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47章 孙自在真自在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伸出一根食指晃了晃,脸上是自信的笑容,“一个原因,能够说明你找我不仅仅是为了例行公事。.”

    “请教了,是什么原因。”孙自在少见地收起了笑脸。

    向天亮说,“如果仅仅是为了例行公事,你不会让手下接二连三地打电话找我。”

    “那么,你怎么知道是我,而不是其他领导找你。”孙自在好奇地问道。

    “很简单。”向天亮微笑着说,“你们组织部里,有资格让办公室下通知而不用本人亲自出面的人,只有一正四副五位部长,说句老实话,你们组织部里说话有份量的,也就是肖子剑部长和你孙常务副部长,那三位就是跑跑龙套打打酱油,我估计他们有事找我,会直接去我的办公室,而肖子剑么,他不会主动找我,所以,只可能是孙部长你找我,况且不自己打电话,不让自己的秘书出面,这都是你孙部长独有的工作作风。”

    “不愧是刑警专业的高才生。”孙自在笑着赞了一句,“不错,是我派人找的你,对不起啊。”

    向天亮斜了孙自在一眼,“孙部长,你的第四点,现在可以说了吧。”

    “叫老孙。”孙自在很郑重其事。

    “这我可不敢。”向天亮忙道。

    孙自在坚持道:“你不叫老孙,我沒法说出口啊。”

    向天亮心道,老家伙,果然象传说中的那样,喜欢“公私兼顾”,擅长在办公事的时候“落实”自己的事。

    “老孙。”

    “哎。”孙自在的脸上又恢复了笑容,“天亮,其实我只不过是比你年长而已,几个月前,我也和你一样,也是副处级嘛。”

    向天亮笑了,“但是,你现在是正处级,至少也是我的领导嘛。”

    “到头了,到头了。”孙自在挥着手,语气里颇多感慨,“天亮,你对我还不太了解吧,我这个人,能当上南河县县委常委、县委组织部长,已经属于祖坟冒青烟了,这一次县改市,我这个五十五岁的老家伙竟然还能往上走一步,真的是属于谢天又谢地,所以,我此生已心满意足,再无个人追求,所以我这个二把手干得心情舒畅,组织上让我什么时候走人,我都绝无二话。”

    向天亮笑道:“老孙,你开始实话实说了。”

    孙自在继续道:“我这个人吧,从來沒搞过自己的圈子,所以沒什么必须罩着的部下,也从來沒有加入过别人的圈子,所以也不存在利益交换。”

    “呵呵,这么说來,你的第四点并不存在啊。”向天亮笑着。

    摇了摇头,孙自在苦笑着说,“可是,我要说的是,我那个在西北工作的大儿子,我这大儿子么,今年三十二岁,几年前转业到西北一家军工厂,当时我就竭力反对,可我大儿媳是西北当地人,两口子坚持把家安在了西北,但是,现在这家军工厂倒闭了,我大儿子和大儿媳两口子都沒有了工作,已经待业一年半了,不瞒你说,他们两口子还带着我的孙子孙女,我现在每个月还要寄一千元过去给他们养家糊口。”

    向天亮好奇地问,“老孙,你把他们调回來不就得了。”

    孙自在苦着脸说,“调不回來,他们两口子不是干部编制,我总不能调两个工人过來吧,再说还有两个孩子呢,而且,现在干部制度不同以前了,即使他们是干部编制,跨省调动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以我的能力,根本就不可能。”

    嗯了一声,向天亮又问,“那你准备怎么解决。”

    “只有你能帮我。”孙自在道。

    向天亮客气了一下,“老孙,你太高看我了,我会受宠若惊的。”

    “真的,我说的是实话。”孙自在点着头。

    向天亮问道:“那么你说,我怎么帮你。”

    “你负责筹建的滨海学院……”话说半截,孙自在相信向天亮能听懂。

    果然,向天亮点着头,“这个沒问題啊,你儿子儿媳原來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儿媳大学毕业,师范本科,原來就是军工厂附属学校的教师,我儿子是陆军学院,他的专业來地方沒有用,原來在军工厂是干保卫工作的。”

    向天亮又问,“假如,假如他们过來了,你有什么具体要求。”

    “一,希望能全家一起过來,二,希望能是个铁饭碗,三,工作上尽量对口,四,其他方面你看着办。”

    想了想,向天亮微笑着说,“老孙,这事交给我了,我们滨海学院有个人才引进计划,这个计划里初步拟定是引进五十名人才,而且也符合你说的要求。”

    “谢谢,谢谢……天亮,这事什么时候能办。”孙自在惊喜地问。

    向天亮笑道:“现在就可以,在我的一亩三分地里,最麻烦的事也必须在十个工作曰里搞定。”

    孙自在又是一阵谢谢后,忽地沉吟起來,“天亮,这个这个……你知道的,我跟老谭的关系……”

    “谭俊市长。”

    “是。”

    “你们不对路。”

    “对。”

    “你怕老谭从中作梗,怕我因此而出尔反尔,所以需要对外保密。”

    “正是这样,正是这样。”

    “老孙你放心,我这里不存在诸如此类的问題。”

    “我放心,我信你。”

    “呵呵……”

    “你,你笑什么。”

    “呵呵……”

    向天亮笑得特别邪乎,意味深长,孙自在马上明白了向天亮的意思。

    投桃报李,礼尚往來,这才是“公平”的交换。

    孙自在道:“天亮,你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办到的,我都能帮你办。”

    向天亮笑着问,“真的,真的是只要你能办到的,我都可以提。”

    “真的。”孙自在点着头。

    装模作样地想了想,向天亮笑着摇头,“那么……那么我提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希望你老孙能做我的朋友,当然,囿于某些因素和某些人,咱们的朋友关系仅限于你和我,不涉及到其他的人。”

    “就,就这个要求。”孙自在有点不相信。

    “目前么,就是这个要求。”向天亮笑着说道。

    说着,向天亮起身告辞。

    这个孙自在真有意思,有些道貌岸然,在办公室里既谈公事又谈私事,也太“自在”了。

    一边想一边上楼,向天亮來到了十楼,市委书记的办公室就在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