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17章 成语猜谜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晚宴有些晚  七点差十分  陈彩珊、谢影心和冯來來三人合作  才完成了厨房里的忙碌

    三个女人甚是勤快  冷菜热菜丰盛得摆满了餐桌  餐桌下还放着两箱法国红酒  向天亮认得这种法国红酒  是从海上走私进來的  国内正规渠道是见不到的

    徐群先家的餐桌与众不同  是一张长方形的餐桌  长边能坐三人  宽边可坐两人  但有一个宽边镶嵌在墙壁里  餐桌是不能移动的

    这样的餐桌  怎么坐就相当有讲究了  两个靠墙的位置最大  自然是主人徐群先和主客向天亮分坐

    陈彩珊安排座位  明显是损人利己  罗正信和谢飞鹤被安排到徐群先这边  三个男人并排而坐

    损的是谢影心和冯來來二人  她俩被安排在另一个宽边  理论上距向天亮的位置最远

    利在自己  陈彩珊坐在向天亮身边  真可谓近水楼台先得月  而且她是左撇子  左手握筷  空出來的右手正好与向天亮近在咫尺

    谢影心拉着脸  明显的不高兴  可只能忍着  谁让这是陈彩珊的主场呢  只是她今晚的精心准备是白费了

    冯來來稍有反常  话不多  挺文静  和上一次在罗正信家的时候反差很大

    但三个女人的打扮是一样的艳  陈彩珊被向天亮在书房里“剥”得只剩一条裙子  谢影心本來就沒戴罩罩  倒是冯來來上面有罩罩  但那粉红色的罩罩不但扎眼

    女为悦己者容  三个女人是为讨了好向天亮  根本不是为了自己的男人

    而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在坐定以后  竟然都有些许紧张  向天亮稍稍一想  就明白了他们紧张的原因

    徐群先好面子  怕的是在成语猜谜游戏中丢脸  虽然是个游戏  但身为副市长  要是输得太惨  脸面何处可放

    罗正信是心有杂念  因为向天亮虽然答应了  但他还是不大放心  向天亮是说变就变  向天亮变了  他是沒辙的

    谢飞鹤倒是无知者无畏  玩这种成语猜谜游戏  他沒多少文化  输是肯定的  他担心的是四个人合伙做生意  自己地位最低  自己能得到多少利益

    向天亮当然是最放松的  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三个人现在是一个心思  钱  可三个人都不会捞钱  更不会赚钱  要想赚钱  还真离不开向天亮  有国泰集团公司支持  向天亮堪比一棵茂盛的摇钱树

    餐桌上  八个凉菜  十二个热菜  看得向天亮肚子有点饿了

    素拌银芽三丝  明太子拌藕  三丝拌鸭舌  蜜汁黄米藕  捞汁蜇头  火麻油拌莲藕  沙姜白切猪手  芝麻枸杞拌菠菜

    酸菜牡蛎汤  海参蒸蛋羹  土豆泥奶酪焖虾  捞汁鲍鱼  风味鱿鱼圈  麻辣蛏子  清蒸海鲈鱼  栗子烧鸡腿  蜜汁叉烧肉  口蘑炒豌豆  海带炖猪蹄  芋头红烧肉

    还有三种主食:香葱烟肉小饼  杂蔬炒面  红枣荷叶夹

    向天亮心里赞叹不已  陈彩珊这个娘们真是不赖  凭这一桌色香味俱全的佳肴  她的厨艺完全可以和百花楼里的一号厨师肖敏芳平起平坐

    徐群先看着向天亮笑道:“天亮  可以开始了吗  ”

    向天亮笑着说  “客随主便  你不但是主  更是我们大家的领导  当然由你來发号司令了  ”

    罗正信道:“老徐  天亮  不就是喝酒么  用得着这么客气吗  ”

    谢飞鹤道:“对么  大家都是自己人  繁文缛节就免了吧  ”

    谢影心笑着说  “天亮第一次來老徐家做客  怎么着也得整几句呀  ”

    冯來來笑着说  “对呀  不整几句  怎么对得起这丰盛的美味佳肴呢  ”

    陈彩珊说  “老徐  不许你噜哩噜嗦  ”

    “好  上酒  ”徐群先高声道

    两箱法国红酒就放在陈彩珊身边  拿酒的任务  自然由她亲自來完成

    陈彩珊拿上來三瓶酒  两瓶递给谢飞鹤  一瓶交给了向天亮

    开红酒不但需要工具  还要有一点点力气  在座的四男三女  只有向天亮和谢飞鹤能担当开酒的任务

    向天亮笑了笑  手上的这瓶红酒标签上果然有记号  一个用铅笔写的字母a

    这个字母是陈彩珊写上去的

    两箱二十四瓶的走私法国红酒  其中八瓶的标签上写着字母a

    陈彩珊在书房里和向天亮嘀咕  为了让向天亮赢  她出了一个损主意

    这个损主意其实很简单  就是在酒里做手脚  这二十四瓶法国红酒里  有十六瓶里加了白酒  只有八瓶标签上写着字母a的红酒里沒有加白酒

    陈彩珊负责拿酒  她拿给向天亮的酒沒有加白酒  而给谢飞鹤的酒里是加了白酒的  谢飞鹤粗心大意  哪里能注意到红酒的木塞上有个注射孔  正是这个不引人注目的注射孔  先被抽出红酒  再注入同样容量的烈性白酒

    帮向天亮  其实就是帮自己  陈彩珊要把其他人灌醉  把今天晚上变成二人世界

    举了举满杯的酒  徐群先满面笑容  “各位  这就开始了  按顺时针进行  天亮  你就是第一个  我给你一个字  必  必须的必  请说出谜底吧  ”

    向天亮笑道:“老徐  你是主人  这第一杯酒  怎么着也得该你來喝  嗯……一个必字猜一个成语  那应该是……心如刀割  ”

    罗正信笑着说  “心如刀割  心字上砍一刀  正是必字  天亮对了  老徐  你喝酒吧  ”

    “我喝  我喝  ”徐群先笑着举杯  一干而尽

    接着轮到了陈彩珊  老公要给老婆出題了

    徐群先:“明  明天的明  ”

    陈彩珊:“日积月累  ”

    徐群先又输了

    徐群先看着谢影心:“聋  聋子的聋  ”

    谢影心:“充耳不闻  ”

    徐群先连输三阵  摇着头自嘲而笑

    徐群先又看向冯來來:“哆  哆拉米发嗦的哆  ”

    冯來來笑道:“七嘴八舌  哆就是口多  不就是七嘴八舌么  ”

    徐群先唉了一声  拿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他又输了

    徐群先接着看向了谢飞鹤  “老谢  我就指望你翻本了  咄  一个口一个出  咄咄逼人的咄  请你猜一个成语吧  ”

    谢飞鹤果然象他自己说的那样  一上來就卡壳了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