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785章 张行的情书

温岭闲人 Ctrl+D 收藏本站

    书记办公室里此时正在欢声笑语

    该在的都在除了书记陈美兰、市委秘书长杨碧巧还有在市委大院里工作的“六姐妹” 田甜、夏小芳、诸露、梅映寒、阮妙竹和林语儿

    都是自己的女人向天亮走进來不客气地在女人堆里坐下

    “哎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夏小芳是杨碧巧的秘书她坐到向天亮腿上手里拿着一张信纸信纸上写满了字

    “嘻嘻这是你某位女人的追求者写來的情书或者说这是你的情敌对你发出的挑战书你想不想听一听呀”

    向天亮故作惊讶“哟嚯还有这样的事小芳你快读來听听”

    夏小芳忍住笑亮了亮嗓子装腔拿调地读了起來

    “我最爱的碧巧同志:

    我本是良家子弟正统少年一向对女人们保持一种昂首挺胸目不斜视的高姿态人送美名曰:孤傲太甚郎

    而至今日竟难捺心中激情夜秉孤灯血饷蚊蝇殚精竭虑劳神伤思给你写这封求爱信唉全是你害的

    古人云: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所以美人一定要笑而且要笑得巧美目一定要盼四处顾盼让周围所有的男人都觉得你是在看他

    据我的观察你的笑和盼都恰如其份地表明你美人的身份按说你笑你的关我甚事偏是老冲着我笑你一笑便勾走了我的魂唤去了我的魄我的人坐在办公室里我的心早已溜出去和你的美目在跳舞我的眼睛盯在文件上我的神早已乘着你的巧笑去遨游

    待到时光悄悄溜走猛然醒悟发觉文件沒看资料沒阅呜呼一事未成惜乎悔之晚矣

    我想这是你害我的所谓债有主冤有头我自然要向你讨还于是我不惜破坏我孤傲太甚郎的美名决定向你求爱我追求你便是在向你讨债啊

    国人的传统观念讲究才子配佳人我虽非才子而你却是实在的佳人照理本不该冒昧打扰但又寻思自己还不老也许将來能够成为才子也未可知所以不妨暂时装一回准才子的头面并且私下里认为准才子追求佳人也算不得唐突佳人了

    古人又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是淑女而且窈窕而我一向以正人君子自居理当求之古人的话不可全听也不可不听

    虽说我对你爱幕之情已久讨债之心日盛但始终未敢付诸行动若非近日情思熊熊今世情缘也许将随风逝去彼时你冲我嫣然一笑忽又低首垂眉擦肩而去令人不禁想起最是那一低头的含羞好象一支水仙花不胜凉风的娇柔这样的诗句來

    你见到我这封信时便是见到你害我的最直接的罪证了我想你害我至深欠我至多我若再不对你采取行动实在是枉为男人徒作须眉既对不住我自己也对不住你对不住你给我的那么多次醉人的巧笑

    倘若是我有意摘花花不肯我也会很坦然感情的事本就容不得半些勉强只是你欠我的债恐怕是归期遥遥无望日了不还也罢我本大度之人绝非黄世仁之类的恶霸地主有债必讨的况且我知道作女人最大的好处就是女人欠了男人的债可以不还

    如果你觉得本人还有相识的意义请于今晚七点在小南河畔朝阳茶楼见面

    我想象你这样美丽善良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女人一定不会把我这封信透露给他人更不会拿出去炫耀吧我那所谓的一点点小小的脆弱的自尊心就全都握在你的手里了希望你别损伤了它

    多谢多谢我等着你的到來

    爱你爱到不能再深了的张行”

    “呵呵……呵呵……”

    还沒等夏小芳念完信向天亮早就笑倒在女人们的身上

    陈美兰微笑着道:“天亮你还别说这真是咱们的张行副市长寄來的”

    夏小芳笑道:“而且这是我所知道的张行向碧巧姐发出的第四十九封情书”

    抓过信纸捏作一团向天亮挥手扔出老远

    “张行不就一个地质专业的大专生么凭他那点水平能写出这么有文彩的情书吗”

    阮妙竹咯咯笑道:“这种情书一看就知道是抄的花十元钱去新华书店买一本《情书大全》想抄一百篇都沒问題”

    向天亮看着杨碧巧“奇怪奇怪我就纳了闷了”

    杨碧巧向來泼辣她挺了挺胸将两座突出的玉峰尽量近地送到向天亮的面前“喂什么奇怪奇怪什么呀”

