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28章 公马比母马快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官道,第1728章 公马比母马快

    为什么公马跑的比母马快。ai悫鹉琻

    向天亮的这个问題,不但让陈彩珊红脸,还让谢影心和冯來來哄笑不已。

    谢影心说,“彩珊姐,这么简单的題目,你不会说不出來吧。”

    冯來來说,“彩珊姐,我记得上次咱们仨人喝酒,这个问題你还脱口而出呢。”

    谢影心笑,“因为公马比母马多一样东西。”

    冯來來笑,“因为公马比母马多了一条鞭。”

    陈彩珊红着脸道:“为什么公马跑的比母马快,不就是因为快马加鞭么,我的谜底就是:快马加鞭。”

    “嘻嘻。”谢影心冲着向天亮笑,“天亮,你喝酒,你喝酒。”

    乘着谢影心和冯來來在开酒倒酒,陈彩珊瞪了向天亮一眼,放在桌子下的手又在“老地方”写起字來。

    陈彩珊:“你欺负我。”

    向天亮:“我哪里欺负你了。”

    陈彩珊:“你出的題目就是欺负我。”

    向天亮:“快马加鞭不好吗。”

    陈彩珊:“好。”

    向天亮:“这不就得了。”

    陈彩珊:“可是她们在笑我。”

    向天亮:“这有问題吗。”

    陈彩珊:“不许她们笑我。”

    向天亮:“这我可管不了。”

    陈彩珊:“我要你也欺负她们。”

    向天亮:“怎么欺负她们呢。”

    陈彩珊:“出点比较那个的題目难为她们。”

    向天亮:“如法炮制啊。”

    陈彩珊:“对。”

    向天亮:“这沒问題啊。”

    待向天亮喝了一杯酒后,陈彩珊催道:“天亮,该你为影心出題了,你快点吧。”

    向天亮歪着头,瞅了瞅谢影心胸前的玉峰,坏笑着道:“影心姐,我的谜面是:小玉对小明说她爸爸xing无能。”

    不等谢影心答題,陈彩珊和冯來來先笑了起來,因为向天亮的谜面点到了谢影心的痒处。

    谢影心经常抱怨罗正信那方面不行,抱怨的倾听者,就是向天亮、陈彩珊和冯來來。

    谢影心羞道:“我的答案是:玉爸不能,小玉她爸不能,也就是yu罢不能。”

    众人均笑,羞得谢影心又打了向天亮一下。

    陈彩珊笑道:“天亮,影心回答正确,该你喝酒了。”

    向天亮嗯了一声,可是人却沒动。

    陈彩珊一瞅,又笑了,因为向天亮的另一只手也不见了。

    原來,向天亮的右手粘在陈彩珊的大腿上,左手是放在桌上的,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左手已被谢影心“牵走”,搁到她自己的大腿上。

    冯來來笑道:“这可怎么办,双手沒了,不正是束手就擒了么。”

    向天亮自己也乐,“呵呵,喝不了酒,这可怎么办呢。”

    谢影心嗔道:“你别想美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你动不了手,可以直接用嘴嘛。”

    这倒难不住向天亮,头一低,嘴到酒杯边,吱的一声,杯里的酒就被他吸光了。

    三个女人齐声赞好,这样的喝酒方法,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和陈彩珊一样,谢影心也用手在向天亮那里“写”字,但陈彩珊“写”在向天亮的柱子上,谢影心不想与陈彩珊“撞车”,退而求次,“写”在向天亮的大腿上。

    向天亮的“回信”也很方便,因为他的左手,正在谢影心的腿上蠕动。

    谢影心:“你欺负我。”

    向天亮:“我哪里欺负你了。”

    谢影心:“

    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向天亮:“我估计她们也知道的。”

    谢影心:“以后不许再提。”

    向天亮:“不提不提保证不再提。”

    谢影心:“今晚我让她了。”

    向天亮:“她是谁。”

    谢影心:“彩珊姐。”

    向天亮:“你让她什么了。”

    谢影心:“这是她的主场么。”

    向天亮:“她自己也这么说的。”

    谢影心:“我让她疯个够。”

    向天亮:“这才是好姐妹嘛。”

    谢影心:“美得你。”

    向天亮:“就不要再吃醋了。”

    谢影心:“但是我有两个要求。”

    向天亮:“说。”

    谢影心:“把我婶也拖下水吧。”

    向天亮:“冯來來。”

    谢影心:“嗯。”

    向天亮:“为什么。”

    谢影心:“我们三个是有福共享有难共当。”

    向天亮:“我遵命。”

    谢影心:“还有就是对彩珊姐。”

    向天亮:“什么。”

    谢影心:“让她到桌子下去。”

    向天亮:“呵呵。”

    谢影心:“现场直播。”

    向天亮:“明白明白。”

    谢影心:“一定哦。”

    向天亮:“一定一定。”

    这时,陈彩珊催道:“天亮,现在你该给來來出題了。”

    点点头,向天亮嗯了一声,“我给來來姐出的題目是:最荒凉的地方。”

    “嘻嘻……”

    “咯咯……”

    陈彩珊和谢影心一齐娇笑,笑得弯了腰,笑得趴靠到了餐桌上。

    而这时的冯來來,却是满脸通红,连玉颈都红了起來。

    向天亮有些不解,“这个題目很难吗,我出错谜面了吗。”

    谢影心笑道:“你这題出得不是对,简直是太对太太对了。”

    陈彩珊笑道:“天亮,你是歪打正着,歪得意外,正得特别。”

    “怎么回事事啊。”向天亮问道。

    陈彩珊指着冯來來道:“天亮,你先让她答題,不答不行。”

    向天亮看着冯來來,“來來姐,我的題目是:最荒凉的地方。”

    冯來來忸忸怩怩的说,“嗯……我的答案是:不毛之地。”

    陈彩珊和谢影心又是一齐哄笑。

    向天亮噢了一声,他有点明白过來了。

    陈彩珊告诉向天亮,“天亮,你不知道吧,咱们的冯來來女士有个地方很特别,那里寸草不生,无遮无挡,一目了然,嘻嘻……”

    冯來來羞得无地自容,“你们……你们别笑话我了。”

    “噢……”向天亮笑道,“那这样的阵地,一定是易攻难守啊。”

    陈彩珊笑着说,“是不是易攻难守,攻一攻不就知道了吗。”

    冯來來窘境中展开了防守反击,“彩珊姐,这是你的主场,今天晚上应该全是你的戏。”

    谢影心也掉转枪口对准了陈彩珊,“彩珊姐,过了这个村就沒了这个店,你快开始表现吧。”

    陈彩珊正yu开口,向天亮的手从她腿上移到身后,一捏一推,她的身体顿时失去平衡,不由自主地滑向了桌子下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