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692章 危险的信号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警笛声声,警灯闪烁,一辆警车在南岸大街上由西向东,呼啸而过。.

    和北岸大街一样,南岸大街也是隔着近十米宽的人行道和河滨公园相邻,平行而建。

    李文瑞和向天亮來到了人行道上。

    又一辆警车由西向东,呼啸而过。

    阳光普照,此时的南岸大街上,已空无一人。

    李文瑞问,“大中午的,出事了。”

    向天亮轻笑,“不是出事了,而是陈益民副书记从市‘两个项目’工程工地上回來了。”

    “还警车开道。”李文瑞皱起了眉头。

    “您不是看到了听到了么。”向天亮笑。

    “只有警车,沒有其他车嘛。”李文瑞不相信。

    向天亮笑道:“您不懂了吧,这叫清道车。”

    李文瑞不解道:“清道车,沒听说过。”

    向天亮解释道:“领导的座驾之前有开道车,现在又加了一道,在开道车前还增加了警车,专门用于清道,所以叫清道车。”

    “哼,好大的气派哟。”李文瑞不满道。

    “老爷子,您落伍了。”向天亮笑道。

    警车过后,街上一片寂静,李文瑞又哼了一声。

    “臭小子,你又在骗我吧。”

    “咦,我哪里又骗您了。”

    “警车过去了,怎么沒见后面的车呢。”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两辆清道车过后,应该是开道的警车出现,然后就是领导的车队出现。”

    李文瑞道:“我倒要看看,你说的气派是多么的又气又派。”

    向天亮伸头张望,“盼着”陈益民的车队出现,因为这样才能更加增添李文瑞对陈益民的不满。

    巧了,就在这时,一辆亮着警灯的摩托车开了过來,在李文瑞和向天亮面前停下。

    向天亮扭过头去,以免自己马上被人认出。

    “两位同志,请你们离开。”

    李文瑞望着年轻的交通警察,“警察同志,我们在人行道上也不行吗。”

    “对不起,这条路临时封道,请您配合我的工作。”

    李文瑞点着头,他很满意这位年轻的交通警察的表现,都说滨海治警有方,警察队伍纪律严明,窥一斑而见全貌,眼前这位年轻交通警察的脸上还有稚气,一看就是个新警。

    “警察同志,为什么要封道啊。”

    “老同志,对不起,我也是奉命而为,请您配合。”

    “一定要离开吗。”

    “谢谢您的合作。”

    向天亮转过头來,笑着问道:“警察同志,如果我们不合作,你打算怎么处置我们啊。”

    “啊……”看着向天亮,年轻的交通警察呆住了。

    虽然只曾是一个副县长,但向天亮这张脸,应该算得上是滨海有名的脸之一,作为警察,认识领导并记住领导的联系方式,是必备的功课之一。

    年轻的交通警察一眼就认出了向天亮。

    呵呵笑着,向天亮问道:“警察同志,你认识我吗。”

    “你是,你是向副县长。”

    向天亮挥了挥手,“我不是副县长了,你甭紧张,看看这位老同志是谁。”

    年轻的交通警察看向李文瑞,“这位老同志,您是……”

    “哈哈……有点面熟,对不对啊。”李文瑞笑着问道。

    “您是……啊……”

    李文瑞和蔼地笑着,“不急,不急,你慢慢想,慢慢想。”

    “您是李书记。”年轻的交通警察终于认出來了。

    学着向天亮的手势和口气,李文瑞笑道:“我不是书记了,你甭紧张,你甭紧张。”

    不紧张才怪呢,面对着前省委书记,年轻的交通警察额头上冒出了汗水,更何况这位前省委书记虽然已不在职,但在一年后的全国党代会召开前,还挂着中央委员的头衔呢。

    向天亮也不想为难这位年轻的交通警察,笑着把他打发走了。

    正好,省委副书记陈益民的车队过來了。

    向天亮数着,口中念念有词,好家伙,一共有三十辆车。

    李文瑞的老脸黑起來了。

    “天亮,我要向你承认,我这一趟來得值了。”

    “老爷子,您是有感而发吧。”

    李文瑞满脸凝重,“我看到了一个危险的信号。”

    “什么危险的信号。”

    “亡党亡国的信号。”

    向天亮忙道:“也沒这么夸张,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十七八辆,今天这三十七辆,我也沒有想到。”

    “哼,我出门的时候是几辆车。”李文瑞问道。

    “两辆,跟随的不许超过三辆。”

    李文瑞说,“所以……”

    这时,向天亮的手机响了。

    是市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局长邵三河來的电话。

    向天亮笑了。

    那位年轻的交通警察还是很尽职的,这么快就把李文瑞出现的消息报告到邵三河那里。

    邵三河:“天亮,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向天亮:“哪一出啊。”

    邵三河:“你是不是想害我。”

    向天亮:“去你的,我怎么害你了,我会害你吗。”

    邵三河:“李文瑞书记來了滨海你都不告诉我,你这不是在害我吗,他老人家至少还是中央委员,保卫工作是有要求的,万一,万一呢。”

    向天亮:“我呸你个头,有我向天亮在,能有万一吗。”

    邵三河:“但是,我有责任掌握李文瑞书记來滨海的整个行程,并负责做好保卫工作。”

    向天亮:“呵呵,我來保卫李书记,你就负责保卫陈益民副书记吧。”

    邵三河:“你这家伙,拿李文瑞书记來压陈益民副书记,总得通知我一声吧。”

    向天亮:“突然袭击,才能收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邵三河:“那我要怎么配合。”

    向天亮:“你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邵三河:“我手下的人呢。”

    向天亮:“不要管他们,用他们的嘴把消息传出去。”

    邵三河:“哦,你又要玩花活了。”

    向天亮:“呵呵,先抑后扬,后发制人,后发制人嘛。”

    邵三河:“那么,陈益民副书记那边怎么办。”

    向天亮:“该怎么办还怎么办,不管他的秘书有什么要求,你都给予满足。”

    邵三河:“我明白了,还要清道,还要警车开道。”

    向天亮:“三河兄,咱们是在演戏,你就进入角色吧。”

    邵三河:“哈哈,我进入角色,我已经进入角色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