    “碧巧姐你说你这身材象个水桶似的还如此的前突后翘哪里好看哪里好看啊这个草包张行也太死脑筋了清河滨海自古盛产美女芳草遍地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臭娘们呢”

    大家齐笑

    杨碧巧不高兴了“我哪儿不好看了你说你说呀”趁机将自己的玉峰送到了向天亮的嘴边

    “哎哟好看好看”用话讨好当然不够向天亮用手扒开杨碧巧的上衣再噗的一声把她的红色罩罩扯下來扔掉顿时一对巨峰蹦了出來正好夹住了向天亮的瘦脸

    大家又笑

    调皮的阮妙竹和林语儿还使劲地推杨碧巧的后背让她的玉峰与向天亮的脸贴得更紧

    向天亮搂着陈美兰笑道:“美兰姐你也不要闲着嘛”

    “嘻嘻僧多粥少我就算了”

    说着陈美兰冲着六姐妹们使了个眼色

    六姐妹们心领神会陈美兰的这个眼色是表示现在可以乱來

    现在已过了下班时间十楼本來就沒几个人上班这会儿应该早就沒人了

    阮妙竹和林语儿以前学过武术不但负责为陈美兰和杨碧巧开车还负责保卫工作两个警惕性颇高跑去再次检查了两道门确认上锁后才跑了回來

    这边六姐妹其他几位已开始“动手”缠到了向天亮的身上

    陈美兰和杨碧巧分坐在向天亮两边袖手旁观笑着坐在观虎斗的架势

    向天亮陷入“重围”一种万分幸福的包围

    六姐妹十二只手全部动起來向天亮不想“反抗”唯有配合

    可怜有陈美兰和杨碧巧撑腰六姐妹疯得起劲向天亮身上的“武装”很快被彻底解除

    那家伙昂首向天精神极其抖擞早就做好了“大战”的准备

    六姐妹里田甜是老大这时当仁不让小屁股一抬小嘴哼了一声就“骑”到了向天亮身上

    向天亮倒是不用费力这样的场场这样的战斗场面女人们为照顾他早就练出來了他只需要欣赏只需要坚持更多的时间

    但是向天亮还得假模假样他对陈美兰和杨碧巧说“陈书记杨秘书长这样这样不好吧”

    陈美兰笑着说“我的办公室我作主关起门來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杨碧巧娇笑道:“今天沒有美兰和我什么事但六姐妹你得照顾好了你非得拿出过五关斩六将的本领來不可”

    “可是可是我还有要事向两位领导汇报呢”

    陈美兰玉臂一挥大度地说“不用汇报我都知道了罗正信装病躲进了医院你为了稳住罗正信而去找徐群先副市长从徐群先那里出來后又碰上了陈瑞青副市长从陈瑞青办公室出來后又去了许西平的办公室你是一口气见了三位副市长够忙的嘛”

    向天亮大为惊奇“咦美兰姐你什么时候在九楼安插了眼线了”

    “你傻呀”陈美兰嗔道“我沒那种本事如果要干那种勾当肯定是找你么可别忘了九楼的一正五副六位市长里谭俊市长总是咱们的人吧大家互相盯着当然能看到别人的活动了”

    向天亮噢了一声“你不想知道我和他们说了些什么吗”

    陈美兰说“现在不用知道需要的时候我再问你”

    杨碧巧笑“你不用向我们汇报我们向你汇报还差不多”

    这时向天亮身上已换了人田甜败退了夏小芳正在“运动”外加哼哼呀呀

    向天亮又问“碧巧姐张行邀请你你准备去不去呢”

    杨碧巧咯咯笑道:“我是你的人你说我去我就去你不让我去打死我也不去”

    “美兰姐你说呢”向天亮又问

    想了想后陈美兰缓缓地摇着头“不能去维持现在的状况挺好的让张行看得见摸不着只给他留个念想咱们和他都是从清河市建设局出來的对他又不是不了解这是一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家伙咱们不能给他阳光一点点都不行这一次碧巧要是去了张行会误以为有戏会死缠烂打追着不放的”

    向天亮乐了“呵呵那张行同志的情书又要白写了”

    杨碧巧也笑了“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你正被一帮小母老虎欺负着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不错向天亮的身上夏小芳正在冲刺而旁边诸露、梅映寒、阮妙竹和林语儿在虎视眈眈……

    ...