时都有可能被发现的。”

    陈彩珊:“嘻嘻,有惊无险,这不是怕而是刺激么。”

    向天亮:“哎,你能不能先爬起來,我卡在这里,都被你压得快喘不过气來了。”

    陈彩珊:“我不……你还沒有回答我的问題呢。”

    向天亮:“什么问題。”

    陈彩珊:“你刚才说过的,说我和谢影心是两种风格,我们沒有可比xing。”

    向天亮:“呵呵,你还有心想这个,你还是收起你的两座玉山和大屁股赶紧滚蛋吧。”

    陈彩珊:“我偏不……这个问題很重要,你不说的话,我会吃不下睡不着的。”

    向天亮:“不会吧,你们这些臭娘们,这都是什么逻辑啊。”

    陈彩珊:“嘻嘻,再说,再说现在你我,你我结合得天衣无缝,我可舍不得走呢。”

    向天亮:“咦,这是怎么回事,我的柱子呢。”

    陈彩珊:“它在我的洞洞里呗。”

    向天亮:“怎么进去的啊。”

    陈彩珊:“刚才,刚才趴下时,我的洞洞把它套住的。”

    向天亮:“臭娘们,你这是得寸进尺那。”

    陈彩珊:“这叫梅开二度,嘻嘻……”

    向天亮:“不行。”

    陈彩珊:“天亮,我的好人儿,我來一趟不容易,求你了。”

    向天亮:“唉,真拿你沒办法。”

    陈彩珊:“先说问題后干活。”

    向天亮:“呵呵……很简单,你和谢影心是两种风格,的确沒有可比xing。”

    陈彩珊:“为什么呀。”

    向天亮:“谢影心是虎,你是狼,两种动物嘛,当然不一样了。”

    陈彩珊:“嘻嘻,那你喜欢她多一点,还是喜欢我多一点。”

    向天亮:“我都喜欢。”

    陈彩珊:“总有高下之分么。”

    向天亮:“差不多,差不多,沒有高下之分。”

    陈彩珊:“你不说实话。”

    向天亮:“呵呵,傻娘们傻问題,我就是不说,我就是要抻着你。”

    陈彩珊:“去你的,你,你可真坏。”

    向天亮:“你拿洞洞套我柱,我拿问題套你心,彼此彼此哟。”

    陈彩珊:“坏蛋,我,我套你……我套你……我套,我套,我套套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