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58章 人在屋檐下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又被余胜春给说中了  进來的女人们不是别人  正是陈美兰和许心怡母女  与张小雅和余佳、余娜母女

    余胜春和许西平看着对方无声地笑  这是会心的  可惜是苦笑

    不见向天亮的人影

    三个小丫头倒是挺老实的  叫了一声“爸”  规规矩矩地在沙发上坐下了

    不过  余胜春和许西平均是皱了皱眉头  余胜春的皱眉一闪而过  许西平的一丝不快写在额头上

    皱眉头当然是为了三个丫头的打扮  超短裙  坐在对面  两个当爹的能看见六条雪白的美腿  和美腿尽头的小内内

    还有陈美兰和张小雅  白色衬衣  红色中裙  但太薄了  粉红色的罩罩和内内清晰可见  还有衬衣的领口也开得太大了点  两座玉峰之间的深沟  在余胜春和许西平看來  就象刺在心里的长剑

    打过招呼  陈美兰和张小雅也坐了下來

    张小雅快言快语  “老许  你好象很不高兴么  ”

    许西平哼了一声  瞥一眼余胜春  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余胜春看了一眼包厢门  “美兰  向天亮很忙吗  ”

    “他呀  瞎忙  ”陈美兰的脸上  露出了习惯性的微笑  “老余  你在书记碰头会上的意思  天亮基本上是认可的  不过  他担心的是个别人不领情  还自以为是  ”

    余胜春笑了笑  他知道  陈美兰说的“个别人”  就是在座的许西平

    陈美兰话含机锋  语带嘲讽  许西平听得出來  但不敢以言语应之  唯有保持沉默

    张小雅可是嘴上不饶人  许西平不理她  她又把矛头对准前老公余胜春  “老余  你们是不是在说天亮的坏话  ”

    “说了  ”余胜春很爽快  这份淡定  让许西平自愧不如

    “说什么了  ”张小雅追问

    余胜春毫不回避  “说他和你们两个的事  还有三个丫头  ”

    张小雅狠狠地瞪了余胜春一眼  “姓余的  小心老娘给你演一出大反山东  ”

    笑了笑  余胜春闭上了嘴  和自己的“老婆”斗嘴  他几乎沒有赢过

    再说了  今天晚上有重要的事要商讨  沒必要跟一个娘们逞口舌之快

    审时度势  懂得进退  拿得起  也放得下  正是余胜春的优点

    这也是余胜春强过许西平的地方  同样是忍  人在屋檐下  不得不低头  余胜春低得实在  能赢得对方的信任  而许西平却在低下头的同时  还要去触碰屋檐

    许西平急需在滨海站稳脚跟  是司马照之心  路人皆知

    余胜春却能不露声色  把自己打扮成沒有追求的逍遥派  其实他的追求一点也不比许西平少

    性格决定**

    余胜春仕途不急不徐  有靠山就靠  沒靠山就熬  有机会决不放过  沒机会就耐心等  不刻意  不强求  不求疾风暴雨  但求稳稳当当  循序渐进

    许西平却恨不得一口吃成胖子  三五天就建成罗马  为此不惜抛家舍女  攀上京城高官  企望着一步登天的鸿运

    余胜春十九岁参加工作  二十六年來  一步一个脚印  历任副镇长、镇长、镇党委书记、副县长、县委组织部长、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县委书记、市委组织部长

    许西平的履历就单薄多了  从政二十年  有十六年待在市财政局  靠着老丈人的帮忙  陡然升为副市长  其经历难以让人信服

    “哟  都怎么了  茶也不喝  话也不说  是不是都在等我啊  ”

    向天亮推门而入  大大咧咧的  打破了包厢里有沉闷的气氛

    三个丫头顿时活跃起來  “天亮哥”“天亮哥”叫着  众星捧月似的  将向天亮迎到沙发上

    向天亮毫不客气  左搂许心怡  右抱余佳  怀里还坐着一个余娜

    余胜春视而不见  淡淡地说  “天亮  你來迟了  ”

    “老余  今晚是你请客  我來晚一点沒什么问題嘛  ”向天亮笑道

    余胜春又道:“还有  咱们谈的是公事  你让三个丫头掺和进來  是不是有点不够严肃啊  ”

    “公事放在包厢里谈  你认为严肃吗  ”向天亮笑着反问

    张小雅道:“天亮  人家这是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  对别人马列主义  对自己自由主义  ”

    余胜春忙说  “得得  我不敢说了  你们人多势众  我说不过你们  ”

    陈美兰微笑道:“老余  我这个市委书记要不是人多势众  我能当好吗  ”

    “可是  还不够吧  ”余胜春含笑问道

    嗯了一声  陈美兰点着头说  “不错  这一次干部调整  正处级和副处级需要市常委会里的绝对多数  我沒有绝对多数  所以我需要合作  但是  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  我可以跟你和老许合作  也可以不与你和老许合作  因为我可以与别人合作  有句俗话很有道理  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就在半个多小时前  我接到了几个电话  这几个打电话的人  也是有资格举手投票的  你认为  我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吗  ”

    余胜春楞了一下  “美兰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

    “你问他  ”陈美兰指了指向天亮

    余胜春瞧着向天亮  向天亮这时却正与三个丫头窃窃私语  全然不顾其他人的存在

    除了窃窃私语  向天亮的双手更沒闲着  竟早已钻到了许心怡和余佳的胸脯上  而怀里的余娜  小脸蛋就贴在向天亮的脸上

    “天亮  你能不能认真地听我说话  ”

    余胜春明显是不高兴了

    许西平的脸更黑

    “呵呵……”

    一边笑着  向天亮一边将三个丫头推开  再拿起一杯茶  咕嘟咕嘟地喝了个一干而尽

    “老余  老许  我相信态度决定一切  你们两个來和我谈合作的事  你们敢说你们下定决心了吗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  你们只是将信将疑  你们是在试探美兰姐和我的  ”

    余胜春点着头笑道:“既然你点破了  那我承认  我们既想与你合作  又怕被你给坑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