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77章 忽悠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官道,第1777章忽悠

    看小说“”贾惠兰笑道:“怎么不能,小雅以前是滨海南河一带的著名越剧演员,认识的人多,玉瑛是银行行长,认识不少有钱的干部家属,我和章含在市第一人民医院待了将近二十年,医术还算过得去,认识的干部家属也不少,凭我们四个,保证能很快让棋牌室兴旺起來。ai悫鹉琻.”

    蒋玉瑛也笑,“我们这个圈子的事不用你关心,你还是操心另一个圈子吧,从某种意义上來说,你那个圈子更加重要,因为把我们的家里人摆平,并且紧密团结起來,能确保你的后院不会起火。”

    “呵呵,也好也好。”向天亮笑着点头,“我要建的圈子,保证比你们这个娘们圈子快得多。”

    其实,把清河市交通局长赵长林调到滨海來,是上个月就已经开始酝酿了。

    新滨海市的基础设施非常落后,特别是交通方面,虽说在原南河县即现在的南河区境内,既有铁路又有高速公路,但从南河区到滨海市区的四十多公里之间,只有一条十一二米宽的水泥公路相连,严重制约了滨海市的对外交往,在滨海市成立之初,市委市政府就把交通建设摆在了首位。

    但与别的部门不一样的是,原滨海县交通局和原南河县交通局矛盾重重,积怨甚深,两个县的交通局合并成市交通局后,市委市政府及省交通厅考虑到实际情况,一直沒有任命第一任局长,而是准备从外面派一名局长进來。

    向天亮向市委书记陈美兰和市长谭俊推荐过赵长林,那还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这一次要建一个圈子,还想让赵长林领导这个圈子,向天亮决定顺水推舟,及时把赵长林调过來。

    确定市交通局局长人选,是省交通厅的事,是早有计划,与这次干部调整无关,完全可以提前确定并到位。

    但是,把赵长林调过來,还要征得赵长林本人的同意。

    赵长林是清河市市区人,问題是他快五十一岁了,待在清河说不定还能往上再进一步,在他这个年龄还往外调,他本人肯定不愿意。

    当然,向天亮也有办法。

    把贾惠兰和蒋玉瑛两个娘们“折腾”够了以后,向天亮吃罢午饭,美美地睡到下午三点,才起身出门,开车來到市实验小学。

    要请赵长林,还得他的外甥女徐爱君出马。

    徐爱君的女儿陆姣姣今年十二岁,在市实验小学读五年级。

    听说向天亮來了,小丫头书包也沒背,蹦蹦跳跳地从学校里跑出來,一头钻进了车里。

    “天亮哥,你咋來了。”

    “我想你了呗。”

    “真的假的呀。”

    象百花楼里的其他丫头一样,陆姣姣嘻嘻笑着,噌地钻进了向天亮怀里。

    “傻丫头,真的假的都让你说了,我还说什么呢。”

    向天亮先捏捏陆姣姣的鼻子,又在她的小脸蛋上轻轻拍了拍。

    “天亮哥,我我知道你有事找我。”

    “真沒事,我是去找你妈妈呢。”

    车到国泰集团公司大楼门前,向天亮拿出手机,拨通了公司财务部的电话。

    不到十分钟,国泰集团公司财务部主任徐爱君款款而出,一头长发,白衣白裙,远远就认得出來。

    坐到副驾座上,徐爱君马上红起了脸,因为向天亮和方向盘之间,还有自己的宝贝女儿,宝贝女儿面朝向天亮而坐,双手紧攥着向天亮那根“肉桩”。

    “妈,不是我要來,是天亮哥硬带我來的。”陆姣姣冲着徐爱君笑。

    “臭丫头。”徐爱君白了陆姣姣一眼后,看着向天亮说,“快下班了,有什么事不能回家说呀。”

    向天亮道:“爱君姐,你现在就打电话给你老舅。”

    “什么事。”

    向天亮说了想调赵长林过來,和为什么要调赵长林的原因。

    徐爱君噗地一声笑起來,“亏你们想得出來,不过……还真别说,我舅舅倒是挺合适担任圈子领导的,他的资格够老的了。”

    “就是不知道他愿意不愿

    意來啊。”向天亮道。

    徐爱君从小父母双亡,是在赵长林身边长大的,他对徐爱君疼爱有加,徐爱君的话他应该会听。

    向天亮和徐爱君的事,赵长林不但知道,并且还是默许和支持的。

    电话通了以后,徐爱君说了十几分钟。

    “……老舅,天亮就在我旁边,你和他说吧。”

    向天亮:“老赵,怎么样啊,过來吧。”

    赵长林:“天亮,你这是要把我往火坑里带哟。”

    向天亮:“瞧你这话说的,老赵啊,这是好事,天大的好事。”

    赵长林:“你少來,我在清河待得好好的,干吗要跑到你们滨海去受罪。”

    向天亮:“老赵,你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赵长林:“你别忽悠了,你小子女人搞得太多,整一个女人家属的圈子,让我当头,不就是想让我帮你擦屁股吗。”

    向天亮:“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你注意另一方面嘛。”

    赵长林:“说來听听。”

    向天亮:“我问你,我们滨海市交通局群龙无首,你能不能把他们搞定。”

    赵长林:“这还用说吗,都是我的老部下,我要是去了,那帮土崽子保证都乖乖的。”

    向天亮:“我再问你,我们滨海在未來三年内,要投入十个亿,实现乡乡通公路,这是不是一个大工程。”

    赵长林:“是够大的,你们滨海有政策支持嘛。”

    向天亮:“这就对了,要是你老赵过來,把这个大工程干成了,你说上面会怎么评价你。”

    赵长林:“你的意思是说。”

    向天亮:“二三年以后,你老赵才五十三四岁,还能继续进步吧。”

    赵长林:“这个么……倒还是有可能的。”

    向天亮:“再说你留在清河市,待在原地玩不出新名堂,往上走又希望渺茫,有意思吗。”

    赵长林:“嗯,你说得有些道理。”

    向天亮:“老赵,时间不等人,我们这次干部调整过后,你想來也來不了了。”

    赵长林:“我考虑考虑,明天再答复你。”

    结束了电话,向天亮对徐爱君笑道:“你老舅动心了。”

    “我看也是,被你忽悠住了。”徐爱君笑着点头。

    向天亮发动了车子,“爱君姐,姣姣喜欢西餐,我带你们吃西餐去。”

    陆姣姣欢呼起來。

    手机在响,是罗正信罗胖子來的电话,向天亮不接,手机被他扔到了车后座上。

    今天得讨好徐爱君陆姣姣母女,罗正信罗胖子的事明天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