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655章 天注定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喝着茶  说着棋  高永卿却在心感激着顾鹿邑

    顾鹿邑故作不知  先把话題转到象棋上  分明是在帮高永卿的忙

    谁不知道向天亮好玩会玩  下得一手好棋  从象棋说起  就如古人的“以棋会友”  至少能拉近向天亮和高永卿之间的距离

    当然了  顾鹿邑也有为自己打算的意思  两县合并成市  关系尚未理顺  人事还在安排  工作刚刚开展  即使站在市委书记和市长这边  顾鹿邑也不想轻易得罪高永卿  多个朋友多条路  更何况高永卿背后是市委宣传部部长李云飞  李云飞背后有省委书记黄正忠

    顾鹿邑的出身很特殊  虽然也是红二代  但官至地委书记的父亲在建国初期就因病去世  后來他又是在东江省中阳市长大  远离父亲工作过的北方某省  可以说他是空戴着一顶红二代的帽子  几乎完全靠自己的努力才走到今天的

    所以顾鹿邑的心态一直不错  看问題相当客观  的确有自知之明  五十出头的年纪了  犹如太阳西斜  个人的打算自然而然地淡薄了

    向天亮也知道  顾鹿邑谈象棋  实际上是在帮高永卿

    果然  向天亮说结束关于象棋的“讨论”  顾鹿邑却仍然要继续

    顾鹿邑对高永卿说  “我接到了关于参加市象棋协会活动的邀请  据说还要选举新一届市象棋协会理事  你有沒有接到通知  ”

    高永卿点着头  “我也接到了通知  说是下个星期六  ”

    顾鹿邑问道:“你看过附在通知后面的邀请名单了吗  ”

    高永卿说  “看过了  包括你我  好象有五十多人  ”

    顾鹿邑又问  “有向天亮同志的大名吗  ”

    高永卿想了想  “好象沒有  ”

    顾鹿邑再问  “沒有向天亮同志的大名  你认为合理吗  ”

    高永卿心领神会  “不合理  太不合理  太不合理了  ”

    顾鹿邑追问  “我想推荐向天亮同志加入市象棋协会  你认为怎么样  ”

    高永卿微笑道:“这是理所当然的嘛  ”

    顾鹿邑扭头看着向天亮  “天亮  我荣幸地通知你  你已经是市象棋协会的会员和理事  ”

    向天亮忍俊不禁  “我说领导  你真够可以的  市象棋协会换届会议未开  你凭什么说我就是会员和理事了  ”

    顾鹿邑笑道:“我已经被内定为市象棋协会的名誉会长了  作为名誉会长  我有资格推荐一名会员和理事  这名会员和理事就是你了  你棋艺高超  又有能力拉点赞助什么的  这么好的会员和理事  我顾鹿邑岂能放过呢  ”

    “呵呵  你是在搞霸王硬上弓啊  ”向天亮乐道

    挥了挥手  顾鹿邑看向了高永卿  “老高  你沒到之前  我和天亮在说到象棋的时候  都挑选了一种棋子作为自己的角色  我选择了马  天亮选择了炮  假如是你  你愿意成为其中的什么角色呢  ”

    想了想  高永卿笑着说  “一位是功成名就  一位是人中龙凤  未來栋梁  你们仅谦为马炮  我怎么可能与你们两位比呢  如果要我选择  我就选择兵卒吧  ”

    向天亮道:“老高  你太谦虚了  ”

    顾鹿邑沉吟道:“你们还别说  老高现在的处境和位置  还真象一个兵或一个卒  ”

    现在的处境和位置  要说到正題了

    高永卿轻轻一叹  “是啊  我现在觉得我就是个兵  刚刚过河  回不了头喽  ”

    向天亮笑了笑  沒有开口

    顾鹿邑说  “天亮  你说过人的一生有四大要素  一是命  二是运  三是姓名  四是风水  ”你认为老高的四大要素怎么样

    向天亮笑道:“领导  你专门给我出难題啊  ”

    顾鹿邑道:“我认为老高不会忌讳吧  ”

    高永卿忙说  “天亮  你但说无妨  但说无妨  ”

    “呵呵……”

    笑声中  向天亮煞有介事  拿眼睛端详着高永卿  久久沒有说话

    顾鹿邑微笑着

    高永卿尽量地保持着自然

    “嗯  老高不错  面相不错  应该是个有福之人  不一定大富大贵  但至少也能善始善终  ”

    向天亮说得云山雾罩的  顾鹿邑笑了  “你整点干货行不行  ”

    眯起双眼  晃着脑袋  向天亮口中念念有词

    “这人啊  一辈子就那么几十年  好坏都在里面啊  一是命  二是运  三是姓名  四是风水  命乃天注定  好坏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运则不同  运者  时也势也  时势造英雄  运可变  运可控  看的是各人的造化  运之好坏  系于本人  所谓一步对  步步对  一步错  步步错  往往一念之差  就能决定一生的运势……老高啊  对你來说  命和运已经是过去时了  命在你生下之时就已经定了  你年近中年  运对你來说也已经定喽  ”

    顾鹿邑点着头道:“这话我同意  对咱们这些人來说  四十岁以前  人生的大局已经定了  所谓的时來运转  很少有发生在中年以后的  ”

    高永卿也听得五迷三道了  “天亮  你再说说三和四  就是……就是姓名和风水  ”

    向天亮道:“老高  你的名字也不错啊  高者  上也  热烈、盛大、显贵、长久、厉害、繁多  好姓那  永者  久远也  长久、恒远、永远  与高相连  永字更能彰显你的远大志向向  卿者  官也  古时高级长官或爵位的称谓  汉朝以前有六卿  汉设九卿,北魏在正卿下还有少卿  以后历代相沿  清末始废卿  所谓的六卿有天官冢宰、地官司徒、春官宗伯、夏官司马、秋官司寇、冬官司空……高永卿  高永卿  老高啊  从你这名字上就可以看出來  你这一生注定是吃政治饭的  你想变也变不了哟  ”

    顾鹿邑笑道:“老高这名字的确不错  至少比我顾鹿邑这名字好  ”

    高永卿问道:“天亮  那我的风水呢  我的风水在哪里  ”

    伸手指了指东方  向天亮笑着说  “你的风水在东边  老高  你难道不觉得  你现在主政的东海区不是一块风水宝地吗  ”

    哦了一声  高永卿苦笑道:“不错  地确是宝地  可惜  你现在要破坏我的风水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