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636章 收拾老爸去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看菜吃饭,量体裁衣,对付不同的对手,必须采用不同的对策。

    陈美兰的要求明确而又直接,常务副市长许西平,市委宣传部部长李云飞,副市长陈瑞青,东海区委书记兼区人大常委会主任高永卿,东海区委副书记、区长马腾,向天亮认为可以分成三个部分,因为李云飞、陈瑞青和高永卿是一伙的,敲打其中任何一个,都能起到同时震慑其他两个的效果。

    东海区委副书记、区长马腾也是一个谜,他在滨海县成为滨海市前夕,突然脱离了向天亮的圈子,从县武装部长成功地转型为党政干部,而且至今不知道他有沒有靠山,靠山究竟是谁。

    向天亮决定暂时不考虑马腾,毕竟只是东海区的第二把手,向天亮还沒有真正放在心上。

    而李云飞、陈瑞青和高永卿一伙,情况相对比较复杂,他们的背后站着省委书记黄正忠,投鼠忌器,向天亮觉得沒到敲打他们的时候。

    那就只有冲老对手许西平下手了。

    许西平,向天亮一想到他的名字就想笑,也“许”“希(西)”望和“平”,你想要和平,老子偏不让你和平,在滨海市,能不能和平,得由老子说了算。

    五月五ri,本來是劳动节和青年节后上班的第一天,但机关和学校还在放假,因为今天是每年一度的“开渔节”。

    开渔节是滨海一带特有的节ri,这一天是全年捕鱼期开始的ri子,成千上万、大大小小小的渔船都要扬帆出海,开始五个月的繁忙远航的ri子。

    渔业是滨海的支柱产业,在这一天,市委市zhengfu的大部分领导,都会出现在全市大大小小的渔港里。

    常务副市长许西平沒有出门,因为他陪着妻子,刚从京城老丈人那里回來。

    向天亮知道许西平在家的消息后,脑子一转,坏念头就冒了出來。

    匆匆吃了早饭,向天亮來到百花楼一零二号房。

    这是陈美兰的家。

    陈美兰不在,她一早就去了东港码头,出席一年一度的“开渔节”。

    但是,卧室里的席梦思床上,白se的单被下还有一个人,此刻正有一个小屁股正暴露在外面。

    向天亮咧着嘴笑了,有其母必有其女,许心怡这小丫头,跟她妈一个样,屁股上连条内裤都沒穿。

    小丫头昨晚刚从香港旅游回來,这会儿还在梦乡里呢。

    向天亮坐到床边,伸手在雪白的小屁股上抚摸了一会,再轻轻地拍了一掌。

    小屁股红晕褪去,沒有反应,向天亮又抡起了巴掌。

    忽地,被子被掀开,许心怡嗖地跳了起來。

    咯咯声中,光光的小身体蹦到了向天亮怀里,两片温暖的小红唇,在向天亮的脸上啧啧作响。

    “臭丫头,原來你早就醒了啊。”向天亮抱着许心怡乐道。

    “我妈说了,你找我有事呢。”许心怡笑道。

    向天亮瞅着许心怡的小身体,心里有些发热,“不穿衣服,不怕别人看见吗。”

    许心怡歪着小脑袋,得意地说,“我妈的卧室,除了天亮哥你,沒有哪个臭男人敢闯进來的。”

    “嗯。”向天亮笑着点头,“你妈说了是什么事沒有。”

    许心怡也点着头,“我妈说了,让我帮你收拾我爸,还有那个京城來的狐狸jing。”

    “呵呵……那你愿意帮我吗。”向天亮笑着问道。

    “愿意,但是……”许心怡调皮地闪着两只大眼睛。

    向天亮笑了,拿根手指头刮了刮许心怡的小鼻子,“丫头片子,有什么要求就说吧。”

    许心怡的小脸蛋红起來了。

    “说嘛,什么要求都可以说。”向天亮鼓励道。

    “我,我……”许心怡将小嘴凑到向天亮的耳边,声音细得不能再细,“天亮哥,我可不可以……我可不可以象我妈那样,那样……”

    “哪样啊。”

    “就是,就是那样呗。”许心怡的一双小手,捉住了向天亮那根“柱子”,“嗯,嗯……天亮哥,你懂的么。”

    向天亮吓了一跳,“傻丫头,你又胡思乱想了。”

    “我,我可以的。”

    向天亮忙道:“你还小嘛。”

    “我都十五岁半了。”

    许心怡骄傲地挺起小胸脯,只可惜,那上面除了两个小红点,就是一马平川,充其量也是两片开始隆起的丘陵。

    “傻丫头,你还小呢。”向天亮伸出手,在许心怡的小胸脯上轻轻地抚摸着,许心怡顿时微微地颤抖起來,“丫头,等你这里再长一点,你就可以向我提这样的要求了,明白了吗。”

    “那,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呀。”许心怡垂下了小脑袋。

    “快喽,快喽,一年以后,顶多是两年,但是。”向天亮捧着许心怡的脸,用心地吻了个遍,“但是,你要向我保证,你的学习成绩,要始终保留在市第一中学同一年级段的前十名之内。”

    “真的吗。”

    “真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

    “大丈夫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许心怡猛地搂住了向天亮,“咯咯……这个不算哟。”

    向天亮还沒反应过來,一条小舌头就飞快地伸进了他的嘴,把他的嘴给封住了。

    好长的一个吻……

    向天亮都喘息不已,因为许心怡越來越会接吻了,她那条小舌头越來越会挑逗,差点让他把持不住。

    喘息过后,向天亮伸手在许心怡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端起脸说道:“丫头,现在听我的命令,赶快起床,十五分钟内必须坐到我的车里。”

    “遵命。”

    许心怡噌地起身,一丝不挂的身体对着向天亮,一本正经地立正敬礼。

    要命了,向天亮赶紧闭上双眼,那片小三角地,实在太诱人了。

    “臭丫头,你想害死我啊。”

    “咯咯……”

    许心怡跳下床,光着屁股朝浴室跑,丢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向天亮心猿意马,好不容易地克制了自己,走出一零二号,來到自己的车里。

    不到十五分钟,许心怡就打扮完毕,蹦蹦跳跳地出來,拉开车门钻进了副驾座。

    “天亮哥,你说吧,咱们怎么收拾我爸和那个狐狸jing。”

    “呵呵……丫头啊,不是收拾是敲打,要文斗智斗,不要武斗乱斗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