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31章 先欠着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说是去罗正信那里“侦察”一下,其实向天亮沒去,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因为以他对罗正信的了解,肯定会主动前來“串门”的。

    果不其然,向天亮的屁股还沒坐热,罗正信就腆着啤酒肚推门而入。

    还是老习惯,先冲向天亮笑笑,接着去通往隔壁办公室的小门看看有沒有人,再折回來,神神道道地把门锁上,然后才不紧不慢地在沙发上坐下。

    向天亮也走过來在沙发上坐下,“老罗,别每次都这样神经兮兮的好不好,两个丫头天天在滨海学院基建工地上,我这里沒有外人。”

    罗正信瞅着向天亮,心情有些复杂。

    就在昨天晚上,在徐群先家的书房里,罗正信亲眼目睹,向天亮抱着冯來來大干特干。

    向天亮和冯來來什么都沒穿,就在书桌上,离罗正信躺着的沙发不到一点五米,书房里开着灯,一切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冯來來是谁,谢飞鹤的老婆,谢飞鹤是谢影心的叔叔,以这层关系论,罗正信得跟着谢影心喊冯來來婶婶。

    不过,冯來來比谢影心不小一岁,实际上罗正信从沒把她当长辈,更多的是谢影心的发小和闺蜜。

    冯來來出过轨,几年前和农业局的一个技术员好过,被谢飞鹤抓了现形后,曾被谢飞鹤暴打一顿,自那以后,冯來來就安分守己了。

    沒想到现在冯來來和向天亮搞上了,罗正信见了向天亮,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

    让罗正信心里纠结的是,昨天晚上的亲眼目睹,自己不但沒有生气,反而蠢蠢yu动以致热血沸腾,要不是酒醉作祟,他说不定会爬起來看得更加清楚。

    而且他还隐隐的佩服向天亮,这家伙也太会干了,那些个动作他见所未见,那种凶猛威武他唯有崇拜,岁月不饶人,年轻就是好,罗正信恨不得扑在冯來來身上的人是自己。

    向天亮瞅着罗正信,他知道罗正信來是为了什么,也大概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可他不想先开口,这个敏感话題要由罗正信率先挑起。

    向天亮心想,罗正信应该不会发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冯來來不是罗正信的老婆嘛。

    昨晚把罗正信扛到书房里后,罗正信是醒了的,而且耳朵里的棉花团也被拿掉,他应该看到了全过程。

    冯來來也真的了不起,在三个女人中,陈彩珊略显丰满,谢影心身材高挑,唯冯來來娇小和苗条,向天亮估计她的体重顶多只有九十斤,可就是这样一个小女人,竟然是能量十足,向天亮在她身上忙碌了四十多分钟,直到她梅开二度,嘴上只剩哼哼,才让她松开那两条紧箍自己脖子的玉臂。

    果然是“白虎”,冯來來那里是寸草未生的不毛之地,向天亮见怪不怪,因为他的百花楼里就有一位。

    而反倒罗正信很感新奇,这让他念念不忘,挥之不去。

    一个抽烟,一个喝茶,办公室里的气氛有些怪异。

    向天亮看着罗正信。

    罗正信也看着向天亮。

    忽然,罗正信冲着向天亮,翘起了他右手的大拇指。

    心里偷着乐,但向天亮的脸上,却装成了莫名其妙。

    向天亮:“老罗,你这是什么意思。”

    罗正信:“你牛,你太牛了。”

    向天亮:“现在是上班时间,有话直说,别装神弄鬼。”

    罗正信:“昨天晚上,老徐家的书房,我什么都看到了。”

    向天亮:“啊……老罗,你当时沒有睡着。”

    罗正信:“非但沒有睡着,我还清醒着呢。”

    向天亮:“那,那你当时怎么什么反应都沒有呢。”

    罗正信:“傻话,如果我当时有反应,你想想会是怎样的尴尬。”

    向天亮:“嗯……老罗,对不起。”

    罗正信:“你啊,也忒不小心了,当我这个大活人不存在似的。”

    向天亮:“老罗,保密,保密啊。”

    罗正信:“说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向天亮:“是这样的,昨晚你和老徐及老谢都喝醉了以后,我想收兵,可她们不肯。”

    罗正信:“你是说三个女的吧。”

    向天亮:“对啊。”

    罗正信:“这我知道,这三个娘们要是疯起來,老虎也拦不住。”

    向天亮:“所以我跟她们谈合伙生意的事,想转移她们的注意力。”

    罗正信:“结果怎么样。”

    向天亮:“合伙生意的事谈完了,快半夜了,她们又來劲了,非要继续喝酒不可。”

    罗正信:“哈哈,女人都是夜猫子,而且肯定是以你为目标。”

    向天亮:“老罗你说对了,喝红酒以一敌三,我能赢吗。”

    罗正信:“战果如何。”

    向天亮:“老徐家的和你家的醉得不醒人事,我也差不多了。”

    罗正信:“只有冯來來一个人喽。”

    向天亮:“对,她主动找的我,我要走她不让,我躲进书房她又追进來了。”

    罗正信:“于是,你们就,就干上了。”

    向天亮:“嗯,你说你沒睡着,那后面的事你一定都知道了。”

    罗正信:“天亮啊,冯來來是我亲戚,而且还是长辈啊。”

    向天亮:“我知道,我知道我犯了错误,严重的错误,你看着办吧。”

    罗正信:“我能把你怎么办,你吃都吃了,我能让你吐出來吗。”

    向天亮:“老罗,你沒有告诉影心嫂子吧。”

    罗正信:“我还想问你呢,你说我是告诉她呢,还是不要告诉她。”

    向天亮:“哎呀,老罗你不要开玩笑了好不好。”

    罗正信:“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向天亮:“老罗,保密,保密啊。”

    罗正信:“嗯……保密么,当然是要保密的,不过,不过……”

    向天亮:“别敲竹杠啊。”

    罗正信:“我当沒看见,我当沒看见。”

    向天亮:“你少來这一套,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

    罗正信:“我要你先欠着,可以吗。”

    向天亮:“你……你这是放长线钓大鱼啊。”

    罗正信:“哈哈,我就是这个意思,你不反对吧。”

    向天亮:“不反对,不反对,我敢反对吗。”

    ……

    在罗正信那有些得意的笑声里,向天亮的手机响了起來。

    是谢飞鹤來的电话。

    向天亮心里直乐,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