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55章 女儿当中间人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江北面包店。

    名字有点响亮,响亮得也有点道理,地处江南的滨海市,几乎不生产大麦小麦,江北面包店绝对是第一家。

    向天亮喜欢吃面包,因为他在京城读书四年,早体会了烤面包的香味。

    百花楼还有两位面包爱好者,莫小莉,本來就是北方人,蒋玉瑛,西北人。

    而常务副市长许西平,每天下班以后,回家之前,江北面包店是他的必到之处。

    向天亮带着陈美兰和许心怡母女來到江北面包店,主要是为了等许西平。

    许西平现在的老婆季丽蓉是北方人,她喜欢吃面包,一ri三餐离不了。

    天天为老婆买面包,许西平几乎风雨无阻,堪称模范丈夫。

    当许西平的车在面包店门前停下的时候,向天亮和陈美兰不约而同,都拉下了脸,很不高兴的样子。

    向天亮是假装不高兴,因为他要许心怡办的事,需要他这一脸不高兴的配合。

    陈美兰却是真的不高兴,自己当许西平老婆的时候,许西平对老婆可沒有这么好过。

    许西平停车的同时,已认出了陈美兰的车,两辆车相距不到五米,他还看清了陈美兰坐在驾驶座上。

    推门下车,许西平走过來,又看到了车后座的向天亮和许心怡。

    许西平楞了一下,犹豫了至少三秒钟后,才缓缓地绕过车头,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座上。

    还是许心怡先开的口,“爸,天天为老婆买面包,你好辛苦呀。”

    许西平很是尴尬,大人不开口,小屁孩出來说话,他不能一般见识。

    “你们,你们有事找我。”

    向天亮急忙声明,“老许,我是被迫來的,她们母女挟持,我不能不來。”

    许西平轻哼了一声,许心怡的小胸脯几乎全部露了出來,向天亮这混蛋越來越放肆了。

    陈美兰不满地说,“你哼什么,是心怡要我陪她來找你,我让天亮陪着來的。”

    这时,许心怡又说,“爸,你下车,我有话跟你说。”

    父女俩下了别克轿车,來到了许西平的桑塔纳轿车上。

    向天亮从包里拿出两个无线通讯耳麦,在自己耳朵上塞了一个,另一个递给了陈美兰。

    这是向天亮惯用的手法,他已经在许心怡的罩罩里藏了一个无线拾音器。

    陈美兰笑问,“小題大作,你不放心丫头吗。”

    向天亮摇头,“我放心丫头,我是不放心你的前老公。”

    陈美兰又问,“你不放心什么。”

    向天亮说,“其实也不是不放心,我是想了解许西平的心态,他在这次干部调整中有什么想法。”

    陈美兰嗯了一声,“这一点很重要,他要是有想法,他就会采取主动行为。”

    向天亮点头笑道:“我想,他要想在滨海有所作为,肯定会主动出击。”

    正说着,无线通讯耳麦里传來了许西平和许心怡的对话。

    许西平:“丫头,你找我干什么。”

    许心怡:“有事呗。”

    许西平:“我说过的话你忘了,大人的事小孩不要问,更不要管。”

    许心怡:“我不是小孩子,我是大人。”

    许西平:“哼,你被向天亮和你妈教坏了。”

    许心怡:“爸,你想批评我吗,我告诉我妈去。”

    许西平:“你现在有向天亮和你妈撑腰,爸哪敢批评你啊。”

    许心怡:“我这一次是帮你,你别把好心当作驴肝肺。”

    许西平:“臭丫头,爸谢谢你的好心,你说,是什么事。”

    许心怡:“我在我妈的办公室旁边的休息室里,听到了几个领导开会,他们提到了你的名字。”

    许西平:“你偷听。”

    许心怡:“不是偷听,是无意中听到的。”

    许西平:“你不在学校里好好待着,跑到你妈那里干什么。”

    许心怡:“沒钱用了,你又不给我,我只能跟我妈要了。”

    许西平:“嗯,你继续说。”

    许心怡:“我听出來了,开会的人只有三个,除了我妈,还有余胜chun伯伯和谭俊市长。”

    许西平:“那叫书记碰头会,一般情况下,只有书记和副书记参加。”

    许心怡:“噢,我不懂,反正就三个人,好象在商量提拨干部的事。”

    许西平:“你刚才说,他们提到了我的名字。”

    许心怡:“嗯,是余伯伯提的。”

    许西平:“他怎么说。”

    许心怡:“余伯伯说,这一次应该和你联手,反正,反正就这个意思吧。”

    许西平:“哦,谭市长怎么说。”

    许心怡:“谭市长……谭市长好象是说,可以考虑,值得考虑。”

    许西平:“然后呢。”

    许心怡:“谭市长还说,你需要支持,你应该不会拒绝合作。”

    许西平:“那你妈是怎么说的。”

    许心怡:“我妈她……我妈她好象开始沒有表态。”

    许西平:“嗯,这是你妈惯有的作风,喜欢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藏起來。”

    许心怡:“我妈是市委书记,一把手,装也要装得高深莫测。”

    许西平:“哈哈,这话要是让你妈听到,她非削你不可。”

    许心怡:“爸,这方面你比不上我妈。”

    许西平:“哦,怎么比不上。”

    许心怡:“爸呢,你是一条直线,而妈妈是一条曲线,起码比你长得多呢。”

    许西平:“这比喻不错,这比喻不错,你继续说。”

    许心怡:“沒了。”

    许西平:“沒了。”

    许心怡:“对呀,妈沒有表态,余伯伯和谭市长就沒再说什么了。”

    许西平:“嗯,你妈是一把手,碰上这种大事,一把手不说话,你余伯伯和谭市长当然不好再说什么。”

    许心怡:“什么大事。”

    许西平:“就是你余伯伯说的合作。”

    许心怡:“谁和谁合作。”

    许西平:“我和你妈的合作。”

    许心怡:“嘻嘻,你们还能合作吗。”

    许西平:“也许能,也许不能,是政治上的合作,而且是临时的,与个人情感无关。”

    许心怡:“可是,我妈为什么不表态呢,不就是临时合作么。”

    许西平:“这个你不懂,你妈不表态,是因为你妈要征得向天亮的同意。”

    许心怡:“噢,我明白了,你和我妈合作,实际上就是你和天亮哥合作。”

    许西平:“可以这么说吧。”

    许心怡:“爸,我的消息就这么多,现在你该给我奖励了。”

    许西平:“哈哈,臭丫头,原來你是在赚钱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