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34章 不叫的狗最会咬人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三天以后。

    星期ri,上午。

    市区,小南河北岸,老居民区。

    一个又偏又旧的小四合院。

    这个小四合院三天前还是别人的,向天亮出钱悄悄地买了下來,用于他和陈彩珊、谢影心、冯來來三人的幽会之处。

    小四合院的价格是十二万元,为了不引起百花楼里那些女人的怀疑,向天亮借了姐夫的钱,事儿办得“神不知鬼不觉”的。

    之所以选中这个小四合院,是因为它的地理位置,符合向天亮关于“安全”方面的要求。

    前面是一条不走车的小街,一天见不到几个人來往,小街对面的民房也是一些旧宅,住人不多,左边也是民宅,隔着一条三四米宽的小巷,那民宅墙很高,墙上的几扇窗户都是合式的,显然开窗的时候不多。

    小四合院右边是一条小河,这条小河也连着小南河,划条小船,还能通过河道划到百花楼旁的那条小河边。

    最让向天亮满意的地方,是小四合院的后面,那是一片棕榈树林,面积足有上百亩之大,向天亮打听过,这片棕榈树林是市农林局林业科研所的,平时很少有人光顾。

    唯一的缺点是要走不少路,穿越整片棕榈树林,少不了要受到女人们的埋怨。

    果然,陈彩珊、谢影心和冯來來到了以后,立即对向天亮“群起而攻之”。

    向天亮只有陪起笑脸洗耳恭听,半个字都不敢吐出。

    冯來來说,“这个四合院安全是沒有问題,可來回一趟太麻烦了,先在新河街停车,要步行十分钟才能到达新河桥,再走三百米河边小路,然后还要在棕榈树林走十分钟,才能到达这里,一次单程需要半个小时呢。”

    谢影心说,“我下次來不走后门了,我开摩托车來,反正我的摩托车是走私货,大街上到处可见,又沒上车牌,我只要改变一下打扮,再戴上头盔,沒人会把我认出來的。”

    陈彩珊说,“搞得跟地下工作者接头似的,紧张兮兮,确实很麻烦,沒被人盯上还好,如果被人盯上了,这个四合院反而不安全呢。”

    不过,三个女人的“攻击”主題,很快转到那天晚上在陈彩珊家发生的事情上去了。

    陈彩珊说,“见过坏的,沒见过你这么坏的,当着人家老谢的面害我,你以后还让我怎么值人呀。”

    谢影心说,“就是么,把我强抱到彩珊的卧室里,就在床边,全让老徐给看见了,我,我还真怕老徐坐起來……天亮,你坏死了。”

    冯來來说,“真羞死人了,那天晚上在彩珊家的书房里,就把我压在书桌上,而老罗根本就沒睡着,睁着一双眼睛从头看到尾,我好歹也是人家老罗的长辈嘛。”

    向天亮呵呵笑着,看着听着三个女人的数落,其实也挺享受的,因为他也看出來了,女人们并沒有真的生气。

    “你们还有完沒完,告诉你们,我还有下一次特别安排呢,下一次再和你们三家一起喝酒的时候,我准备这样安排,让老徐看到我和來來姐办事,让老罗看到我和彩珊姐办事,让老谢看到我和影心姐办事。”

    “去你的。”

    “大坏蛋。”

    “你休想。”

    三个女人一拥而上,粉拳乱飞,娇骂连连。

    向天亮乐得欣赏女人的美姿和丽态,陈彩珊丰满的身体,象正在热播的电视剧里的杨贵妃,谢影心又直又美的双腿,皮肤很白、很光滑,圆圆的屁股,腰腹纤细,每个部分都是诱人曲线,还有冯來來清纯可人的脸孔及一头飘逸的长发,三个女人外型亮眼,打扮时髦娇贵。

    闹有闹的好处,三个女人的身体都粘上來后,向天亮的大帐篷难以抗拒地膨胀起來。

    经过三天前那一个晚上的“折腾”,三个女人沒有了矜持,全面的和彻底的放开了。

    笑也笑了,闹也闹了,向天亮道:“好了,说正事吧,谁先开始啊。”

    陈彩珊和谢影心一齐动手,把冯來來推到向天亮面前,异口同声道:“谁年纪最小谁先來。”

    冯來來坐在向天亮腿上,羞羞地一笑,从胸前的罩罩里拿出一支钢笔,递到了向天亮的手里。

    这不是写字的笔,而是一支录音笔。

    原來,上次在陈彩珊家里“闹”过之后,向天亮给三个女人布置了任务,用录音笔专门录下自己老公的“谈话”,“谈话”的内容,当然是与那天晚上的事情有关。

    冯來來带來的录音里,谢飞鹤很直接,直接把向天亮和陈彩珊肉战的事说了。

    谢飞鹤:“老婆,那天晚上在徐群先家,你们后來又喝酒了。”

    冯來來:“是呀,我后來也喝醉了,就趴在餐桌上睡了一觉。”

    谢飞鹤:“你不知道后來发生的事。”

    冯來來:“废话,我喝醉了我能知道什么呀。”

    谢飞鹤:“噢,那你是沒看到jing彩的一幕了。”

    冯來來:“什么事。”

    谢飞鹤:“向天亮把陈彩珊给办了。”

    冯來來:“办了,什么办了。”

    谢飞鹤:“两个人,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干那种事,就是,就是床上干的那种事。”

    冯來來:“你胡说,这怎么可能呢。”

    谢飞鹤:“我就躺在旁边的沙发上,是亲眼目睹,而且从开始看到结束。”

    冯來來:“他们,他们怎么会搞到一起去的呢。”

    谢飞鹤:“这还用说嘛,说明陈彩珊这娘们不是个东西。”

    冯來來:“老谢,别胡说,彩珊姐就是最乱來,她也是我的好姐妹。”

    谢飞鹤:“哼,你沒出來吧,陈彩珊这娘们会装,其实是个闷sao,sao得疯狂啊。”

    冯來來:“你呀,这么多年过去了,心里还记着那事呀。”

    谢飞鹤:“记得,当然记得,所以向天亮干她,我看着高兴那。”

    冯來來:“老谢,大家都是朋友,现在又合伙做生意,这种事自己知道就行了。”

    谢飞鹤:“我知道。”

    冯來來:“千万别告诉老罗,老罗和老徐的关系很铁,说不定老罗会说漏嘴的。”

    谢飞鹤:“你也最好不要告诉影心,这事你我两个知道就行了。”

    冯來來:“彩珊姐也真是的,看不出來呀。”

    谢飞鹤:“哈哈,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就叫不叫的狗最会咬人。”

    冯來來:“咯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