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23章 有一腿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谢影心和冯來來从洗手间回來后.徐群先已经醉“倒”了.与罗正信和谢飞鹤一样.也醉“倒”在椅子上.

    不对头.太不对头了.向天亮心道.

    三个人.同一个醉态.不吵不闹.这怎么可能呢.

    向天亮想起上一次在罗正信家.眼前这三个男人的醉态.当时是这样的.徐群先边睡边磨牙.罗正信狂打呼噜.谢飞鹤嘴里唠叨.

    难道说.这三位都在装醉.

    可这三位为什么都要装醉呢.

    再仔细地看了一遍.向天亮疑心更重.

    对这种情况的处置.唯一的好办法就是.假设这三位都是真的在装睡.

    向天亮脑子一转.想出了一个对策.

    这时.谢影心和冯來來回到了原位.

    冯來來笑着说.“向主任.彩珊姐.现在只剩下咱们四个了.”

    谢影心笑着问.“天亮.彩珊姐.咱们要不要继续进行呀.”

    向天亮沒有开口.而是右手伸出去.挨个指了指桌子对面的三个男人.脸上装出了怪异的表情.

    陈彩珊当然明白向天亮的意思.她冲着谢影心和冯來來点头.又朝对面的三个男人呶嘴.

    谢影心稍稍一楞.她很了解向天亮.随即便明白了的意思.

    冯來來大惑不解.正要开口询问.却被谢影心拦住了.

    谢影心再稍稍使了个眼色.冯來來也是冰雪聪明的人.也知道了怎么回事.

    三个女人互相看了看.再把目光集中到向天亮身上.等着他有什么表示.

    向天亮在陈彩珊耳边嘀咕了几句.陈彩珊点点头.起身去了卧室.

    接着.向天亮自己站起來.一边无声地坏笑着.一边踱到了三个男人背后.

    忽地.向天亮双手疾动.在三个男人身上拍了起來.

    谢影心和冯來來惊得说不出话來.不敢询问向天亮在干什么.

    陈彩珊回到了客厅.手里多了一砣棉花.

    向天亮接过陈彩珊手里的棉花.捏上一些.搓成小团.塞到了徐群先的耳朵里.

    很快地.徐群先、罗正信和谢飞鹤三个人的六只耳朵.都被塞上了棉花团.

    向天亮还很认真.來回走一遍.郑重其事地检查了一番.

    “呵呵……好了.现在你们就是大声说话.他们也听不见喽.”

    谢影心疑惑不解.“天亮.你这是干什么呀.”

    向天亮说.“以免他们影响咱们喝酒啊.”

    冯來來说.“可是.他们的眼睛分明在动.说明他们还醒着么.”

    向天亮说.“不错.他们能看到.脑子也能想.”

    陈彩珊说.“按我说.还是把他们搬到客厅去.咱们再继续喝吧.”

    向天亮咧着嘴笑了.“有他们在旁边看着.我再和他们的老婆喝酒.想想也來劲哟.”

    三个女人都红脸了.

    谢影心道:“去你的.他们都醒着.万一拿掉耳朵上的棉花团.不是照样能听到吗.”

    向天亮笑道:“放心吧.我在他们身上点了穴.他们只能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们的手和脚都动不了.”

    冯來來道:“他们能看又能想.仅仅堵上耳朵也沒什么用吧.”

    向天亮乐道:“喝醉了的人.明天早上醒來以后.是不会记住今天晚上看到了什么的.”

    陈彩珊有些不放心.“天亮.你确认吗.”

    向天亮点点头说.“我确认.年轻人尚且如此.更何况老徐老罗老谢这个年龄的人了.他们明天早上醒來后.顶多记得自己喝醉了的事.”

    陈彩珊松了一口气.向天亮的话.她是相信的.

    谢影心更信向天亮的话.她看看向天亮的后.瞅着陈彩珊酸酸地说.“彩珊姐.你真行呀.向主任改口成天亮了.”

    陈彩珊羞道:“一回生.二回熟么.”

    谢影心还在酸.“嗯.真熟.都熟得快粘在一起了.”

    陈彩珊有点急了.“怎么着.只许你喊天亮.就不许我喊天亮吗.你是天亮的什么人呀.”

    “我……”谢影心一时语塞.

    陈彩珊得意地问向天亮.“天亮.我可以喊你天亮吗.”

    “可以可以.大家喊我什么都行.”向天亮笑道.

    陈彩珊乘机拉拢冯來來.“天亮.來來也可以喊你天亮吗.”

    向天亮点头.“早就该喊我天亮了.”

    冯來來惊喜地问.“向……天亮.真的可以吗.”顺势朝向天亮秀着媚眼.

    向天亮笑着说.“在我的心目中.三位嫂子的地位是平等的……哎哟.”

    这声哎哟.是因为谢影心在向天亮的后背上狠拧了一把.

    谢影心正在生气呢.独占向天亮不可能.但在陈彩珊和冯來來面前.她要争宠.要当第一.

    陈彩珊笑道:“影心.我和來來都知道.你和天亮早就有了一腿.但他又不是你老公.你也只是他的临时粮票.你总不能霸着他吧.”

    谢影心红着脸道:“谁霸他了.我看今晚你就霸他了.”

    陈彩珊笑着说.“今晚是我的主场.你就不许我占点主场优势吗.”

    谢影心哼了一声.不言语了.因为陈彩珊这话很对.谁让她是今晚的女主人呢.

    冯來來笑着问道:“彩珊姐.看你今天晚上的粘乎劲.是早就和天亮有一腿了吧.”

    陈彩珊断然否认.“沒有.”

    谢影心也问向天亮.“对呀.有沒有.”

    “真沒有.”向天亮忍着笑摇着头.

    谢影心朝向天亮那里瞅了一下.小声嘀咕道:“骗谁那.看你们刚才的样子.八成是早就搞上了.”

    冯來來笑道:“搞上了就搞上了呗.”

    谢影心笑冯來來.“婶子.我知道你那点小心思.不就是也想和天亮有一腿么.”

    冯來來也不客气.“你们都有一腿.就不许人家有一腿呀.”

    说着.冯來來瞥了向天亮一眼.小声说.“当然了.还不能剃头挑子一头热.”

    陈彩珊笑道:“來來.那你要主动努力哟.”

    谢影心也笑.“麻将还不能三缺一呢.”

    三个女人一台戏啊.

    向天亮笑道:“臭娘们.小心你们老公听见哟.”

    三个女人看着三个男人.三个男人躺坐着.似睡非睡.一点反应也沒有.

    陈彩珊有点不好意思.“天亮.我们还是坐下继续陪你喝酒吧.”

    点了点头.向天亮道:“你们都坐下.我先和你们说说生意上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