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82章 不期而遇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向天亮不象罗正信那样喜欢在市委大院里“串门”.

    罗正信是市委大院的“管家”.身份就适合串门.可以到处走走.见见想见的领导.

    向天亮恰恰相反.怕见领导.不爱串门.

    平时在市委大院里上下进出.向天亮养成了一个习惯.宁愿爬楼梯也也要躲着领导.

    人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点多.

    在现有的市委市政府两套班子里.向天亮不想看见的人还不少.市纪委书记方道阳.常务副市长许西平.市委组织部部长肖子剑.市委宣传部部长李云飞.市警备区司令程龙.副市长王玉成.副市长陈瑞青.副市长张行.向天亮都不想看见.

    “冤家”路窄.向天亮沒想到与陈瑞青碰了个正着.

    “进來坐坐.”

    “谢谢.如果不打扰的话.”

    正是“盛情”难却.向天亮跟着陈瑞青进了他的办公室.

    坐下后.乘着喝茶抽烟的间息.向天亮瞅了陈瑞青几眼.心说这家伙跟刚调來滨海时气色好多了.

    这也难怪.现在的陈瑞青.小日子过得不赖.

    说起來.向天亮和陈瑞青的渊源颇深.

    当初在滨海市建设局工作的时候.向天亮曾进入市党校短期学习.恰好与时任龙桥县司法局局长的陈瑞青同班.不但同班.还同一个房间住着.

    一个多月的时间太短.仅仅是认识而已.更不可能有深入的交流.

    后來向天亮调來滨海县工作.不久陈瑞青也调到滨海县.算是二人的第二次“握手”.

    但是.陈瑞青调到滨海工作.却是专门针对向天亮的.他当时受许西平之托.监视向天亮和许西平妻子陈美兰的关系.

    问題是许西平对陈瑞青不放心.他另外派了一个人给陈瑞青当秘书.实际上是监视陈瑞青.

    陈瑞青聪明地利用了向天亮和许西平之间的矛盾.他对向天亮说出实情.不但借向天亮之手支走了许西平的人.而且成功地摆脱了许西平的控制.

    背叛了许西平.陈瑞青却沒有靠拢到向天亮这边.他怕夹在许西平和向天亮之间.而是和当时的县委统战部长高永卿结成了盟友.

    直到李云飞受省委书记黄正忠的委派.出任滨海市委宣传部长.陈瑞青和高永卿一起投靠了李云飞.

    沒有把陈瑞青拉过來.是向天亮的遗憾.也是一个失误.

    既然不是一条船上的人.见了面也是互有戒备.沒什么好说的.

    “老陈.你气色不错嘛.”向天亮恭维道.

    “你也不错.”陈瑞青也很客气.

    向天亮笑问.“让我进來真的只是坐坐.”

    陈瑞青也笑.“坐坐不是个问題吧.”

    顿了顿.向天亮笑道:“看样子.这次会议的收获一定不少.”

    “哈哈.我不说.因为这对你來说.根本不是什么秘密.”陈瑞青说.

    这倒也是.向天亮心说.在我这里.滨海市还真沒有多少秘密可言.

    “老陈.三江工程公司的事.你也有份吧.”

    陈瑞青哦了一声.“有份.什么意思.”

    向天亮微微一笑.“你别误会.我只是猜测.估计那家三江工程公司.你、李云飞和高永卿.是你们三个都有份吧.”

    陈瑞青心里一惊.“天亮.你猜得有点离谱了吧.”心里却道.这家伙也太神了.他是怎么知道这事的呢.

    原來.那个三江工程公司真的是陈瑞青、李云飞和高永卿三个人合伙开的.

    不过.向天亮也确实是瞎猜.

    “老陈.我就这么一猜.你别往心里去.当然了.三江工程公司和高永卿有瓜葛是肯定的.”

    陈瑞青点了点头.“老高这人.就是粗心大意.找了个草包看家护院.幸亏还能补救.不然麻烦就大了.”

    向天亮道:“还好.三江工程公司同意返工.那些不合格的管道全部推掉重來.只是工期要多拖一个多月时间了.”

    陈瑞青声色不动.“以我说.老高就不该沾边.咱们吃政治饭的人.沾上钱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了.”

    “老陈.你这话我不敢苛同.咱们要是仅垂工资吃饭.非得饿死不可.”

    陈瑞青道:“上面有规定.领导干部及其家属不得参与商业活动.”

    向天亮笑了笑.“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规定归规定.实际归实际嘛.”

    “这么说.你不反对这种行为.”陈瑞青问.

    向天亮反问道:“老陈.你每月多小工资.”

    陈瑞青楞了一下.“干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比你高一级.一个月加一块.两千三多一点吧.”

    “够用吗.”

    “能够用吗.你呢.”

    “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其实.都不容易啊.”

    向天亮摊着双手笑道:“所以嘛.活人不会让尿给憋死.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弄个第二职业搞点创收.也是情有可愿的嘛.”

    “不过.”陈瑞青沉吟着说.“差点把罗正信给连累了.”

    “已经把罗正信给连累了.”向天亮道.

    嗯了一声.陈瑞青点着头说.“这事当时我知道.我沒有加以阻止.”

    “翻篇了的事.不提了.”向天亮摇了摇手.“不过.今天正好跟你说一声.麻烦你转告高永卿.下一次再有这样的事.不会就这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陈瑞青沒有想到.向天亮突然就直奔主題了.“天亮.沒你说的这么严重吧.”

    “呵呵.咱们打个比方吧.”向天亮笑着说道.“你与李云飞和高永卿号称三驾马车.既然是马车那就有一匹马叫头马.头马就是跑在前面带头的马.你们是三驾马车.肯定是一前二后.那么我想请教.你们三个是是那匹跑在前面的头马呢.”

    陈瑞青笑着想了想.“这好象是要讨论敏感话題啊.”

    “相请不如偶遇.”向天亮笑着问道.“咱俩见面机会不多.坐下來说话更是难得.何不趁机把话说开呢.”

    “也好.我也很想和你谈谈.”陈瑞青也笑着.“可是.我不知道咱们应该讨论什么.和从何说起.”

    向天亮道:“比方说.你们三个.你与李云飞和高永卿.你们谁是头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